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7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邱小龙盯着谭震林说:“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不过是对下面的小官僚来说的,你是市委书记,整个镜州市,还不是你说了算!你上次吃饭的时候,亲口答应让我们小龙矿业重新开业。你都答应了,还有谁敢说一个‘不’字?”
  谭震林加重了语气,对邱小龙说:“是江中省省长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倒给我说说看。”邱小龙反驳说:“我已经听说了,人家都在说,你是为了讨好张省长,才决定推动那个什么休闲向阳。你有没有为我考虑过,没有小龙矿业,我们都得死!”
  邱小龙特意加重了“我们”这个词,使得谭震林瞳孔微微一缩。他说:“邱董,你得注意说话了。别人怎么说,你自己得掂量。就算我真的在讨好张省长,那有什么不对。张省长今后很有可能担任省委书记,如果跟张省长关系搞砸,以后将我调走,我倒要看看,对你又会有什么好处!”
  听到谭震林这么一说,邱小龙顿时语塞。如果谭震林真从市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对于他邱小龙绝对没有任何好处。邱小龙脸色一转,从阴云密布、打雷下雨,直接就变成了阳光灿烂。
  邱小龙说:“谭书记,是我邱小龙鼠目寸光。我认错。但是,难道就任由他们搞所谓的休闲向阳吗?那我们矿业怎么办?以后,没有石矿,我们不是要成为无根之源?”
  谭震林笑笑说:“邱董,你平时不是有很多办法吗?这次,怎么跟无头苍蝇一样!我允许他们搞休闲向阳,但是并不保障他们搞好啊!我支持搞休闲向阳,就算是向张省长表态了,你省长喜欢什么、想搞什么,我已经全力以赴了。但是如果没有搞成,或者搞出问题来,这就不是我的错了,一是证明这个事情的理念本身就有问题,二是下满具体的操作者有问题,谁主抓的时候,出问题,谁要负责!”

  邱小龙渐渐脸上露出了奸笑:“谭书记的意思是,你让梁健回到南山县去,是等着他出事情,然后一举将他拿下?”
  谭镇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今天你不来找我,我也正好来找你。”邱小龙露出期待的目光:“谭书记,请吩咐。”谭震林说:“你矿业的小股东,不是有一大批吗?不是还有一批听说你的矿业要重开,还追加了投资吗?如果他们听说,县里和镇上又关闭矿业,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邱小龙说:“这帮人,肯定会发疯的。”谭震林说:“对于发疯的小股东,你为什么不去适当发动一下呢?”邱小龙恍然大悟一般说:“谭书记的一席话,真让我感觉醍醐灌顶啊!我就去说,是县委和乡镇党委不让发展石矿了,大家的钱都要打水漂了!”
  谭震林摇了摇头说:“邱董,你并没有醍醐灌顶,否则不会这么说了。你说县委和乡镇不让开,这有什么用?你让那些发疯的小股东,到底去找谁呢?一定要落实到人。你就直接说,是谁,不让开,谁为了自己的政绩,不顾他们这些小股东的死活!”邱小龙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梁健!还能是谁?就是梁健!我让他们去找梁健这家伙!”
  谭震林终于是靠到了椅背上,阴险地笑了起来“这回,你算是醍醐灌顶了!我再教你一招。有句话,叫做法不责众,在群众上访时,因为冲突某位领导收点伤,一般也是追究不到谁的头上,特别是在混乱场合,都不知道是谁出的手,就更加不知道该找谁了!”
  邱小龙说:“明白了!”邱小龙当时就是小混混起家,今天谭镇林交给的事情,让他感觉有些回归主业了。
  这天晚上,邱小龙就让他手下的副总董前通知几个重要的股东,晚上一起到小龙矿业厂里开会。那些入了股的大小股东接到通知,都去了。方阳家的一个亲戚,也在小龙矿业里面入了股。
  镇人大主席方阳当时作为镇上领导入股的时候,是带着这个亲戚一同加入的。但是,后来方阳退出的时候,这个亲戚说,有分红干嘛要退出,就没有退出来。后来,石矿遭遇了关停,就如热锅上的蚂蚁,来求方阳帮忙,可是方阳也已经没有办法。这个亲戚就悻悻而回。后来又听说邱小龙搞定了上面的关系,石矿又要重开。
  这个亲戚又高兴起来,说好在当时没有退出,石矿这个产业是暴利,不会关闭。今天被叫去开会,这个亲戚和其他小股东一样,都以为石矿马上要重开了。
  结果等待他们的是一盆冷水。邱小龙说,石矿本来要好好的开了,但是被一个家伙从中作梗,石矿又要开不成了!那些股东都是惟利是图,什么休闲向阳之类的,与能偶挣钱相比,根本就不是事。他们的愤怒很容易就比点燃,大喊:“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谁?我们去弄死他,问他到底想要干嘛,要这么千方百计挡我们的财路!”
  邱小龙当然很是乐意告诉他们:“这个人,叫做梁健。”小龙矿业副总董前,还担心大家弄不明白梁健是谁,就补充道:“这个梁健,以前当过向阳坡镇的党委书记,现在已经是南山县县委副书记,只要他在南山县,我们的石矿就开不了了。他就是要推什么休闲向阳,为的就是升官!”
  “我们明天就要去找这个梁健!”“谁不让我们挣钱,我们就去找谁!”“弄死他,弄死他!”
  方阳的这个亲戚,也被这种情绪感染了,会议结束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给方阳打电话说:“那个曾经当过党委书记的梁健,不是东西!石矿开不起来,都是他的错!明天,我们所有人都要去县委,让他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
  方阳赶紧劝说,这个事情完全不像邱小龙煽动的那样,请他们一定要冷静下来,别胡乱惹事,否则,小心被公『安』逮捕。那个亲戚说:“法不责众,我们谁怕谁!”
  方阳放下电话,很是不放心,他马上拿起电话,打给了女婿何国庆。何国庆一直盯着邱小龙的事情,他已经收到消息,听说邱小龙今天晚上召集了小股东开会,但是并不知道会议内容。
  一听丈人所说,何国庆吓了一跳。这分明是邱小龙在煽动股东,利用他们记打电话,让他有个准备。
  邱小龙给梁健打去了电话。梁健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这种情况,他是有心理准备的,担任了党委副书记,有时候就会处于风口浪尖,会直接面对很多矛盾纠纷。这是他必须经受的考验,直接面对群众,解决实际矛盾,这是他这个层面的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能力素质。只是他没有想到,小龙矿业那批股东会来得这么快。
  梁健镇定地说:“国庆,谢谢你的消息。我有数了。”
  何国庆还是不放心:“梁书记,我觉得,明天你最好避一避,别去县委了。群众的情绪,有时候是一时冲动,避一避,冷下来就会好的。”
  梁健说:“我心里有数的。”
  何国庆还是不放心,将听到的这一事情,向傅兵和王雪娉都作了汇报。这时候已经很晚,要碰头也已经来不及。傅兵和王雪娉在电话中进行了交谈。王雪娉说:“关于这个紧急情况,还是傅镇长与梁书记专门报告一声吧,未雨绸缪,要有足够的准备才行。这批股东,可都不是好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