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5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兴的,好啊。”马小乐立刻满面春风,“枣妮,你不是没去过七楼嘛,啥时间方便,找谭姐一起去那里吃个饭。”
  “你不是说那里是专门为男人女人搞事创造条件的么?”
  “咱们不朝那方面想就是了,就单纯吃饭还不行?”马小乐这么说,是想蒙范枣妮,让她向谭晓娟提出来,看看谭晓娟的反应,到那里吃饭,不朝那方面想行么?马小乐不觉得自己过分,人都想个刺激,他还真没有过左拥右抱的感觉,如果可以,还真想试试。
  “那里面到底有些啥?”范枣妮问。
  “也没啥,就是环境豪华了点而已。”马小乐道,“再怎么说,那就是个吃饭的地方,还能有啥特殊的?”
  范枣妮也没多问,专下心来点菜,本来她也就是说说而已,并没有非要去体验一下不可的觉念。
  菜点得不多,但范枣妮也绝对没有放弃对马小乐的杀血。马小乐也不在乎,也就是个乐而已。范枣妮也知道,要不也不点什么海参鲍鱼了。
  反正今晚就是为了高兴。范枣妮已经盘算好了,吃过饭后和马小乐去泡吧,然后去宾馆住宿,那是顺理成章的事。
  事情并非都是十全十美的,总有那么点不尽如人意。吉远华和邢睿也来这里吃饭!凡事都讲个好聚好散,善好之人是这么样,恶坏之人也是如此。吉远华被贬老龄委,邢睿夹着尾巴要回榆宁,这一对狗男女的交易到此算是结束了。但两人偏偏还有点惺惺相惜,约着出来吃顿散伙饭。实际上,这饭也不纯粹是好聚好散之餐,各自还都有些后念。邢睿念的是吉远华哪天能东山再起,还能靠一靠,吉远华念的是邢睿的身子,往后没准会榆宁或者什么方便的时候,还能在她身上蠕动一番。

  不是冤家不聚头,一点不假。
  银龙国际酒店的散客区不是大庭开放,但也不是封闭的小房间,而是用木栏杆加卷帘相对隔开,入口处半悬着印花布帘。
  马小乐和范枣妮等着上菜的时候,范枣妮个急性子忍不住催促,掀开布帘喊服务员的时候,恰好看到邢睿走过来,后面跟着吉远华。阅读
  躲避是来不及了,范枣妮依旧像往常一样的口气,“邢总,也来吃饭呐。”
  邢睿有些惊慌,没想到会碰到范枣妮,惊慌是因为脱了毛。脱毛的凤凰不如鸡,况且她原本也不是什么凤凰。“嗯,来吃饭。”邢睿点头应着,有些尴尬
  “哦,吉社长,你也来了啊!”邢睿对邢睿身后进退不安的吉远华问道,“吉社长,要不过来一起吃?”
  “不了。阅读”吉远华板肃着脸,他很想扭头就走,不过觉得那样或许更没面子。不过他是不知道范枣妮在和马小乐吃饭,否则一定会转身离去。
  等吉远华从门口经过看到了马小乐时,真是苍白了脸。邢睿也看到了,极不自在。但这个时候再离开,就有些窝囊了。不过不离开,这饭也吃不下去。
  捡了一个离马小乐最远的一个小格子,吉远华和邢睿坐下来后悔!”吉远华恶狠狠地说。
  “后悔什么?”邢睿跟傻子一样。
  “不该自以为是,对邢睿那么好。”吉远华道,“没想到她还是和那***马小乐勾到一起。”
  “唉,这次要不是范枣妮,也许就不会出这么大个事了。”邢睿把那晚范枣妮请她吃饭的事一说,吉远华就听出了门道,“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你没问那个啊。”邢睿看着吉远华,眼神无辜。阅读
  吉远华气得牙根直抖,“邢睿,你知不道,这次全都***是马小乐和范枣妮搞的鬼!”
  “他们搞的鬼?”邢睿皱起了眉头,这个靠身体搏击的女人,思维没有得到充分锻炼,一时回不过神来。

  “马小乐是主谋,范枣妮是帮凶!”吉远华拍着大腿,“这次我可被搞惨了!”
  邢睿总算明白了点,尽管望不到范枣妮,但还是朝那个方向瞅了瞅。
  “这是一次有组织、有准备的预谋!”吉远华嘴唇发青,“我败了,败给了那***马小乐!”
  邢睿见吉远华这般状态,深知他的“悲愤”,也知道自己被成功地当作了突破口既然是预谋,能不能找梁书记反映反映?”邢睿希望自己能给出个好的建议,来弥补自己的罪过。
  “反映个毛!”吉远华道,“事情都到这地步了,反映有鬼用!”话说完,吉远华才感觉到有些失态,“哦,我不是对你发火,我是太窝火了。”
  “没事。阅读”邢睿倒是很平和,她跟吉远华在一起,一直是低者的形态,只是在床上的时候会像个女皇。
  本来这顿饭,吉远华和邢睿彼此还都寄予厚望,算是苦中作乐,带着伤口跳舞,但现在被打乱了,坐在桌前,完全是一种折磨。
  如果说这种自造的折磨还可以忍受,当马小乐端着酒杯提了瓶啤酒,笑呵呵走过来敬酒的时候,吉远华差一点就崩溃了。
  “吉社长,说来咱们可真是一言难尽呐。{阅读”马小乐毫不客气,拉过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人生啊,哪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一切都是天安排人做主,之所以出现遗憾,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主。”
  吉远华用差不多要滴出血来的眼睛看着马小乐,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一旁的邢睿见这场面,赶紧打个圆场,“马局长,条条大路通罗马,不管在什么位子,只要说得过去就行,反正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罗马帝国。”
  “哦,邢睿说得好!”马小乐欣赏地点着头,“有水平,太有水平了,我差点没领会得了。阅读”马小乐倒满一杯,“来,邢睿,我敬你一杯,让我长见识了,学到了东西。”
  邢睿看看吉远华,端起杯子和马小乐碰了一下,但只喝了半口。马小乐也不在乎,掏出烟自个点上一支,起身离去,“你们慢喝慢吃,我去寻找我的罗马帝国去。”
  马小乐走了,吉远华坐不住了。
  “走!”吉远华站了起来,“今天不吃了,***欺人太甚,我一定要想法子治他!”邢睿看看吉远华,那眼光复杂得让人懒得去琢磨。阅读
  两人走了,带着股无比巨大的怨气。
  “这气场,不得了!”马小乐时刻在意着,知道吉远华和邢睿离去,“那杂碎估计以后要盯着我了。”马小乐对范枣妮道,“他不会善罢甘休,估计做梦都着抓我的小辫子。”
  “防备咋样?”范枣妮问。
  “难说。”马小乐道,“他唯一下口的地方就是我跟女人之间的事情,枣妮,我说这话你可别误会我乱搞男女关系了,没有,绝对没有,都是正常交往。阅读”

  “算了吧你。”范枣妮听马小乐这么可没有好口气,“不说别的女人,就说你跟我,跟谭姐,是正常交往?”
  “我跟别的女人没有像跟你们一样呐。”马小乐好像很委屈,“我忙事业了呢。”
  “说谎脸都不红。”范枣妮端着茶杯,“马小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想去捅破那张纸而已,你说,你骑了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