《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4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德东正跟秦书凯聊着赵正扬在外头养的三个小蜜的情况,周德东问秦书凯,要不是现在先把这三个小蜜的事情给抖出来,让赵正扬在外界影响上先弄出点动静来。
  秦书凯刚要开口回答如何做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却被人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刘小娟。
  周德东是个眼皮活络的人,见有个年轻女人没敲门就直接走进来,秦书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立即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子很可能跟领导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于是笑着对秦书凯说,要不,我先出去一下,有空您再叫我。
  秦书凯看见刘小娟就有点头疼,想想毕竟她也算是帮自己生过一个儿子之间那层关系是不能抹杀的,再说,总不能一下子办事情做绝,于是点点头,示意周德东出去。
  周德东出门的时候,顺手把门关好,刘小娟却一直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眼睛盯着秦书凯,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秦书凯没好气的说,你既然来了,就请坐吧。
  刘小娟知道是自己言而无信在先,秦书凯看到自己前来,早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秦书凯不说,刘小娟也感到很无趣,可以为了儿子,还是慢腾腾的走到周德东原本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秦书凯对刘小娟来找自己的目的,心里自然是清楚的,他心里暗骂,这个女人实在太不是东西,仗着以前跟自己有过几次露水夫妻的缘分,又偷偷的留下了自己的种,帮自己生了个儿子,什么事情,都一副要挟自己的模样,请自己帮忙办事的时候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刘小娟也看出秦书凯对自己的到来,根本就没有一丝欢迎的意思,于是有些尴尬的笑笑说,秦书凯,我知道你现在的心里,如果不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你根本就没心思理睬我,说不定赶我出去是吗?
  秦书凯心想,你既然心里明白,还来问我。他不理睬刘小娟前言,直奔主题的问她,你找我有事?
  尽管,刘小娟有些说不出口,但是她还是把自己来找秦书凯的目的,低声说了出来。刘小娟说,不管怎么说,赵大奎也是孩子的父亲,现在赵大奎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纪委的人带走了,自己也不指望秦书凯能再次出手帮忙,但是请秦书凯打听一下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进去的,这个要求,总不算太过份吧。

  秦书凯心想,你做过的过份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上次你为了公选舞弊的事情,求我放过赵大奎的时候,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这件事过后,一切都了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你有找上门来了,你当我是什么?是受你支配的奴才吗?最可气的是,你竟然跟刘丹丹胡说八道,搞的我现在有家难回,夫妻不和,就你对我这样的态度,还痴心妄想要我帮你,简直是白日做梦。
  秦书凯冷冷的对刘小娟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自己以前说过的话,你自己应该还记得,还有,你老公是被纪委带走的,你应该到纪委去打听消息才对,你跑我这里来打听干什么?如果我要是纪委书记,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刘小娟见秦书凯一下子就把话给说死了,根本不留一点余地,有点生气的说,秦书凯,做事不能这么没良心啊,赵大奎跟你之间是有矛盾不假,但是他也把你的亲生儿子视若亲生,就冲着这一点,难道你不该帮忙打听一下吗?
  秦书凯听到刘小娟又提到孩子的问题心里忍不住冒火,他冲着刘小娟发脾气说,别一遇到事情,就拿孩子跟我说事,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你跟我吱过一声吗,现在用得着我了,过来跟我套这种近乎了,我还告诉你,这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种,我还没最后确定呢,你别玩来玩去总是跟我玩这一招,逼急了我,带孩子到医院去查dna。
  刘小娟被秦书凯这么一说,脸上也挂不住了,她气恼的用手指着秦书凯说,行啊,你现在能耐了,你以为我愿意孩子是你的种吗,要是早知道你会跟赵家结下这么大的仇恨,我当初怎么也不会借用你的种来怀孕。
  秦书凯听了这话愣住了,他没想到刘小娟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刘小娟见话已经被自己说漏了,反而坦然了,她直截了当的告诉秦书凯,当初,她到乡下挂职就是应为赵大奎是先天的没有生育功能,两口子看了很多大医院也没看好,后来还是公公赵正扬出的主意,说是想让刘小娟到乡下挂职,看看两口子分开一段时间,赵大奎得病有没有起色。
  后来,婆婆又在私底下把实话给刘小娟说了一遍,赵大奎已经三十多了,还是没有生育,赵家在普水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实在是丢不起这个断子绝孙的脸,所以想让刘小娟到乡下挂职怀孕后再回来。
  刘小娟原本看中了张富贵,没想到,跟张富贵很长时间都没有成果,她担心,张富贵的身体也有问题,这才找了当时还没结婚的秦书凯,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刘小娟这样竹筒倒豆子一说完,等于是确定了孩子确实是秦书凯的种,这一点,即便是秦书凯想要赖账也是不可能的。
  秦书凯听完刘小娟的话后,很不满地说,刘小娟,我不管当时是什么目的,既然你知道,咱们两人之间还有个孩子连着关系,你怎么跟我老婆胡说八道呢,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有涉黑的证据了,没有证据你乱说什么,你这样挑拨我跟我老婆的关系,对你有什么好处。

  秦书凯提到这件事,刘小娟心里有些愧疚的感觉,她低声说,大不了,以后有机会我再跟她解释一下,我上次全都是胡说八道,再说,很对普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秦书凯冷冷的笑了一下说,你当别人都是白痴,你说什么,人家就信什么,你也知道我和赵正扬之间的关系,难道你就没有想到那是别人故意这么说,挑拨之间的关系。
  刘小娟不想和秦书凯说别的,紧追不舍的问,秦书凯,赵大奎的事情,你到底肯不肯帮忙?
  秦书凯说,赵大奎的事情,很想帮忙,关键发生的一切,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无法帮忙。
  刘小娟见秦书凯的态度坚决,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秦书凯,别人要是说这个话,还可以理解,你说这个话就不行,因为这是你欠赵大奎的人情,你必须得还。
  秦书凯不屑的说,算了吧,我跟你们赵家的事情,到底是谁欠谁的多,现在还有人能说得清吗?我自认为在很多事情上,我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现在你公公赵正扬不是已经当上县长了吗,有什么事情,你找他去啊,他一个县长,办这点事情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
  刘小娟见秦书凯不但不肯帮忙,还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知道即便是再跟他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于是对秦书凯说,秦书凯,你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你心里有数,我告诉你,恶有恶报,现在不报,时候未到。
  秦书凯立即快速反应说,这句话,你再回去跟你公公说一遍,你告诉他,我跟他打赌,看谁的报应来的快,我们不妨一起等等看,你赵家都不是东西,还想看我的笑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