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3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听了这话,寻思着,秦书凯是不是为了当县长的事情,还有些关系没跑到位,所以正忙着四处奔波呢。他本想给秦书凯打电话,又觉的有些不合适,不过是跟一群人在市区吃顿饭而已,虽说,这一桌吃饭的人里头有秦书凯不感冒的人,但毕竟不是什么大事,秦书凯现在正忙着,自己竟然为了这点小事打个电话,似乎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金大洲想了半天,决定还是暂时不打电话给秦书凯了,这种事越是解释越解释不清楚,还不如等到秦书凯回来后,兄弟俩见面的时候再说。金大洲就这么跟着赵正扬来了到市里,当晚的饭局来的一帮人,让金大洲有点一时难以适从的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跟那么多的厅级干部一起吃过饭,这让他的大脑有些兴奋起来。
  当晚的饭局来了市里几位实权领导,副市长马成龙,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些人其实都是冲着马成龙的面子来的,谁不知道马成龙是市委书记顾大海的嫡系,现在从马成龙嘴里说出来的任何话都有可能代表的是市委书记顾大海的意思,马成龙只不过是请大家一起吃顿饭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这点面子,大家还是知道分寸,是应该给的。

  但是在金大洲的眼里,这些人却都是赵正扬请来的,就算是赵正扬请马成龙帮忙从中周旋,主要的请客人也还是赵正扬,这样理解其实也没错,反正这顿饭买单的人必定还是赵正扬。
  这一帮厅级干部坐在一起,讲话的级别果然就高级了不少,他们一张嘴说出的都是省一级领导的相关信息,这让金大洲感觉打开眼界,在这种场合,金大洲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多喝酒,把每一位领导都陪好了,陪高兴了,让每位领导都在心目中对他这位普水县的副县长金大洲留下深刻的好印象。
  金大洲那晚喝了不少,他还依稀记得赵正扬说过,今晚邀请的人中还有顾大海,可是开始很久,也没有看到顾大海的影子,一次给赵正扬敬酒的时候,他低声悄悄的问赵正扬,顾书记怎么没来?
  赵正扬说,是这样,顾书记的秘书刚才来电话说,省里有个领导过来,顾书记正忙着接待呢,今晚估计抽不出空,就不过来了。其实,这是赵正扬早就编好的话,此情此景之中,说的倒也让金大洲有几分信服。
  马成龙喝酒的时候后来也解释了,说顾书记原来准备今天也过来跟到大家一起聚聚的,没想到省里突然来了什么领导,他就不来了,他让我陪大家多喝几杯。
  从马成龙嘴里说出来的话,跟赵正扬说出的话基本如出一辙,这就更让金大洲相信,赵正扬没有欺骗自己。他哪里知道,这个饭局表面上是在请别人吃饭,实际上却是赵正扬专门为他一个人设的局,马成龙说的那番话,也是赵正扬提前跟他沟通好的。
  马成龙当时一听说,自己办这件事是为了帮助赵正扬对付秦书凯,自然是何乐而不为,以前在普水,秦书凯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次既然有机会参与对付他,他必定不遗余力。
  酒喝的高兴的时候,马成龙有意无意的对金大洲说,金县长,这县里马上要有一批处级干部大调整,你也要抓住机会啊,以你现在的年龄,可不能再跟那些,毛头小伙子比了,他们年轻,有的是资本,可是你不同了,过了这个村也就没有那个店了。
  金大洲心里知道,马成龙这是话里有话,普水县官场谁不知道,自己跟秦书凯的兄弟关系,秦书凯比自己小接近十岁,马成龙说这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提醒自己不能跟秦书凯这样年龄段的小伙子比较。
  金大洲心里想,马成龙在普水的时候也不是很待见我,现在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但是嘴上只能顺着马成龙的意思说,马市长,跟您说句掏心窝的话,既然进了官场,哪有人不想进步呢?可是这进步也是要有路子的,我这样的人,只能是干事的命。
  赵正扬在一旁插嘴说,金县长,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不妥了,这市里管人事的市委组织部常委部长就坐在这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也在这儿,只要你把这些领导配好了,还怕没位置,你现在坐在这里不动,难不成还等着领导过来敬你的酒。
  金大洲原本已经喝了不少,见赵正扬这么说,知道必须和这些领导来个小兴奋了,只有强撑着端起碗,倒满酒,来到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前面说,部长,我是你的手下一个兵,你说把我放到哪儿我就到哪儿,现在敬领导一碗酒。
  马成龙就说,部长是领导,就随意喝两杯,金大洲,你把这碗酒喝了,部长会考虑你的。
  金大洲于是站着喝了这碗酒。
  敬了一个,肯定不能忘了别的领导,那天金大洲又陪常委宣传部长和马成龙等市领导喝了一碗酒,这样一圈喝下来,金大洲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出了包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了宾馆的房间,更不知道一觉醒来的时候,身边怎么会有个女人。
  等到金大洲恢复清醒意识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找自己的衣服,不管怎么说,先把衣服穿上离开房间再说。金大洲起身的动静,吵醒了睡在他身边的女人,女人伸了个懒腰说,都天亮了。
  金大洲实在无法理解,这个女人是谁,到底做了什么?于是问她,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这个看起来长相一般的女人说,你这说的叫什么话,你大爷花钱雇我来伺候你,我当然要来,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吗,你昨晚上我的时候,怎么不这样问,不过喝酒过后,做那事你还是你很猛的,感觉真的很猛。
  金大洲这才意识到,眼前的女人竟然是个职业卖肉。金大洲的心里一阵反胃,尽管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他还真一次也没碰过这种货色的女人,不是他不好女色,而是因为他嫌弃这种女人实在是太脏了。
  金大洲实在不能想起昨晚到底是否真的干过这个女人,想一想醉酒过后,如果这个女人把自己的家伙弄起来,说不定强了自己,早就听说过这种女人很敬业,只要拿了钱,会想办法把男人给办了的。
  金大洲心里很无奈,于是冲着这个女人说,我根本和你没什么,你赶紧出去吧。

  女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男人都一个德行,日过以后,就什么都记不得了,再说,看你昨晚皮踏踏的实力,真的也不是什么有实力的男人,你以为我想要留在这里啊,
  说完,女人慢慢的坐起来,当着金大洲的面,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向自己的身上套,女人站起来的时候,金大洲发现这个女人的凶特别的大,似乎如吊带挂在前面。
  人穿好衣服后,到了卫生间洗了洗,才扭着一摇三摆的离开了金大洲的房间。女人走后,金大洲仔细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想起,自己到市区来是被赵正扬拉来陪客的,在酒席上自己喝多了,然后发生了什么,他就完全不记得了,不过从眼前的情形看,一定是赵正扬看自己喝多了,就把自己安排在这家宾馆里休息,这个老狐狸为了能达到让自己对他言听计从的目的,竟然又顺便给自己下了个套,趁着自己醉酒,给自己找了个下三滥的女人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