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9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任坚笑着摇头说:“不用这么好。一般的酒店就可以。我先去把处里的工作安排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跟你们一起走。”
  有说,故都的秋、上海的夜、宁州的醉。五点一过,夜幕降临,宁州的街巷之后,就仿佛有了些许醉意。这是一个曾经让南下的皇帝都忘记北归的城市,有时候你会觉得,在这里太过柔软,太过奢华。但是,它就是从来都不缺少买单的人。
  三人坐了梁健的车,任坚坐在前面,梁健和王雪娉坐在后座。任坚转过头看着他们,说道:“刚来省府的时候,我也以为,省府里的人,吃喝肯定都是五星级或者高档酒店。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很多厅级干部,吃的都是小饭馆,除非从市、县上来办事请客,才会去一下特别高档的饭店。”
  王雪娉问:“这是为什么呢?。”任坚说:“这其实,跟我们镜州市也是一个道理。市里的人,吃喝方面不一定就比县里优渥。因为省里的财政盘子就这么大,部门多、人多,具体分到一个单位,就那么一点,一个单位之中又有这么多领导要吃喝。分到每个领导头上就少之又少了。所以,只要是自己单位买单的,吃的一般不会特别好。但是,下面上来办事请客除外。”
  王雪娉就说:“那今天我们可以上好一点的饭店,我们是上来办事的,我们请。”任坚说:“王镇长,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有数,一般的饭店就可以了,我们先了解了解情况。”
  车子开出不远,其实就是绕着省政府一个弯,就到了一家小饭店门口,木门木窗,感觉倒还挺有些中国风的味道。

  任坚说:“这家饭店味道还行,价格不贵,我们就在这里吧。”找了一个包厢,让服务员把多余的位置撤掉,留下五个位置,梁健坐在了主位,任坚坐在梁健右手边,把左边主宾的位置留了出来。
  王雪娉主动坐在最下首陪同的位置,梁健让她再坐上来一些,王雪娉说:“今天,我就是来搞服务的,我坐在这里方便服务领导。”
  任坚朝梁健笑笑说:“梁书记,有福气啊,有王镇长这样的美女领导服务,每天都如泡在蜜汁里吧?”王雪娉脸上微微一红,但是嘴上却不露怯,笑说:“梁书记别感觉是泡在苦酒里就行了,我们老是给他添麻烦。他头疼还来不及呢!”
  梁健笑笑说:“哪能啊?”
  “在这里吧?”这时候推门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宽脸,左眼皮似乎不自然的眨了眨。另一个三十五岁左右,高瘦个儿,脸有点尖。
  任坚站起来说:“来,来,坐坐。”宽脸年长的自然被请到梁健身旁主宾的位置,但他的目光却落在王雪娉身上,好像黏住了一般。
  梁健看到那人的眼神,心里便有些不舒服,对任坚说:“任秘书,这两位朋友,给我们介绍一下吧。”任坚也是为避免尴尬,赶忙说:“好,好。这位是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副队长涂队长,这位是涂队长下面的科长许立国。”
  梁健说:“涂队长、徐科长你们好,欢迎啊!”涂队长对梁健敷衍地说了一句“嗯”,也没让任坚介绍梁健,只看着王雪娉说:“这位美女,叫什么名字啊?”任坚便介绍了一下,涂队长说:“美女嘛,坐得离我们这么远啊?”
  梁健心里冒泡般浮起各种不舒服,转脸对涂队长说:“涂队长,我们王镇长是方便为我们服务,才坐在门口的。”涂队长朝梁健看了一眼说:“为谁服务啊?坐这么远,服务谁都不方便啊。”
  一旁的徐科长站起身来说:“王镇长,我和你换个位置,你坐我们涂队长身边吧,这样跟领导接近一些,你不是有什么事要我们涂队长帮忙吗?坐近一点,好汇报啊!”
  梁健对这个涂队长已没啥好感,按照职级来说,省经侦大队副总队长,也就是一个副处级,跟他一样。这个涂队长因为他们是来寻求帮助的,感觉良好,轻视梁健。梁健颇为不悦道:“王镇长,你就坐那边好了,方便进出。”
  涂队长朝梁健看了一眼,眼中也是明显的不快,对任坚说:“任秘书,今天是谁请客啊?你跟我说,是你请客我才来的,如果是别人请,我就不来了。你也知道,我挺忙的。”任坚用手臂在梁健的肘部推了推说:“涂队长,当然是我请客了。”

  涂队长说:“既然你请客,那为什么是这位,叫什么?坐在主位上啊?”他以忘记梁健姓什么,来表示对梁健的轻视。
  梁健已并不打算与这位涂队长合作,说道:“今天是任秘书请客,我买单。怎么,涂队长有什么意见吗?”梁健本以为,涂队长会站起来走人。没想到,这个涂队长,根本就没走人的意思。
  其实,这个涂队长,是个好酒又好色的家伙,今天有酒喝,又有美女在场,他是绝对不会就此走掉的。涂队长说:“谁付钱我不管,只要是任秘书请客就行。那么上酒吧!”
  涂队长自恃酒量好,今天来就是想来放开喝酒的。上了菜,开了酒。涂队长又提出来:“任秘书,你说王镇长他们镇上,有什么人在云南开了什么账户,要我们与那边联系帮助查一查是吧?可是王镇长跟我坐那么远,我都没法问,那是什么账户啊。”

  梁健本想出面阻扰,没想到王雪娉自己站了起来,与那个许科长换了位置。她的目光,朝梁健轻轻瞥了一眼,示意他不用担心。
  看王雪娉主动坐了过去,梁健也不再说什么。内心里,梁健只有掉价的感觉,与这样的家伙同桌吃饭,还要求人家帮忙,似乎连自己也变得卑鄙了。不过,梁健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忍耐的本领,还是很强的。在酒桌上,他当然不会意气用事就这样站起来走人。
  王雪娉端起酒杯对涂队长说:“涂队长,敬你一杯酒。”王雪娉杯子中是小半杯红酒,涂队长杯子里的是半杯白酒。
  涂队长盯着王雪娉说:“美女镇长啊,你这半杯红的,怎么来敬我这半杯白的啊。你加满吧,我也全部喝了。”
  梁健看向王雪娉,希望她不答应。王雪娉只笑着看了梁健一眼,对涂队长说:“涂队长,我喝一个满杯没有问题。不过,我们请你帮忙的事情,你能不能做到啊?”涂队长说:“我们喝酒不谈公事,你有诚意的话,先把酒喝了!”
  王雪娉说:“好,我喝了再问。”说着,将倒满的一杯子红酒都喝了下去。涂队长看着王雪娉喝了酒,非常开心,说道:“我这半杯也喝了。”酒下肚,涂队长的状态也悄悄变化了。他说:“我们与云南那边,联系还是不少的,让他们帮个忙,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梁健对这个人并不抱有太大的期望,这种人一杯酒下去,什么都答应了,但是回头酒醒了,可能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今天梁健做东,基本的礼节还是要的,他举起杯子来敬涂队长。他这不是给涂队长面子,而是给任坚面子。

  涂队长朝梁健看了一眼,不耐烦地说了一声:“我们随意吧。”梁健也没有要跟他多喝的意思,就说:“一口吧。”说着,就喝了一口放下了杯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