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2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看着鱼儿们四处逃跑的身影,想到了杯弓蛇影之类的词语,一个人竟然会笑出声来,惹得隔壁钓鱼的老人,不停的向他这边张望过来。终于老人忍不住开口说,年轻人,这钓鱼,“静”字最重要,既要静心,又要保持住环境的安静,你如果总是忍不住发出声响,这鱼可就都被你给吓跑了。
  秦书凯回头看了老人一眼,白衬衣,休闲装,脚底一副深色休闲鞋,手拿一副看起来质地不错的钓竿,此人一看也不是当地村民的模样,看来也是个从外地慕名而来的钓鱼爱好者。
  秦书凯笑着说,老人家,我这是想到了可乐的事情呢,所以忍不住笑了,打扰你钓鱼,还请您多包涵,下面一定注意影响。
  老人也笑了笑说,看你是个年轻人,说话也斯斯文文的,刚才在山上大声叫喊的也是你吧,我说我天天到这里来钓鱼,就没碰见过什么人,今天怎么一会山上有声音,一会又有人又过来钓鱼呢?
  秦书凯疑惑的看了老人一样问,我刚才在山上喊的声音,您也听得到?
  老人说,你看我这样子像是七老八十,耳聋眼花的样子吗?在这边生活了一段时间,不要说大喊,就是说话的声音我都能听见。
  秦书凯赶紧解释说,不是,不是,我寻思着距离不算近,你能够听见人的说话,就有点奇怪而已。
  老人不搭理他,自顾念了几句诗,却是王维的那首《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秦书凯明白老人的意思是说,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所以,一点点的声响他都能够听的很清楚。
  秦书凯看着眼前的老人一副自命不凡的模样,心想,也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念诗,在我面前不好好说话,倒跟我拽起文来了。秦书凯看着眼前的美景脱口而出,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宋杨万里的一首诗,熟知的人并不算多。
  秦书凯刚念完,老人竟然笑了,他饶有兴趣的说,我看你这个年轻人倒是蛮有趣的,说话倒也像是有点学问,怎么就不能安心的好好钓鱼呢,我看啊,你这个定力可是要好好的培养一下才行啊。
  秦书凯也陪着笑了一声说,老人家,我天天上班的时候,都是坐在那里锻炼定力了,好不容易,躲到这里来,没什么熟人看见,想要彻底的放松一下,您又要我培养定力,我看您还是饶了我吧,我呀,今天什么人都不是,就把自己当成山中一闲人,什么定力啊,修为啊,全都抛之脑后了。
  老人听了秦书凯的话,不由问,你也在政府机关上班?

  老人的一句问话,同时也暴露了他自己的身份,秦书凯暗想,这老人看样子也是在政府机关上班?于是,秦书凯问他,老人家,您这是退休了吧?您原本也在机关上班吗?
  老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这里是普安市的地盘,你应该是在普安市里工作吗?外地人很少知道这个地方,再说,也没有人愿意来这个地方,因为太偏僻了。
  秦书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原本在普安市纪委工作过一点时间,现在是在普水县工作。
  老人愣了一下问,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就当领导了?至少是个副处级的领导干部了。
  这下,秦书凯愣住了,他收起扔下钓竿,起身走到老人身边问,老人家,我并没有告诉你,我是什么级别的干部,你怎么就一语中的呢?我也不瞒你,我现在是普水的县委副书记,但是因为没什么背景,估计到这个位置也就到头了。可是进官场,不想进步是不现实的,所以心里恨不能理解。

  老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说,小伙子,你倒是实诚,想当官还挂在嘴上,就这么一点可是比在官场混的那帮人强多了,很多人想升官都是找个什干事的幌子。
  秦书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老人家,我怎么觉的您这不像是在夸我啊,要是在官场混的人都像我现在这样什么实话都往外吐,那还不成了大家的笑柄了。
  老人听了这话又哈哈大笑起来。湖边的两人此时已经全然没有了垂钓的兴趣,兴致盎然的攀谈起来。
  老人说,小伙子,我也不瞒你,我在官场混的年代比较多,你们普安市的顾大海、唐小平也做过我的下属,他们两人肚里花花肠子比较多,我这心里跟镜似的,我跟你说,这些人都是厅级干部,但是他们在很多方面都不如你,就比如说,坦诚这一点上,跟你说话,可是比跟他们说话轻松多了。
  秦书凯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人到底是谁呀?竟然对顾大海和唐小平都知道,而且还一副瞧不上眼的模样,难道他竟会是省里的老干部?看上去也不像,说不定是顾大海等人年轻做办事员的时候,和他认识。想到来之前,胡莉莉跟自己说过,这昙花城里隔三差五的会有省里的领导过来垂钓,登山,他忍不住问老人,老人家您贵姓啊?
  老人见秦书凯一脸疑惑的样子,心知他在想些什么,于是笑着说,我的姓名现在已经不值钱了,多年前我就退下来了,所以啊,现在也是山野村夫而已,姓名什么的就不提了吧。
  秦书凯心想,看来此人是不愿跟自己深交啊,于是叹了口气说,这人一旦从官场一走,脑袋里就要比一般人多了还几个弯弯道,真是累死人啦,算了,老人家不说,我也就不问了,不过啊,咱们普安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做过你的下属,估计我这个小人物就更是不入你的法眼了?
  老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他对秦书凯说,有道是,事在人为,你还这么年轻,已经是县委副书记,应该说在年轻人当中是比较快的了,你可别自己先把自己看扁了。
  秦书凯皱着眉头说,我呀,就剩下年轻这点优势了,现在这社会,人要是想要升官,光年轻有什么用,很多领导看好的不是年轻和能力,看好的是能力之外的东西。

  老人问,能力之外的东西是哪个?
  秦书凯心里想,这点官场规矩也不懂,看来也不是大官,于是没好气的说,您是老干部,老领导,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蒜啊,那个当然就是所谓的圈子或者说经济基础。
  老人听了这话,倒是没笑,只是摇摇头说,倒也不尽然,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观点是有点道理的,不过,等你活到我这个岁数,或许你的观点就会改变很多。
  秦书凯一副决断的口气说,我虽然年强,但是官场很多年,经历过很多的失败,认为不管年龄多大的干部,还不都一样,现在这社会,到了官场,没有关系不行,没钱更是寸步难行啊,更别提升官了。

  老人对秦书凯说,年轻人,你的观点很偏激啊,其实,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干部,想要升官,没钱也不一定就当不了干部,有钱也不一定就能顺利被提拔,这官场里头的学问,大着呢。
  秦书凯问老人,这话怎么讲?
  老人看着秦书凯说,这当领导的人一般情况下,偏向于提拔三种人,第一种人,就是能帮自己干点实事,捞点政绩的人,这种人其实是最重要的,毕竟对这种人的任用,影响领导自身的前程,但是这种人也最难找,你听说过千里马吧,这当领导的眼前一大堆的马整天走来走去,想要挑个千里马出来却并非易事。
  秦书凯点点头说,您说的有道理,那第二种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