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6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擦眼泪的?”
  “不擦眼泪还能擦什么。”卜博指指马小乐,“小老弟,你这家伙心术不正。”
  “不对,卜老哥,我这也就是特殊爱好而已,跟人品没啥关系。”马小乐笑道,“我马小乐自认为是心地善良、有责任心、够义气的青年,跟心术不正不沾边。”
  “哈哈……”卜博笑得有些肆无忌惮,“老弟,你诚实饿让人有些受不了啊!”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马小乐道,“还说刚才的,你说尤其是前年方市长不如意,难道这两年有转机?”

  “有,好多了。”卜博道,“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方市长的爱人在作怪。”
  “她男人作怪?”马小乐挠了挠头,“看不惯方市长高高在上?”
  “不错!”卜博道,“方市长的爱人之前一直是市职业技术学院的普通老师,可能是感觉到和方市长之间的差距太大,心理不平衡导致行为怪异,把方市长给折腾的够呛。前年年底去年年初,他成了市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怎么说也是个‘长’字,心理的毛病也就没了,所以这两年方市长在家里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唉,女人奋斗出位,付出的要远比男人多。”马小乐叹道,“卜老哥,我所熟悉的几个有能耐的女人,在家庭生活上,几乎都是失败的。”

  “那能怪谁呢,要怪就怪这社会吧。”卜博道,“顺应潮流的人,大多得安逸。”
  “是啊,就像现在,我请邹筠霞约她朋友出来,原本我也不愿意呐,可不硬着头皮去,成立公司验资资金从哪里来?”马小乐道,“托人拉关系,这也是顺应潮流,靠自己单打独斗,就是奋斗到老也只能是个跳蚤!”
  “你满足吧。”卜博笑道,“像你这年纪就有了这么多资源,再不满足就是不知趣了。”
  “满足,当然满足。”马小乐摸着后脑勺笑道,“就像现在我跟你面对面聊天,就算是烧香磕头,还有几个人能有这机会?”
  整 理布。
  “你小子,马P拍得叮当响!”卜博笑道,“去谈贷款的事,你先自己谈着,如果行不通到时我再给你想办法,邝黛玲眼眶高不太好说话,中行其他领导或者说其它的银行也还是有关系的。”
  “哟,老哥,那我先谢过了。”马小乐道,“这下我心里有底了,本来去请吃饭,心里头还真是慌神,万一人家不拿正眼看咱咋办?这下有你的这番话,那可是底气多了,起码不会刻意低三下四地求人家了,求成了还好,求不成,那可是要羞愧得无地自容。”
  “别给我戴高帽了。”卜博笑道,“嘿嘿,有邹筠霞在,怎么也到不了你那样。”
  卜博的笑很有涵义,马小乐捏了捏下巴笑问:“老哥,你这话啥意思?”
  “你和邹筠霞的关系,那可不是一般的,这个我清楚。”卜博眼睛一眯,“你别争辩了,老哥我这点再看不出来,还混什么呢。”

  “一棍子把我打死了。”马小乐呵呵一笑,“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也就保持沉默,反正我站得直,不怕说。”
  “嘿,这点我绝对欣赏你。”卜博耸肩而笑。
  “哪点?”
  “嘴硬!”

  “咿,不说了,也说不过你。”马小乐哈哈笑着,起身告辞。
  和卜博聊天就是这么轻松,而且每次多少都能学到点东西。马小乐承认,卜博的能力很强,对事情的拿捏都很到位。不过马小乐就是不明白,卜博为何这么心甘情愿地一直做个小秘书,而不是独当一面呼风唤雨。
  “人各有志,喜好不同吧。”马小乐这么感叹,就像他现在约邹筠霞请邝黛玲吃饭,打钻各种关系为自己铺路,就是他现在必须去做的。
  找邹筠霞直接去金奥通,电话只是个前站,防止扑空。
  董事长不是白当的,整个金奥通的事务,拣那些特别重要的动不动也有一箩筐。邹筠霞所谓的休闲,其实是忙里偷闲,要想彻底消闲下来,除非不当这个董事长。
  马小乐的到来,对邹筠霞来说应该算是个绝佳的休遣,可以从头到尾松弛下劳累的神体。
  从接到马小乐电话开始,邹筠霞就在办公室修起仪容来。岁月催人,纵然勤加保养,但清晨起来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长叹。长叹是因为不甘心就这么老去,年轻时在贫瘠中打拼,等有了享受的资本,年龄已经由不得恣肆挥霍了。就像跟马小乐在一起,邹筠霞总是极力让自己忘掉年龄的差距,要不心理上还是有那么一丝别扭,忘年交是友谊上的,而不是**上的。
  “邹大姐,好久没来问个好了,你可别怨我呐。”马小乐进门就哈哈起来,一下就能把气氛给荣暖起来。
  “怎么会,现在正是你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的时候,不能分神,这个时候不表现还等什么时候?”邹筠霞笑道,“做姐的能不为你考虑吗,这段时间也没打电话给你,本来不是跟你说好的嘛,有空请我那银行的朋友吃个饭,顺便谈谈贷款的事。”
  “这次来就是为这事。”马小乐呵呵一笑,“邹大姐,你不会说我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有事了才来看你。”
  “只要你心里有我这个姐就行了,有啥事我还不都顺着你嘛。”邹筠霞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你说人这一生真是不容易,有些事情总是要被他人的评说所左右。”
  “邹大姐,咋说这个话了,有啥不顺心的了?”
  “也没有,就是感慨一下。”邹筠霞无力地躺在椅子里,望着马小乐,“就说我和你吧,因为有了那种关系,或许是心虚,总不好意思对别人讲咱们是朋友。”
  “邹大姐,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没啥,别人的看法能影响啥呢,只要心态摆好,别人说啥都是P,而且还不如P呢,连个味都没有。”
  “呵呵,说是这么说,但真能做到不受干扰的有几个呢。”邹筠霞笑道,“不过我也满足了,你是稀有的,还让我碰上了,怎么能不满足了,难道真是要怨天尤人你早生或者你晚生了吗?”

  “哈,邹大姐,你能这么想就说明已经通了。”马小乐走上前,绕到邹筠霞后面,伸手捏着她的两肩,“得乐一时,就乐一时,哪里要考虑那么多烦恼?”
  “你说的‘乐’是哪个‘乐’?”邹筠霞昂起脖子,倒看着马小乐的脸。马小乐将手伸长,在邹筠霞脖子上轻抚起来,“前一个是我马小乐的乐,后一个是快乐的乐,你看合适不?”
  邹筠霞抬手按住马小乐的手,“每次都这样,会不会觉得我太那个?”
  “别那么说,男人和女人碰到一起,无论怎么都不那个。”马小乐说的不是违心话,看待邹筠霞,他多少还带着些崇拜,崇拜产生爱慕,做起来也顺心,并不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强迫自己去满足邹筠霞,那样的化性质就变了。
  马小乐这么说,邹筠霞也不再说什么,没有强迫,想做就做。
  欢场依旧是隐蔽的休息室,齐全的配备,甚至让马小乐有些个留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