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4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从赵正扬的话里听出了低头的味道,他的心里暗想,你现在跟我啰啰嗦嗦的谈什么知情权起来了,前几年马成龙当县委书记的时候,你早干嘛去了,这个时候想要临时抱佛脚,晚了。
  张富贵一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回答赵正扬,赵县长啊,咱们认识不是一两天了,我的为人你应该是清楚的,你就别逼我做出违反原则的事情了,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赵正扬听了这话,心里立即有了数,曾几何时,张富贵有一次为了一件小事想要请马成龙高抬贵手的时候,他担心自己跟马成龙说话起不到想要的效果,于是找赵正扬从中说话,当张富贵说出自己的不情之请时,但是的赵正扬就是用同样的话来堵住他的嘴的。
  现在,张富贵把从赵正扬嘴里说过的话原套的又还给了赵正扬,而且是在这种特有环境下,一下子堵的赵正扬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赵正扬知道,自己就算是再怎么低头,张富贵也不会给自己面子了,只好主动把电话挂了。

  坐在赵正扬身边的金大洲把两人的对话全都一句不漏的停在耳里,他不禁有些感慨万千,就在不久前,马成龙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张富贵尽管是县长,平时说话还要揣摩着赵正扬的意思,毕竟赵正扬的意思就代表着马成龙的意思,这才多长时间,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张富贵出口心中憋闷了许久的恶气了。
  对于,张富贵的这种态度,金大洲能理解,毕竟他也曾经跟在张富贵身边服务过一阵子,知道张富贵的秉性,此人是一个严重的奉上不奉下的领导干部,内心深处对权力的想法是压倒一切的,为了得到权力,他甚至可以出卖朋友。
  金大洲想到这里,不由联想到自己,自己现在为了往上爬,不是也出卖了多年的好兄弟秦书凯吗,他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或许就是官场生存的规律,如果想要往上爬,适当的时候用出卖朋友的代价来换取自己的高升,也是一种选择。
  赵正扬心急火燎的赶到家里的时候,迎接他的是老婆的埋怨和儿媳妇刘小娟的满眼泪水。一向性格温顺的老婆,见赵正扬一回来,连衣服都不让他换,就逼着他赶紧出去想办法。

  老婆抽抽噎噎的说,老赵,儿子的腿伤还没有完全好,哪里还能经得起任何折腾,你赶紧想想办法吧,先把儿子弄出来再说,到了那个里面,我听说都是不给吃不给睡觉啊。
  赵正扬刚才在车上打电话被张富贵阴阳怪气的一席话说的正心里有点堵得慌,现在见老婆哭丧着脸把自己又往外推,心里不由有点憋不住气。他忍不住冲着老婆叫喊起来。
  赵正扬说,赵大奎出现事情,都是你从小就惯着他,什么事情都由着他的性子来,现在好了,出事了吧,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我哪里还管得了他,现在他被纪委带走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救他出来,谁不知道纪委不会没有证据就带人的。
  老婆被赵正扬这么一吼,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站在一边掉眼泪。刘小娟看到婆婆为赵大奎的事情,被赵正扬没头没脸的训斥,心里也不好受,他对赵正扬说出了,对于这件突然发生的事情,心里的疑问。
  刘小娟先帮赵正扬接他手里的公文包挂好,然后低声问赵正扬,爸,您说这件事会不会跟秦书凯有关,这普水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他跟您竞争县长没成功,您出任县长的公示昨天刚出来,今天赵大奎就出了这事,这是不是也太有点凑巧了点?
  赵正扬心想,总算是家里还有个明白人,如果儿子有儿媳妇一半的聪明,就不会出现很多的事了。他冲着刘小娟点点头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苍蝇不盯无缝的蛋,赵大奎要是没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人家就是想要拿他怎么样,也没办法。

  刘小娟听赵正扬这么说,一时无话可说,是啊,赵大奎是怎么样的人,夫妻这么多年她是最清楚的,仗着父亲在普水县的地位,为人处事一向高调,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对于一些处心积虑想要对付他的人来说,想要找他的错误,实在不是一件难事。
  赵正扬在家里喝了杯水,稍稍休息了一下后,又起身出门,他打了个电话给贾珍园,让她到自己的办公室等自己,说是有事要找她谈。贾珍园接到赵正扬的电话,心里就猜到赵正扬想要跟自己谈什么事情,她在心里暗想,自己到底要不要趟这趟浑水呢,这明显是秦书凯和赵正扬之间的角逐,自己到底有没有必要插一杠子呢,毕竟赵正扬很快就要正式当上普水的县长了,说不定,自己以后有些事还要麻烦他帮忙。

  贾珍园在心里盘旋再三,决定还是见机行事再说,反正,自己现在的位置也只是一个政府办主任,以后提拔后也就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就算是想要帮什么忙,赵正扬也该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太大的实力。
  打定了主意后,贾珍园立即快速往赵正扬的办公室赶,这种时候,赵正扬能找到自己,说明了他对自己的信任,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在行动上一定不能让领导感觉不痛快。
  赵正扬赶到办公室的时候,贾珍园已经站在门口静候了。两人开门前后进了赵正扬的办公室,赵正扬先开口问贾珍园,知不知道今天上午发生在赵大奎身上的事情?
  贾珍园字斟句酌的回答说,我也是刚刚听下面的人说了一些,到底是什么事情,王耀中要这么做?

  赵正扬问她,贾主任,这件事发生到现在我也是一点可用的消息也没有,你是政府办主任,普水的官场你有很多人,你这边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吗?
  贾珍园说,其实很多人都说,这件事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在你做县长公示的时候出现这样的事情,就是想你示威,你就是做了县长,也无法干涉别人,也保护不了你的儿子。
  赵正扬问,秦书凯?
  贾珍园并不否定,也不肯定,只是继续解释说,这两天县长的位置刚刚敲定,就出了这个事情,难道您不觉的蹊跷吗?那个人可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以前可听说县长的位置是他的。
  赵正扬见贾珍园说的话和自己的儿媳妇刘小娟说的话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原本他心里就认定这件事是秦书凯搞鬼的怀疑,现在基本算是确定了,那就是一定和秦书凯有关系,至于王耀中那个人在普水没有朋友,自己和他也没有什么冲突。
  赵正扬说,为了这个县长的位置,他可算是处心积虑啊,这县长的位置是上级领导研究的结果,不是谁想要就能要,谁不想要就能不要的问题,现在看来,他是要对我下狠招啊。
  赵正扬当着贾珍园的面,无意中说出几句心里话,这跟赵正扬以前一直在众人面前保持的温和形象有些不符,让贾珍园的心里暗暗有些不适应。好在,赵正扬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他问贾珍园,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
  贾珍园摇摇头说,赵县长,你是知道的,我跟纪委王耀中那拨人私底下基本没有什么交往,他们纪委干的事情,我还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而其,现在纪委都换为王耀中的人,根本没有消息来源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