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说尊敬,正如那句话说的:不是你说你是什么人,你就是什么人;而是你对人什么样,你就是什么人。你对人慈爱,你就是个慈爱的人;你对人刻薄,你就是个刻薄的人;你对人谦卑,你就是个谦卑的人;你对人骄傲,你就是个骄傲的人。人的生命品质,总是在、也只能在对别人的态度上浮现出来。
  徐男和我对她们好,她们就懂得对我们好,人,是感情动物,大多数人,都是懂得感恩的,当然有一些是不行的。
  不过这部分很少。
  她们在放风场上聊天,晒太阳,今天天气好,天气预报说今晚就开始天冷了,趁着天气好,多晒晒太阳。
  女犯们在放风场聊着,我走过去,和大家打打招呼,大家也和我打招呼。
  我坐在了角落的那一侧,我点了一支烟,我习惯来放风场的这里了,因为这里,是我经常来找柳智慧的地方,人真是可怕,是习惯性的动物,竟然习惯了到这里就来这个角落。

  我也晒着太阳。
  女犯们过了一会儿后,都被带走了。
  带走了之后,我也该离开了。
  身边一个声音:“在干什么?”
  我一转头,是柳智慧。
  她出来了。
  我看她出来,就没有走的意思,想和她聊聊,因为她漂亮,因为她很漂亮,因为她非常漂亮,因为我想上她。
  人就是这么**裸的自私,目的性。
  我说道:“呵呵,本来我都要走了的。但是你一来,就,聊聊吧。哎,我和你说,我现在来这里,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习惯了直接走到这个角落来了。”
  柳智慧站在我的旁边,说道:“今天天气很好。”

  和她聊天,都有些答非所问的味道,她很自我,她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说其他。
  我说:“是吧。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要走了,你突然叫住我,想和我聊什么?”
  柳智慧说道:“帮我拿几本书吧。”
  我说:“可以,你让她们拿就行啊。现在监区基本上我们管。”
  柳智慧说:“监区的女犯们有福了。遇到那么好的一个人来管监区。”
  我说:“呵呵,谢谢你夸奖。”
  柳智慧问道:“西方哲学史,你看过吗?”
  我说:“木有。”
  她说:“帮我找找这些书吧。哲学类的。”

  我说:“开始研究哲学了啊。”
  她说:“嗯。我自己想结合自己的所学,写一本书。”
  我愣住,然后说:“你写书啊?”
  她说:“是。”

  果然是做大事的人,脑子不仅好使,而且还特别的能干。
  我问:“想写出个什么来?”
  她说:“我不会让你看的。”
  我说:“有那么要紧啊,还不给我看。”
  她说:“我写书,写给我自己看。”

  我说:“好吧,我也不问为什么了。反正你是一个怪人。话说,我问你啊,你怎么做到表情从来不变过的,不惊不喜,不怒不忧,就这样,静静的,你表情定格了。”
  她说:“少说点废话。”
  我说:“唉好吧。还是那么个性。”
  然后我站了起来,说道:“好吧,我该离开了。”

  她突然问我道:“如果我想离开这里,你会带我出去吗?”
  我心里一惊,扭头看柳智慧,我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问。
  我问道:“你想离开这里?逃离这里?”
  她定定看着我。
  我问:“你为什么想要逃跑!如果被抓住,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我帮你逃离,我会有什么下场你知道吗?”
  她说:“我出去几天就回来。一次出去几天。”
  我说:“不行!你会害死我,也会害死你自己!”
  她没说话。
  我问:“到底想出去做什么?要不你先和我说?”
  她说道:“做完了后,我会告诉你,没做,我不会和你说。”
  我问:“那你不说,还想着我带着你出去?”
  她说:“二十万!”
  我说:“不行!你知道我付出什么代价吗,我被抓到,会死的!而且,我怎么带你出去,这里的安检那么的严格!”
  她说道:“让我穿上**假扮狱警,让你的人,徐男沈月等几个下班后随我一起去停车场,就可以出去,然后不要让人查我晚上在不在监室。”

  我说:“你连怎么出去都想过了啊,你这想法好。很厉害,但你告诉我,你出去干什么!”
  她说:“这个事,有利于你,有利于我,而且,你能拿到钱!”
  我说:“到底什么事嘛?”
  柳智慧看着我,说道:“总之,是好事。”
  我说道:“算了吧那,你都不告诉我,而且,万一你一出去了,跑了怎么办?”
  柳智慧说:“我不会。”
  我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跑了你知道我们几个会完蛋的!”
  柳智慧说道:“我不会跑。”

  我说:“呵呵,算了吧。”
  柳智慧说:“不行吗?”
  我说:“很重要的事吗?非要亲自出去吗,我帮你不行吗?”
  柳智慧说道:“不行。”
  我说:“是要见你男人吗?”
  柳智慧说:“不是。”
  我问:“那你说,到底是什么嘛!”

  柳智慧说:“我不能和你说,这事情做完了之后,我可以和你说。”
  我说道:“到底什么嘛!你也是让我郁闷了,算了不说算了,我帮不到你。”
  她静静看着我。
  我不懂她到底要出去干嘛,我怎么敢帮她啊?
  这要被发现,我他妈要被开除的,而且还说让徐男沈月等人一起帮助她出去,靠,开什么玩笑,会完蛋的!

  可我真的很好奇,她到底要出去干嘛?
  可是她又不肯说,到底是出去见男人,还是见男人,还是见男人去了?
  除了要亲自出去见男人,约会男人,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她出去的理由。
  想到她要出去见其他男人,我就吃醋,我就不爽,妈的不许见男人!
  她看着我,说道:“我出去是有件事必须要办!是针对某个人,不是约会男人。”
  我急忙说道:“我,我没这么想。”
  我突然想到,她是看懂人心的,我欲盖弥彰是没用的,我说道:“好吧,其实我有点吃醋。”
  她说:“可不可以。”
  我说:“唉,我先考虑吧,听起来好像挺可行的,可是一旦某个环节出了一点错!我就会,我们就会全部完蛋!”
  她说道:“谢谢你。”
  我说:“我还没帮你呢,你谢我干嘛?”
  她没说话了,然后转身过去,做她的运动去了。

  奇怪的女人。
  我对她的好奇,比贺兰婷,比黑明珠,比一切我认识的人的好奇程度都强烈,我真的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犯了什么进来,然后,她到底什么背景,她脑子里到底每天想什么东西,她要干嘛?
  唉,我觉得我好累啊,挖空自己想要去搞清楚另外一个人的想法。
  回到了办公室,我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办公室门被敲了,我说请进,看到沈月,沈月进来后,说a监区送来一个女病人,让我去看。
  日期:2015-12-10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