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1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丹丹的父亲对这个女人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按照她的去落实。想了很多后,给顾大海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说,顾书记,上次让你关心的那个秦书凯,最近一段时间,有人反映这个小伙子在很多方面还不是很成熟吗,要是真的主政一方,只怕并不一定能胜任,为了对组织负责,对工作负责,对人民负责,我建议先让他继续锻炼锻炼再说?
  顾大海哪里敢当着领导的面随便表态,自己的发展还需要这样的领导关照,顾大海心想,上次你刚跟我说,这小伙子各方面能力都很强的,特别是年轻有冲劲,一个地方的发展很需要这样的新鲜血液,这样才能给一个班子一个地方带来后劲,所以很需要把一些年轻的干部放到重要的岗位去锻炼,这样也是对党负责、对未来的发展负责,这次你却又跟我这样说,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呢?我**该如何理解。

  顾大海在没彻底弄明白领导的意图之前,不敢随意的表态,只好打着哈哈说,是啊是啊,领导说的很有道理,是为一定认真落实领导的意图,合适的安排一个人,让他发挥余热。
  刘丹丹的父亲听到这儿,知道要是自己不把话说透,底下的人也不敢乱来,于是直截了当的表态说,顾书记,既然秦书凯同志还年纪轻,在各方面还不够成熟,很需要再好好的磨练,上次你汇报说推荐的县长职位就给合适的人吧,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或者说等秦书凯成熟的时候在推荐吧,年轻人多锻炼也不是坏事,这样可以让其尽快的成长。
  领导说的这么明白,顾大海要是还装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他心里听到领导做出这个决定,也很高兴,前一阵子,他正琢磨着赵正扬送来的六十万是推给赵正扬还是找别的位置,没帮人谋到位置,当然不能白拿人家的钱,这是规矩,也是做人的底线。
  很多人就是收人钱财,帮人做事不到位,所以被人举报。当然,一个领导干部收人钱财的时候,心情自然是愉悦的,但是退钱的心情就有点像挖肉般难过了。顾大海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人民币,转眼就要易手,心里暗骂秦书凯太不是东西,竟然阻挡了自己的财路。
  顾大海后来,就让马成龙问问赵正扬,县长的位置已经有人了,是不是让赵正扬到那个部门去做了局长什么的?这样也是对老同志负责,对工作负责,实质是对赵正扬送的钱负责。

  赵正扬当时因为赵大奎的事情,已经不想和秦书凯这么斗了,听马成龙这样一说,也很高心,到了市直部门做那个局的一把手局长,这样面子上也过得去。顾大海听了马成龙的传话后,就在考虑如何安排赵正扬的事情。
  现在,原本极力推荐秦书凯当县长的省委领导临阵变卦,这让顾大海几乎要笑出声来,什么世道,领导人也不是他们的东西,说改变就改变,不过改变对自己太有好处了。
  在顾大海的亲自安排下,普水县长人选立即走马灯似的又变成了赵正扬,连市委组织部的部长接到顾大海的电话的时候,心里都有些疑惑,顾书记这次办事的风格跟以往可有些不一样啊,在一个正处级岗位的人选上,一个月内反复了两次,实在是有些特别。
  市委组织部部长原本是顾大海的人,对顾大海说的话,自然是严格执行到位,再说了,他对秦书凯这个人也一向没有什么好印象,以前就和秦书凯因为一些相关事宜,发生很多矛盾,如果不是秦书凯的原因,说不定市委副书记就是自己的,现在把秦书凯换下来,不管是换成谁的名字,他都是非常愿意的。
  就这样,秦书凯提拔当县长事宜,应了那句古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初秦书凯已经决定放弃县长职位竞争的时候,是刘丹丹的父亲一个电话,把他推上了竞争县长之位的风口浪尖上,这次,还是刘丹丹的父亲,一个电话又把他从即将触手可及的县长位置上拉了下来。
  中国的官场,一向有严重的中国特色,有人说,官场其实究根到底是人场,人头熟的人,背景硬的人,即便没有多少才华,往往获得高位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愣头青,要是真想在官场获得一席之地,其中的艰辛根本是那种有背景的干部无法体会的。
  当然,或许有人说,这里头也有体制的弊端,可是说到底,这体制的建立依旧是出自人手不是吗?正常是上面的人制定的,执行是下面的人执行的,而监督也是上面的人,那么能没有弊病。
  秦书凯下了飞机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刘丹丹,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要有个答案。他既然已经得到很准确的消息说,普水县长的人选报到省委组织部的名字已经换成了赵正扬,这件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当时为何中途变卦,秦书凯是很要有个解释。
  这个位置,秦书凯虽然很想,当时如果不是因为以前的人选是自己,那么不上也就不上,现在中途被他人低上了,那就说明很多的问题,要么是背景不硬,要么是无能,要么是没有送到位,同时,也会被同僚们笑话。

  刘丹丹这些天倒是一直在等着秦书凯给自己打电话,既然她暂时决定不跟秦书凯离婚,那么就要有个夫妻的样子,否则,两个人整天闹矛盾也不是一回事,要改变这个状况,那就得有个台阶下才行,这个台阶就必须是秦书凯自动送上门才行。
  接通秦书凯电话之前,刘丹丹已经想好了,只要秦书凯主动道歉的话,她的态度就可以稍稍松弛一些,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个缓冲,这样一来,也好为以后两人的相处做个铺垫。
  刘丹丹也知道,这次的县长位置秦书凯是无缘了,那么秦书凯肯定会很生气,当时,想到男人都是追逐官场的动物,既然知道自己家里能够让他做官,那么秦书凯肯定会如狗一样听话。
  从北京回来的秦书凯,哪里知道刘丹丹心里的这么多小九九,当他听说自己的县长位置有可能已经落空的时候,心情的恶劣是可想而知的,当初为了这个位置,跟赵正扬斗的很厉害,可以说把自己能用的资源都用上了,才让赵正扬乖乖的听话,现在竟然又回到当初的起点,这不能不说是一件相当郁闷的事情,不能不说是很丢人的事情。
  秦书凯接通电话后,立即问刘丹丹,说,刘丹丹,自己在外面听人说普水县长人选换为别人,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你的母亲没给那位同学打招呼,还是我们需要做什么?

  刘丹丹的心情很是不爽,她没想到,秦书凯一开口,竟然用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跟自己说话,而且提到的就是他的那个破县长,对自己所犯的错误根本没有认识到位,这样的男人简直他们的不是个东西,日了外面的女人,女儿都用了,竟然不向自己道歉,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难道认为自己是好欺侮的,这哪里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刘丹丹如果理解秦书凯当时的心情,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很多事情,听了秦书凯的口气,刘丹丹也来了脾气,她冷冷的回答说,秦书凯,你们普水谁当县长,跟我有什么关系,这种问题,你别来问我,我又不是市委组织部长,我也不是市委书记,你的这个问题,该问应该问的人。再说,你想做县长,那是你自己大的事情,有本事自己去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