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8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领导的批评面前,乖巧的干部,当场都不会提出反对意见,任由领导批评。但是对于谭震林的批评,梁健却不想全盘接受。他明白,只要在有生之年,谭震林是不可能提拔他的。尽管对方是市委书记,对于一个永远不可能提拔自己的市委书记,梁健也不想让自己太窝囊。
  梁健不经谭震林允许,就道:“谭书记,休闲向阳的工作我们一定会实实在在地抓下去。但是造成我们目前工作滞后,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市里某些机关执法不到位。小龙矿业邱小龙之前法院判决他涉嫌侵吞企业资产,但是如今他还是大摇大摆地行走在南山县,因为他手下有一帮人,政府又对他不作为,造成很多股东来找镇、县政府。我们希望,法院能够将邱小龙的事情执行到位,打破那些包庇势力!这项工作一定需要上级的支持……”

  谭震林突然打断他说:“不是我说啊,我们有些干部,工作推进不了,就想要找上级,让上级帮助协调这个、解决那个。如果什么事情都是上面来做,那还要你们这些基层领导干部干什么?这种作风一定要改变!”
  葛东赶紧接了上去,说:“谭书记批评得对。梁书记,我们南山县的事情,我们一定要自己想办法解决。我们一定要按照谭书记的要求,尽快推进休闲向阳这项工作!”
  因为梁健的话,谭震林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说:“一个星期之后,休闲向阳的问题,还是跟如今一样,没有实质性紧张,那么我今天在这里说,某些分管领导肯定要动一动了!”说着,谭震林就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今天就到这里。一个星期之后再说!”
  谭震林就此离开,留下会议室内一片沉默。大家听出,今天谭书记就是来针对梁健的。有些人听了感觉很舒服,有些人听了很是为梁健担忧。梁健却不管他们,他也站起来就走了。
  梁健倒是没有因为谭震林的到来,而乱了方寸。这次谭震林的进逼,反而让梁健有了一个新的思路。
  当天下午,他让县委办副主任通知,将县法院主要领导叫了来。关于邱小龙当时出逃,是由县法院判决的。但是县法院迫于市法院的压力,除了封了小龙矿业的大门,将一些便宜的设备变卖,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举措。
  县法院院长刘祥瑞,是一个方头大耳,头发稀少的男人。梁健说:“请对于邱小龙的事情,赶快执行到位。上次你们封门了,但是邱小龙回来之后,擅自把门打开,你们也没有去管。另外,你们对小龙矿业的账号是冻结,但是对于负责人邱小龙个人的账户冻结过吗?”
  刘祥瑞很是为难,邱小龙的事情,上级很多重量级的领导,都跟他打过招呼,让他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算了。为此,对于是否执行到位,刘祥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今天,梁健跟他如此强势较真。
  刘祥瑞看着梁健,说:“梁书记,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们也了解到,邱小龙本人的账户中,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就十万块不到。这没有什么意思啊!”
  梁健马上否定了他的意见:“怎么会没有意思呢?既然已经判了,就要执行。不管他账户里有多少钱,先罚没他,这是政府的姿态,是最起码的。十万不到,也先拿记、金市长和谭书记汇报!”

  很多事情,我们做不成,是因为没有认真去做。只要是有规则依据的,你以规办事,人家就对你有所忌惮。
  梁健如此严厉对县法院院长施加压力,对方也没有办法。重新封门和罚没邱小龙账户小数额存款的事情,就必须做了。
  当然在做之前,刘祥瑞向上级法院的有关领导做了报告,上面的老爷也不能得罪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市委书记谭震林的耳朵里。晚上,谭震林正跟邱小龙等人在国际大酒店的大本营喝酒。
  邱小龙听到这个消息,愤愤地说:“梁健这小子,看来真的是不要命了!”
  已经入冬,街道上,不少开着电瓶车的路人,有些已经罩上了棉袄。梁健坐在专车后座,看着窗外。他还仅仅穿着单裤和西服。西服里也只是一件并不算厚实的衬衫。
  有时候,从穿衣的多少,就可以看出你的阶层。这个社会真的有很多不平等,但是大家都习以为常。
  梁健的思绪,在这个事情上稍转了转,就飘过了。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县法院对小龙矿业的重新查封,对邱小龙个人账户资金的罚没。
  这事情,交给了县法院去落实。梁健当然不会去,但是他提前到了镇上,来到了镇党委书记傅兵的办公室。这事情,其实也已经不是镇上的职责范围了,但是副镇长何国庆还是主动提出,要去现场。这也便于镇上随时掌握情况。
  王雪娉也有重要的任务,比重新查封企业的重要性,有过之而无不及。梁健特意请王雪娉带着镇上的财务,配合县法院工作人员去做的。
  九点左右,天气出奇的晴朗。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的是开张开业了,却是查封企业。但是对于周边的村民来说,他们无不快意。

  邱小龙这些年来,利用与镜州高官和哥哥是镇党委书记的特权,在镇上大肆开采石矿,平时蛮横霸道,在整个镇上积怨很深。
  但是,现场也并不是没有反对查封的人。那些小股东们还是惴惴不安。企业里那几个保安,本来做出要抵抗的样子,但是看到县法院来强制执行的法警和在边上做配合工作的公『安』,他们也不敢放肆了。
  况且今天邱小龙并没有露面。这些保安就在门口摆摆样子,就被法警支楞到一边去了。
  大门被关闭,封条重新被贴上的时候,村民中有人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但是突然有一个小股东喊道:“我们的钱没了!石矿不能关!我们冲,去把封条撕了!”
  现场来观看的小股东有五六十人,如果真冲撞起来,也有造成事故的危险。对此,镇上和法警队也有所防范,知道这次行动有可能会制造一些小波动。
  那批股东听说钱没了,一下子又激动起来,真冲上去,撕封条。县法院的法警,就全力阻挡,有些人开始动手,场面开始混乱起来。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恐怕会有麻烦。这时候,副镇长何国庆猛地爬到一辆警车顶上,喊道:“你们闹什么?今天要发钱!”

  听到“发钱”两个字,吵闹的股东,顿时安静下来。很多人转过身来,朝何国庆看过来。还有些没听清楚的,却继续与法警冲撞。
  有人提醒他们:“你还冲什么冲啊,那人说要发钱了!”“发钱?什么发钱?”
  日期:2015-05-13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