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3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马成龙这条线却还是要抓紧了,这当了县长以后,方方面面的想要在市里有个能帮自己说话人,马成龙算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昨天在马成龙的办公室里,马成龙亲口跟他交代,既然他赵正扬已经当了县长,普水有两个人让他稍稍的动一下,一个就是他的老情啊人贾珍园,当然,贾珍园已经被推荐为处级干部,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另外一个就是马成龙的小舅子冯向阳,马成龙说,如果钱卫国提拔后,希望赵正扬争取把冯向阳调整为河流乡的丨党丨委书记。

  赵正扬心想,把贾珍园提拔为副县长估计难度不大,但是要把马成龙那不争气的小舅子冯向阳提拔当上了河流乡的丨党丨委书记,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吗,就那位大爷要是真当了一把手,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样的名堂来。但是,马成龙交代的事情,赵正扬又不能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毕竟,自己是他的老下属,又是在他的一手帮忙提拔起来的,这刚当了县长就不买这位老上级的帐,显然是不妥的。

  赵正扬有些为难的答应了马成龙的要求,回到普水后,却立即找贾珍园商量此事的解决办法。赵正扬先是跟贾珍园谈了一会工作上的事情,又问了一下张富贵最近的动静,然后才把话题引到人事调整上。
  赵正扬有点发愁的说,前两天,马市长交代,贾主任工作能力很强完全可以调整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去,我也觉的马市长说的话很有道理,所以提前跟贾珍园通个气,这一段时间,各方面稍稍注意点,不要给别人留下什么话柄。
  这件事本来就是贾珍园向马成龙提及后,马成龙答应下来的,现在见马成龙终于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贾珍园也很高兴。
  赵正扬又说,马市长又交代说,这次县里的干部调整,马快就要公示了,那么就会空出很多的位置,马市长想要把他那小舅子冯向阳提拔当河流乡的丨党丨委书记,我琢磨着,这件事可能办起来,难度还不小。
  贾珍园就问,你是担心县委常委会上过不了?
  赵正扬说,不要说常委会议过不去,就是书记办公会议也通不过,所以你这话说到我心坎你去了,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如果不是马市长亲自交代,要是别的常委提出这样不靠谱的建议,连我个人心里都不会赞成这样的人事调整。
  贾珍园说,赵县长,你的担心也不无道理,那个冯向阳确实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他要是真当乡里的一把手书记,那个乡里的工作还不知道要被他折腾成什么样子呢,所以这个提议到时候再说吧。。
  赵正扬说,冯向阳这个人到了位置如何做事,这一点我倒不是很担心,要是真能顺利调整到位后,大不了给他配备最得力的乡长和副书记,党政两块都不要他具体负责,他只管还像以前一样,玩的开心就行了。
  贾珍园笑着说,这姜还是老的辣,赵县长这么说,我真是想不佩服都不行啊。想到人们说赵正扬是个老狐狸,不得不认为这个比喻很贴切啊。

  赵正扬说,贾主任,我叫你来,不是想要让你佩服我的,我是想着,能不能请你提前在几个常委身上下下功夫,免得到时候到了常委会上,冯向阳的事情,功亏一篑,到时候我对马市长那边也没发交代啊。
  贾珍园问,赵县长,你现在是县长了,说话比我的份量重多了,这件事,你为什么不亲自出马,一顿饭的事情,不就解决了,我要是出面,估计说破嘴皮都不一定有用,再说,假如书记办公会上通不过,等于根本就没有机会上常委会议。
  赵正扬说,让你做,意思这种时候,我是最不方便出面的时候,毕竟县长的任命文件还没正式下来,再说了,即便是过几天正式的任命文件下来了,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这个刚刚上任的县长呢,我这边要是稍稍有点风吹草动,立即会有相应的连锁反应出来,倒是你,关注度低点,说话份量也够,办这事最合适不过了。二是,书记办公会议前,我会和张富贵做好沟通,争取让这件事能成。

  贾珍园笑着说,看来,你今天找我来,可不光是为了给我吃喜糖,还指望着我办事呢,好吧,既然赵县长这么说,我会尽量去落实的,不过常委也没有公示,等到公示会去沟通的。。
  赵正扬说,咱们这不都是为了执行上一级领导的指示吗,你要是有什么难度,可以跟我说,实在不行,我再想其他办法。
  贾珍园说,还是免了吧,赵大县长既然开口了,我哪敢不给面子,这事就这样定了吧,我来找机会跟大家试着沟通一下看看,要是遇到阻力,再向您汇报。
  赵正扬点点头说,行。

  贾珍园见赵正扬坐在那里没有说话,适时的准备告辞,刚起身,赵正扬又在后头叮嘱了一句,贾主任,你那里信息活路,张富贵那里要是有什么动静,你可要提前跟我吱一声。
  贾珍园说,赵县长说这话不是见外吗,我有消息要是不告诉你,告诉谁去?
  赵正扬笑了笑,挥挥手示意贾珍园可以出去了。赵正扬知道,贾珍园刚才说的话,不管是不是她的真心话,却也是大实话,自己和贾珍园都是马成龙这条线上的人,大家一荣俱荣,都是拴在一根利益链条上的,不管贾珍园对自己这个新任县长印象怎样,在工作上,她是一定会全力配合自己的。、
  赵正扬下班回家的时候,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屋里传出有人吵架的声音,他走近房门一听,却是赵大奎和刘小娟正在为了什么事情大声争执着。赵大奎嘴里骂骂咧咧的说,我赵大奎在普水混了这么多年,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要是就这么放过了秦书凯那小子,我以后在兄弟们面前还怎么抬起头来。
  刘小娟说,赵大奎,你这个人怎么做事不动动脑筋,秦书凯这种人心狠手辣,你刚吃了他这么大的亏,怎么还不长记性呢,难道你非要他把你弄出更严重的后果来,你才甘心吗?
  赵大奎厉声说,他敢!他跟我爸抢县长的位置,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算,他竟然暗地里找人下我一条腿,我倒要看看,黑道上的较量,到底谁能斗得过谁,他能找人下我一条腿,我就能找人要他一条命,不就是花两个钱的事情吗,我就不信,我还比不过这个兔崽子有钱折腾吗。
  刘小娟似乎是在拼命的捂住赵大奎的嘴巴,她边捂边着急的说,这种话你怎么也敢说出口,要是万一秦书凯真出了什么意外,你正好说出这种负气的话被别人听见了,岂不是又要麻烦。
  赵大奎可能是一下子打开了她放在自己嘴上的手,对刘小娟呵斥道,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头发长见识短呢,我跟你说,你今天别拦着我,谁拦我,我就跟谁急,我要是不找人收拾了秦书凯那孙子,我就不姓赵。
  眼看拦不住赵大奎,刘小娟担心出事,一下子哭了出来,她呜咽的声音对赵大奎说,行啊,你要走,我拦不住你,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三个赵大奎加在一起也不是秦书凯的对手,你要是真想动手之前,最好想想清楚了,你到底有几分把握能斗得过人家,你要是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出门,还不知道到时候是不是又会被人家抬着回来。
  赵大奎走到门口的脚步声又停了下来,他回转头质问刘小娟,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了,尽帮着外人说话,你搞清楚了,谁才是你的丈夫?有你这么诅咒自己丈夫的女人,竟然还诅咒我被人抬着回来,你是不是早就看我不顺眼,巴不得我在外面受人家的气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