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5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1-25 19:46:00
  更新线----------------------
  我刚刚入水,眼角的余光就瞧见池塘中央的水波悄然荡开,底下暗流涌动,那大龟似乎已经注意到我了……
  但是我并不怎么慌张。
  因为在我的肌肤接触到水的一刹那,有种久违的欢愉感就遍布全身——这是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在岸上时,我那还算紧绷的心到此刻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放松!
  我想,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此次水下之战的胜算应该会在九成以上。
  我将全身都隐没于水下,越潜越深。
  上善若水,水又无情。水是这世间最危险的存在之一。它能于不着痕迹间要掉你的性命——就比如,越深的地方水压就会越大,当到达某种深度,人的肺脏和心脏甚至能被水给压碎!
  因此,我下深水,就冒着这样的危险,那么,大龟呢?
  那大龟既能上岸,又能入水,可见是两栖动物,而并非是单纯的水龟。
  两栖动物有一样优势,那就是它水上、陆上的本事都有点。不过,这种优势反过来又恰恰是它的劣势——因为它时而在水中,时而在岸上,对两种环境都不那么专一,结果便是它在水上、陆上的本事都不会高到极致。
  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那大龟和我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深水区对我造成的危险有多少,对它几乎也有多少。
  日期:2015-11-25 19:49:00
  除此之外,深水区还有一样好处,那就是越深的地方就越安静。这样的话,我就能清晰的感觉到我周遭的一举一动,从而判断那大龟的行止。
  我只能这么判断。
  因为在水下,我的耳朵基本上丧失听力,嘴巴除了可以吐吐气泡之外,只能用来被灌水,而鼻子更是毫无用武之地——所以,下水以后,声音和气味都已经不能被捕捉。
  至于眼睛,寻常的人很难在水下开目。就算是能开目,可视距离也非常之短,清晰度更不用提。

  除非夜眼,夜眼不但能在黑夜中视物如同白昼,更能在水下开目,不但不会觉察到不舒服,视力之强也足以明察秋毫之末。
  可惜,叔父修得夜眼,却不敢涉水;我水性精熟,却尚未能修成夜眼。
  所以,即便是我再熟悉水,再懂水性,下了水以后,也得闭上眼睛。
  至此,耳、目、口、鼻、身、心六相对我来说,耳、目、口、鼻全失功力,只剩下身和心——
  以身感,以心觉。
  以身犯,以心断。

  水的流动速度,水的温度,暗流、波纹的形成和消失……种种迹象,都代表着很丰富的信息。
  而我就擅长捕捉和分析这些信息。
  日期:2015-11-25 19:54:00
  静静的游动中,我觉察到一股暗流正悄悄的涌动着向我靠近,我周围的水温也在以一种几乎不可察觉的程度微妙的升高了极其可怜的那么一点点,嗯,似乎还有两道或者四道水波在我身后汇集,然后又荡开……
  我佯装无所知觉,继续缓缓往前游动……
  但我心中却在计算,三——
  二——

  一!
  我脚下踩水,猛然转身,眼镜急睁,那大龟的影子赫然出现在眼前!
  而此时此刻,原本被我衔在口中的丁兰尺已经到了我的手上!
  我斜刺里大力一挥,模模糊糊中,尺锋已经从那大龟的脑袋上砍过!
  一股黑血立时涌了出来,在水下弥漫。
  那大龟急往上游。

  我心中暗呼一声:“可惜!”
  刚才那一砍,伤到了大龟的脑袋,可惜却错失分毫,没有割断大龟的脖颈。
  我在水下对角度和力度的把握,仍旧是无法达到陆地上的水准。
  但既然已经伤到它了,它的锐气就折了,接下来的事情应该也会好办的多。
  日期:2015-11-25 19:56:00

  我重新闭了眼睛,也踩水往上急速浮动,片刻后,脑袋露出水面,缓了一口气,再看那大龟,距离我只有一丈多远,也浮在水面上,眼睛之后一寸之处有道长长的伤口,仍在汩汩冒血。
  “好!”
  岸上突然传来一声雷鸣般的喝彩,吓我了一大跳!
  我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池塘周围站满了人,不但有叔父、天然禅师和庙里的一众大小老少和尚,卫红等人也在。

  他们各个脸色都不怎么好,神情既惊惧又兴奋。
  叔父大声道:“你伤着了没?我瞧见水下冒上来不少血!”
  我道:“没有!血都是乌龟的。”
  叔父点点头,道:“小心,龟孙子记仇,吃了亏就更危险!”
  我“嗯”了一声,去瞧那大龟,只见它正恶毒的盯着我看,一双眼睛实在丑陋邪异,看得人分外不舒服。

  它也不动,就静静的浮在水面上,直勾勾的看我。
  我潜下水几次,想引诱它也下水,继续在深水区拼斗,可是它竟丝毫不为我所动。
  吃一堑,长一智,伤了第一次就不来第二次,足见这大龟的狡猾。
  水中行止对身体的消耗本就是陆上的几倍,敌不动,我频动,体力消耗更剧,这大龟恐怕正在打耗死我的注意。
  我想了想,决定换个策略。
  日期:2015-11-25 19:56:00
  我也浮在水面上,光明正大的朝着那大龟游了过去。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大龟的眼神明显一怔,继而又添了许多歹毒——恍惚间,我都要把它当成一个人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已经不足三尺远!
  “沉底儿!”岸上的叔父陡然大喝一声,我想也没想,身子已经沉下水去!几乎是在同时,我眼中余光扫见那大龟的嘴巴猛然张开,只听“啵”的一声响,那团白花花的“痰”几乎是擦着我的头顶飞出,刻骨的阴寒激的我在那一瞬间几乎浑身冰冻!
  那大龟已然扑了下来!
  我铤而走险,为的就是要它这样!
  它下水是为了咬我,我就在它下水的瞬间,猛然睁开眼睛,瞅准了它脖颈的位置,丁兰尺直戳而上!
  在水下,戳比砍更省力,更直接,更迅速!

  我坚信这一次能把那大龟的脖颈戳个窟窿!
  不料,就在我把丁兰尺戳出去的那一刻,两道幽冷的目光猛然迸入我的眼睛,刹那间,如遭电击,我浑身上下一个激灵——丁兰尺在刚刚触及那大龟脖颈的时候停了下来,我浑身变得冰冷、沉重、无力,开始往池塘深处沉下……
  日期:2015-11-25 20:02:00
  我拼命的想要挣扎着动起来,可是从脚底心到头发根,居然没有一处是能动的!
  我就像一根铁柱子,毫无浮力的往水下沉去。
  坏了,坏了!
  那大龟的眼睛在水上不怎么厉害,只是丑陋邪异,可是万万没想到,在水下,与它的目光对视,身体竟能被禁锢住!
  不,也许被禁锢住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我脑海中所想要做的一切都与身体无关,灵魂和身体处在两个世界。

  我心中陡然一阵绝望。
  原本我乐观的想,胜算是在九成之上的,前提是没有意外——结果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其实我应该想到的,这大龟和猫王,以及獭怪,都是动物日久天长加以异法,得了邪性,非同寻常……它们浑身上下最厉害的地方应该就是眼睛。
  大意了,大意了。
  我急切的想闭上眼睛,可是连眼皮也已经不由自主,不受控制。
  我往池塘底部坠去,那大龟也尾随而下,虽然目光再未与我的眼睛对应,但是那诡异的感觉,却一路不舍,如影随形,深映眼前!
  我会沉向何处?

  池塘底?淤泥下?
  池塘的淤泥底下会是另一个世界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