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2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不想喝酒,于是推脱说,小李,你太不厚道了,感谢我就是用这几杯酒,还是王书记的酒,就这样把我大发了,是不是太便宜你了,所以今晚在一起,用不着这么客气,还是少喝点意思一下就行了,省得喝醉了难受,至于你要感谢,以后有机会你大方请的话,再喝酒吧。
  小李说,秦书凯,你是领导人,你跟我说这话,我就更不能不喝。也不敢不喝了,否则,一个小鞋,把我就给费了;再说,你我可是多年的兄弟,我这兄弟当然要有个兄弟的样子,承了你的情,竟然连个谢字都没说呢,正好今晚趁这个机会,我要好好的跟你喝几杯,咱们还像以前一样,不醉不归。
  秦书凯见小李死缠着要跟自己喝酒,心里也有些明白小李的意思,他这是想要用喝酒的方式让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而已,一个男人,如果有了愁那是几杯酒就可以忘记的,你没有听人说过,借酒浇愁愁更愁吗,可是小李这样了,也不能不喝,否则,让外人看出自己过份的在乎这个官场得失,也不是男人了。
  秦书凯只好说,行,喝酒可以,小李,今晚不是你请客,你也就不要过份的把别人的酒不当成酒,看成是水,不要命的喝,那咱们就少喝两杯,表示一个意思就可以了。

  小李见秦书凯同意喝酒,冲着王耀中递了个眼色,意思说,你看,我这一出马立即有效果了吧,下面就看我怎么喝了,一定把秦书凯喝好。王耀中暗暗的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
  这一切都被秦书凯看在眼里,他在心里苦笑了一声,只当什么也没看见,跟小李热热闹闹的喝起酒来。小李陪着秦书凯喝了两大杯后,还要和秦书凯喝,说兄弟之间,喝酒就要事事如意,否则,简单的喝两杯,也不能表示出兄弟的情谊。
  秦书凯就有点不想喝酒了,心想这哪是喝酒,简直是糟蹋酒,于是就说,说个理由喝酒,不说理由就不要喝了,再说,你的酒量也就那么点,再喝把你喝醉了,回去你老婆一定骂我。
  小李说,喝酒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事事如意。
  秦书凯知道,今晚不喝醉,看来过不了场,既然如此那就喝吧,于是和小李又喝了两大杯。和小李刚喝完,金大洲也端着酒杯来到了秦书凯身边,坐到了小李原本坐的位置上。
  金大洲带过来的不是酒杯,还是两个酒瓶。金大洲把手里的一瓶酒递给秦书凯说,来,兄弟,咱们好长时间没一起喝个痛快了,今晚咱们就来个一瓶不响怎么样?
  秦书凯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酒瓶,并没有伸手接下,反问他,周大哥,这是想要把我灌醉啊?要知道我这可是一个人在普水,要是喝醉了也没有人找过,少喝点吧。
  金大洲说,秦书凯,你又说笑话了,你的酒量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多少年了,不要说一瓶,就算是再拿一瓶来,也不一定能把你秦书凯给喝倒了。

  秦书凯说,兄弟之间,不能这么玩人的,少喝点吧。秦书凯没有伸手去接那个酒瓶。
  坐在秦书凯身边的王耀中见金大洲的酒瓶举在半空中停留了半天,秦书凯也没有伸手去接,就自作主张的把酒瓶接下来放在秦书凯面前说,兄弟,一醉解千愁,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刚说完这句话,王耀中立即意识到,自己出现了严重的口误,有些尴尬的呵呵笑了起来。金大洲没有帮王耀中圆场,他心里有数,以秦书凯的聪明,应该早已看出王耀中今晚撮合这顿饭的用意。
  金大洲举起手里的酒瓶说,兄弟,坐在这儿的,可都是兄弟,不管你喝不喝,我把这瓶酒喝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喝,你的那一瓶,我也帮你代了。金大洲说完,果然一口气把自己手里的一瓶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秦书凯只是冷眼看着他的表演,根本不理会他的激将法,知道如果这瓶喝了,下面不知道谁又要来一瓶。
  金大洲喝完了一瓶,已经有些头晕了,他见秦书凯仍旧端坐一边,根本没有喝酒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说,好,兄弟我再来代你喝一瓶。金大洲说着,把手伸向秦书凯面前的那瓶酒。

  王耀中担心金大洲喝多了,赶紧劝阻说,算了,周大哥,秦书凯今天八成是有点累了,不想喝,你也别喝那么多了,这一桌没有外人,喝多喝少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金大洲听了王耀中的话,伸出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秦书凯冷冷的一笑,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把面前的酒瓶拿在手里,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的把一瓶酒喝了下去。
  王耀中担心秦书凯喝的太猛,赶紧又去阻拦秦书凯,他把酒瓶从秦书凯的手里夺过来说,秦书凯,哪有你这样的喝法,这可是好几百块一瓶,我是自己掏腰包请客的,看到你和金县长这么喝,可是很心疼的,赶紧先吃点菜,润润喉咙。
  小李和王耀中挑了几根素净的青菜放到秦书凯面前的盘子里,两人对自己如此明显的照顾,让秦书凯感觉很是压抑,他没有吃他们夹在自己面前的菜,站起身假装要出去方便的样子,走出了包间的房门。
  站在门前的走廊上,听着包间里继续传来的谈笑风生,秦书凯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又有些湿。他有些佩服自己今天的冷静,面对金大洲,他的表现应该是没有破绽的,而金大洲则更是高明,不仅丝毫看不出一丝心虚的样子,倒是别以往更显得对自己义气十足的模样。
  秦书凯站在那儿看着窗外的景色,身后有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秦书凯转身却看见马琳站在自己身后,这个女人看上去更加的漂亮了,看来被张富贵和王耀中两个人经过后,如树被浇谁,更加的滋润了。
  马琳问,秦书凯,只听说王耀中今天晚上请几个客人,也没有打听是谁,刚才才听人说你也过来,你到这里来吃饭,怎么不通知我,我也好让他们多上几个适合你口味的好菜。
  秦书凯笑了笑说,马琳,不要这么客气了
  ,我今晚只是过来当个陪客而已,如果被你这么刻意的照顾,我也不好意思啊。
  马琳昨晚和王耀中在一起,听王耀中说了秦书凯的县长当不成的消息,心里暗暗为秦书凯感觉可惜。以前,一直认为秦书凯这个人是假正经,看到自己那么的提供机会,竟然不行,后来想到,也许这个秦书凯顾着姐姐那儿,所以不敢动手。
  马燕怀孕后,马琳一致认为是秦书凯的,马燕不说,秦书凯也不承认,马琳就认为秦书凯不是男人,这样的事竟然不敢承认,后来从秦书凯对姐姐马燕及小啊妞的态度上,她能看出,秦书凯其实是个重情义的汉子,不像很多官场中的男人一样,平时花言巧语的说什么都行,一旦遇到了关键问题,立即掉链子。

  关键时候,秦书凯应该说做了他本人能做的任何事情,马琳不想戳到秦书凯的痛处,她小心的避开关于县长位置之争的话题,只是小声地问秦书凯,妞妞的情况还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