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小英对梁健说:“要不你们继续,我先走一步?”康丽说:“好啊,我会陪好梁书记。”梁健却站起来说:“还是不了,酒也喝了不少了,我和胡书记一起走。”对康丽这个妖艳的女人,梁健觉得自己可能会缺乏抵抗力。他可不想一个不慎,又和康丽发生什么,当然在内心里,或许也有这么少许的期望。
  但,这些都是身体的想法,不是理智的梁健的想法。为此,这个晚上,他选择逃离。康丽也笑着站起来:“好像我会把梁书记给吃了一样。好吧,不勉强你们,下次不醉不归。”
  快到市行政中心,胡小英不由感叹道:“这个市委副书记的岗位,真的很忙,对女人来说,真不合适,不能干长。”

  梁健说:“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快点当上市长。”胡小英笑道:“你以为这是跳台阶啊,刚当市委副书记,就去当市长。我这次能到这个位置,听说,跟那次张省长来考察有很大关系。”
  梁健说:“应该是你那次在乡镇座谈会上的表现,引起了张省长的注意,得到了他的赏识。”胡小英说:“我和张省长素不认识,也真是奇怪。只能以更加努力的工作,报答领导的重视。”梁健笑说:“但是,你也要注意身体。”胡小英笑笑,点了点头。
  第二天,梁健打电话给胡小英,问她昨天晚上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胡小英说,是神鹿县的国道上一辆危化品车侧翻,化学物品流入了溪流,急需紧急处理,目前情况已经稳定,交给县里善后了。
  胡小英还告诉梁健一个重要消息,经过市纪委的谈话调查,市残联理事长钟健康终于对自己的经济问题进行了交代,因为涉嫌经济犯罪已被移交市检察院。这等于是说,钟健康将永远不可能回到市残联理事长的位置上了。
  这个消息对于梁健来说非常重要,也是他最想听到的结果。
  这天下午,梁健接到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李良朋的电话,李良朋说:“因为市残联理事长被立案调查,明天上午,市委组织部要来市残联明确一下暂时主持市残联理事会工作的人员。你是副书记,所以,直接跟你联系了。”
  梁健说没有问题,他会负责通知到位。放下电话,梁健将办公室主任黄忠强叫了过来,对他交代了有关市委组织部要来的事情,让他通知好班子成员。
  其实,自从市残联理事长被带走之后,整个市残联理事会的班子和中层干部都有种惶惶不得终日的感觉。梁健对这种氛围有所感觉,大概一直以来,市残联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家屁股底下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干净。
  黄忠强是办公室主任,整天跟着理事长,很多该拿不该拿的都拿过了。如今钟健康进去了,他真不知以后自己的命运会如何。这时候,当着梁健的面,他问道:“梁书记,你说,这次市纪委搞完了钟理事长,还会不会找其他人的麻烦?”

  梁健笑说:“这谁知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黄忠强苦着脸赶紧说:“没有,没有。”就走开了。
  第二天一早,市委组织部分管干部的副部长李良朋和科室的一个副处长,来到市残联理事会召开班子会议。李良朋将有关情况进行了通报,市委研究决定,提议免去钟健康市残联理事会理事长的职务,到时候让理事会按照有关规定履行免职手续。
  李良朋还强调,在新的市残联理事长到位之前,暂时由副理事长兼党组副书记梁健主持工作,请大家齐心协力抓好这个过渡阶段的工作,确保这段时间的工作不断档。
  梁健也表了态,明确了这段时间的工作重点。会议结束后,梁健将李良朋送出去,李良朋上车之前,跟梁健握了握手说:“梁书记,这段时间辛苦你把好市残联理事会的关,恐怕梁书记在这里也不会呆很久。”
  这是话中有话了,梁健说:“谢谢李部长提醒。”
  回到办公室后,梁健刚坐下,范晓离就走了进来。她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快乐,说道:“梁书记,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梁健看着眼前这个清纯靓丽的女孩,心里也是快乐的,说道:“这不是特意为你做的,这是我以对工作负责的态度,才这么做的。”他不想让范晓离特别感激自己,才以这种公事公办的方式说话。经历了情感波折,梁健对女人的心理也慢慢有了一些体会,有时候,如果不想让对方爱上自己,就得在细节处注意把握分寸,女人是感性的,有时候,就是那么一个小细节也许就打动了她,让她死心塌地爱上你。既然,不能去爱对方,梁健也不想让对方爱上自己,这不仅会成为一个麻烦,也是一种不负责任。

  范晓离的目光飘到了窗口,落在那盆绿植上,说:“梁书记,这盆栽现在可以交给我了吧?”梁健笑笑:“当然可以。”范晓离走过去,拨开盆栽的叶子,从里面轻轻取出了一个针孔摄像头,转身,她随手将摄像头扔进了梁健桌上的茶杯中。摄像头浸水就没用了。
  范晓离看一眼梁健,笑得妩媚动人,说:“我替你去洗茶杯。另外,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
  梁健知道范晓离是真心想要感谢自己。这两天市编办马上就要把她参公的事情批下来了。可是,梁健还是不想单独与范晓离一起出去吃饭。
  这女孩子虽然给人的最初印象是胆小的,害羞的,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梁健知道,她骨子里其实有一股敢作敢为的劲。他不想给范晓离以什么幻想,便说:“吃饭的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你的参公批下来了,我离开的事情也定下来之后,我请你。”
  “什么?你要离开?”范晓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只眼睛瞪着梁健。
  梁健这次是说漏嘴了,这本是组织上的暗示,他却不留意就说了出来。于是,梁健赶紧补上:“当然,现在可不会走。”
  在范晓离的概念里,如今钟健康被送进了监狱,主要领导的位置空了出来,当领导的最佳人选,应该就是梁健了,而且他已经开始在主持工作了。
  如今,被梁健这么一说,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想当然是没有根据的。梁健本非池中之物,这么年轻,又这么能干,他到残联来,恐怕不过是被人陷害,只要形势一好,他马上会犹如飞龙一般飞走。
  范晓离参公之后,就不可能离开市残联了,这可能就是她退休的归宿;而梁健,前途似锦,这里不过是他无数台阶中的一步。这就是范晓离和梁健之间的本质区别。
  想到这个范晓离的心情忽然暗淡下来。以往,她对梁健隐隐抱着一丝期待和希望,今天她才知道,这不过是痴心妄想。她低下头,声音低落地说了一声:“那好吧,听领导的。”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日期:2015-05-11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