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7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打算怎么个搞法。”吉远华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范枣妮的事,是想和你同仇敌忾,一起对付马小乐!”

  祁愿看了看吉远华,还真是不屑一顾。对吉远华,祁愿还是有所了解的,在这方面是无能之辈。同仇敌忾,拖后腿还差不多。“行了,这事我来解决。”祁愿道,“吉部长,喊你声部长也别心酸,还是把精力放到官途上,混成今天这样子,也怪可怜的。”祁愿这话一个意思真的安慰可悲的吉远华,另一个意思也是给自己长点脸面,毕竟被吉远华这一弄,颜面几乎失尽。
  “唉。”吉远华唉声叹气,祁愿是说到他的痛处了,不过还算好,目的也达到了,祁愿要收拾马小乐了,这不正是初衷吗,“祁庭长,这方面我的确不行,也不掺和了,不过我也会通过我的法子来修理马小乐的,要不我这口恶气也没法出,迟早要憋死。”
  吉远华说完走了,留下祁愿一个人独坐,他知道,祁愿现在需要段时间思考。
  祁愿是思考了很久,一个人坐着,想来想去怎么都窝火,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窝火。男人最不可容忍的,就是有顶绿帽子扣在头上。
  用最直接的办法来解决,这是祁愿最后的决定,他要找人残了马小乐。这么做有风险,祁愿想过了,马小乐是建设局副局长,副处级干部,而且还是市长看重的人才,伤到这样的人,估计是会有风波,但他觉得也不是不可行。因为祁愿有人,审判庭庭长做了一年多,认识的人够多,有些道上的关系还是可以用的,就算出了事,也可以擦干净。

  不过祁愿没有着急下手,胸中有气,心情不平,考虑事情难免有冲的地方,不周全。
  想法子出口气是先要做的。
  这一切,马小乐还没有丝毫准备,他的精力全放在了银行贷款上,成立公司对他来说是火烧眉毛的事。
  邝黛玲办事也算利落,两天后就给马小乐来电话,说准备得差不多了,要马小乐带着相关材料去办手续。马小乐没有丝毫怠慢,立刻把沙墩乡药材基地的料件带着,去找邝黛玲。

  “邝大……”马小乐进了邝黛玲的办公室,刚开口准备喊邝大姐,想想不妥,这里是单位,该咋地还得咋地,“邝行长,我来了,迟到吧。”
  “不早不晚。”邝黛玲脸上没有笑意,不过也不是很严肃,“等会我给你指个人,先把前期手续给办一下。”
  “好。”马小乐爽朗地答应着,也巧,这时手机响了。马小乐担心接电话会打乱邝黛玲的步骤,很谨慎,不过看号码,是范枣妮打来的,现在她没事一般不打电话,肯定是有事情,还是得接一下,“邝行长,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你接。”
  电话一接通,没有熟悉的“喂”声,只有盈盈啜泣。啥事能让范枣妮哭?马小乐还真向不出来。“喂,枣妮,咋哭了?”马小乐小声道,“有事快说,我这边还有要紧事,不能耽误时间。”
  邝黛玲听到了马小乐的话,立刻用粗签字笔写了句话“你有急事先说”拎起来给马小乐看。
  马小乐感激地点了点头,听范枣妮哭诉起来,原来,一早晨祁愿打电话给她,说回家里谈点事。范枣妮哪里知道祁愿的心思,也没多想就回去了,结果一回去就被祁愿劈头盖脸一顿好打。
  “我脸肿了,眼睛都快看不到东西了。”范枣妮呜呜地哭着,“鼻血流了好多。”
  “祁愿呢?没送你去医院?”马小乐急切地问。

  “他个畜生,打完我就走了。”范枣妮说着说着,嚎啕大哭。她这一哭,马小乐急了,再加上不知道范枣妮到底被打成啥样,一时急了一头汗。
  “邝行长,我,我这边有点急事,朋友被打了,没人管,我得去一下,这前期手续的事,我看下午来好不好?”马小乐道,“我不是有意拖拉的,可朋友有事,我必须得去一下。”
  “哦,那是应该的。”邝黛玲点点头,马小乐立刻转身。
  临出门前,邝黛玲又说话了,“要不要找人帮帮忙?”

  “不用不用。”马小乐连连摆手,“我那朋友是女的,被他前夫打了,我送她去医院看看就行。”
  出了银行,马小乐开车飞奔前往还算是范枣妮的家。路上,范枣妮又打电话来,说其实也没事,没啥重伤,要马小乐不要着急,有事先忙着也行。
  “我在半路上呢,马上就到你家。”马小乐道,“要不你先收拾收拾下楼,到门口接你就走,直接去医院。”
  “好吧。”范枣妮已经停止了哭泣。
  “祁愿为啥打你?”马小乐问。
  “不知道,没有什么征兆,猛地就又打又骂,好像在发泄。”范枣妮道,“这不太正常,他应该不是这样暴戾的人。”

  “骂你啥了?”
  “表子、搔货、臭不要脸……”范枣妮一口气说了五六个,马小乐真的是佩服她,危急情况下记忆能力还这么强,不过现在不是调侃的时候。
  “你最近哪些个男人走的近了?或者说有什么事刺激到了祁愿?”马小乐问。
  “没有跟哪些那些走得近,就是正常工作,现在我的任务很重,几乎是天天都扑在工作上。”范枣妮道,“刚上任,想干出点名堂来呐。”
  “那看来是祁愿受刺激了。”马小乐道,“真他娘的窝囊,受了刺激打女人,该剁手剁脚。”
  “我要告他。”范枣妮道,“无缘无故打我这么狠,不告他我气不过。”
  “算了,告也没有用。”马小乐道,“别忘了他是干啥的,当时他打你谁见证了,就这一点你就没辙。这事交给我,打你跟打我一样,我找机会跟他算账。”
  马小乐说得有道理,范枣妮也不多说,收拾一番下楼,碰到马小乐后上车走了,直奔医院。医生看了看范枣妮的情况,开了点药,说这没啥事,皮肉伤无大碍,回去吃要慢慢疗养就行。
  “要不要查查,看头部有没有重创,别弄个脑震荡啥的。”马小乐不放心,像医生建议。

  “以前要你们患者拍个CT验个血什么的,你们就叫唤瞎开方子多收费,现在想帮你们省点了,结果你们还不放心。”看病的是四十多岁的老女人没好气地说道,“不用拍,不过你们要是要求拍,也行。”
  马小乐看看医生,有看看范枣妮。范枣妮摇摇头,两人便走了。
  “真他娘的邪门,这医生是不是更年期了,不太正常。”马小乐一出门诊就嘀咕起来。范枣妮也没说什么,这医生的态度的确不够好。
  车子停在医院对面,马小乐扶着范枣妮走到大门外。范枣妮全副武装,鸭舌帽、墨镜还有口罩,要不鼻青脸肿的样子实在不雅观。搁平时,马小乐肯定是笑得前仰后合,可现在不行,心里不是个滋味。
  走过大街,刚到对面人行道上,马小乐突然觉得不对劲,眼睛余光瞥见几个人影,有点诡异。
  再仔细一看,几个人似乎还有包抄的趋势。
  这阵势,范枣妮也看出了端倪,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是祁愿对她和马小乐的关系爆发的怒火,“马小乐你快跑,他们是冲你来的!”
  马小乐也明白是冲他来的,但没把握保证不是冲范枣妮来的,当下拉住范枣妮转身就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