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8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顿时明白了胡小英的好意。胡小英出面请葛东和石剑锋,再让梁健参加,这绝对是对梁健强有力的支持,葛东和石剑锋不会感受不到。
  胡小英打好电话,告诉梁健,一切都安排妥当。葛东和石剑锋接到胡小英的电话,都有些受宠若惊。对于县委书记来说,市委副书记请自己吃饭,那绝对是一个给面子、拉近距离的举动,他们不可能不高兴。
  尽管葛东是市委书记谭震林的人,但是葛东更加明白,在上级党委班子中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毕竟胡小英是副书记,在用人上有很大的发言权。
  但是,当他们到达酒店的时候,还是吃了一大惊。坐在餐桌中央位置的人,并不是胡小英,而是市长金伯良。
  这让葛东、石剑锋和梁健、李宁都惊讶不已。葛东和石剑锋赶忙上去跟两位领导握手。金伯良也缓缓从位置上站起来,与他们握手。
  这是梁健第一次与新任市长金伯良近距离接触。金伯良大约五十四五岁的模样,宽脸庞、宽额头、宽嘴巴,也许对他的形容,用一个“宽”字就足以概括了,他的肩膀也很宽阔。他的眼睛并不明亮,算不上炯炯有神,但是却很坦然。不过,他的动作很快,也很到位,这是梁健与金伯良握手的时候,才感觉出来的。
  他与梁健握手的时候,很有力,给人的印象很深。他还能叫得出葛东、石剑锋、李宁和梁健的名字。葛东和石剑锋他理应认识,但是李宁和梁健他应该是不熟悉的,他是靠刚才胡小英事先的介绍才知道他们的。但是他还是毫无差错的叫出他们的名字,毫不含糊,这对于基层干部,也是一种鼓舞。
  梁健早听人说起过这位新市长,大家都在传这位新市长,是足金足赤的关系户,他的关系是省委书记聂川。他和聂川是战友,才得以在五十四五岁,还从省委统战部副职的岗位,一跃成为鱼米之乡镜州市的市长。
  有些人说,这个人肯定没什么本事,不过是一个庸官,来这里也不过是过渡一下,解决一下职级,对镜州市的发展不会有任何好处,说不定还会起负作用!梁健起初也被这种言论所影响,以为就是这么一回事。
  直到今天这么近距离的与金伯良接触,梁健才意识到,其实外面传的那些评价都不靠谱。金伯良绝对不是别人所说的那种“庸才”,甚至可以说,这种人是有些大智若愚的。这从他的言行举止之中就可以看出来。
  他这个人不喜欢张扬,但与人握手很有力,给人一种稳重;他眼神中没有精明,但是目光宽厚,给人一种自信;他也许不是靠能力一步步走上记的战友肯定很多,但是提拔到市长的人,肯定不多,为什么偏偏要帮他解决这个职位,这说明他和省委书记关系好,在官场有时候关系不是比能力更加重要吗?
  想到这些,梁健就想起孔夫子的一句话“三人行必有我师”,梁健告诫自己,这位看起来“平庸”的金市长,肯定也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
  县委组织部长李宁,表现得比梁健还要激动。他本来期望见到的只是市委副书记胡小英,没想到市长金伯良也出现了,这犹如一个小孩子原本只是买一颗糖,结果人家还送给了他一颗巧克力,这巧克力体积还比糖庞大,这种情况一般都会让小孩子大喜过望!李宁甚至带着感激地看着梁健。梁健微微点了点头。
  等大家坐下来,服务员上了苦丁茶,胡小英才说:“今天很有趣,本来梁健说要请客,我说,还是我来请吧,我任市委副书记之后,还没有请过南山县的同志吃过饭呢。正好,金市长也是新来,为工作一个人住在镜州宾馆,多没意思,于是我去向他汇报了。没想到,金市长说,正好,我来请客,跟南山县的同志也熟悉一下。我说,还是我来请,金市长说,他当市长还没请过客,以后再轮到我请。我想,总不能跟金市长抢吧,于是这个饭就变成金市长请了。”

  葛东赶紧赔礼道歉:“金市长,胡书记,这应该怪我们工作没做好。我们早就应该请金市长和胡书记了。我们应该道歉。”金市长摆摆手说:“这不怪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对吧?有时候,领导不叫你,你还不敢去请领导呢,对不对?以前我就有点这样,新的领导/所以,我到这个年龄,才来当这个市长啊!哈哈。”
  听了金市长这番话,大家都是一愣,搞不清金市长说的是实话,还是开玩笑?
  如果说这是实话吧,那这话也太“实”了吧?这等于是在教下面的人如何搞关系了。但如果这是开玩笑的话,但是金市长脸上却全没有开玩笑的神态。看到大家都不出声,金伯良才哈哈笑起来:“你们是不是被我的话,给吓住了?”
  大家也跟着笑起来。金伯良说:“如果我不这么说,大家都还不能笑呢。我是跟大家开玩笑的。大家不敢接近我们,只是我们这些做领导的问题,我们下基层少了。对市里工作有个大体了解了,以后我就要到县区多跑跑。”
  葛东首先端起了酒杯,说:“金市长、胡书记我们敬敬你们,欢迎调研考察第一站就到我们这里啊!”
  金伯良转头对胡小英说:“胡书记,还是我们先敬县里的同志吧。”胡小英应和道:“是啊,今天金市长请大家吃饭,让金市长带着我先敬大家一杯吧。”

  金伯良和胡小英都是半杯红,葛东却说:“金市长和胡书记敬我们酒,我们县里的同志都自加压力,我们倒个满杯。”金伯良点头说:“葛书记,是一个有魄力的人啊!”
  梁健感觉金伯良用词也很讲究。金市长不是说“酒量好”、“很直爽”,而是说“有魄力”,“酒量好”和“很直爽”都与领导力没有关系,但是“有魄力”就是领导能力的一种了。这让葛东听起来,很是受用,喝得特别快。
  接下去,就轮到葛东他们分别向两位市领导敬酒了。一边喝酒,葛东一边将县里一些情况向金伯良做了介绍。旁边,县长石剑锋时不时将一些数据做些补充。县委组织部长李宁,为了引起金市长的注意,也找个机会,插上一两句话。金市长朝他看了一眼,李宁就已经挺满足了。
  梁健倒是不慌不忙,吃着菜,敬着酒,不时与胡小英的目光有所交汇。胡小英并没有向他传递特殊的情意,在这种场合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胡小英今天精神很好,如花的面容,在酒精升起的红晕之中,显得更加美丽优雅。
  听完葛东他们的介绍,金伯良又举起酒杯,对葛东和石剑锋说:“我先来敬敬你们两位主要领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