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6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过酒之后,范晓离看着梁健说:“有时候,我真想离开这个现在这个单位!”梁健眼睛稍稍睁大一些道:“为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在这样的部门清闲一点不好吗?”
  范晓离说:“我父母也是这么想。可是,这次原本有参公的机会,但是领导就是不肯给我。我知道,这主要是钟理事长的问题,我也知道他要什么!”
  梁健在那次迎接他的晚餐上,看到过钟健康对范晓离垂涎三尺的样子。为此她所说的“我也知道他要什么”,这句话的意思,梁健很是明白。他说:“所以你想离开?”
  范晓离说:“我知道,这次党组会议上,本来是要通过我的事情。可是,后来又因为钟理事长,他不同意,我的事情又搁置下来了!我真有些不想干了!”

  梁健看着屋前空地上烤羊肉飘起的烟,然后转过头来:“如果你不放弃,别人想要剥夺你原有的东西,就会很难。但是如果你自己先放弃,那正好让某些人得逞。”
  范晓离转过头来,看着梁健:“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放弃?”梁健说:“绝对不要放弃。我觉得,这事肯定能成。”
  范晓离神色低落:“可是,只要钟健康当理事长,我肯定没有机会,除非我答应他的要求。”梁健转过脸来,看着范晓离:“我有一个办法,但是需要你帮一个忙。”
  范晓离说:“是什么?”梁健说:“你坐到我这边来,我告诉你。”
  范晓离脸上一红,梁健让自己过去一起坐,这是不是透露着梁健对自己的心思?在来的路上,范晓离就将脑袋靠在梁健身上,她对梁健有种与生俱来的好感。为此,梁健让她坐过去,与钟健康让她坐过去的感觉,有着天壤之别。
  此刻范晓离心里,多的是一种少女的“嘣嘣”心跳。
  范晓离坐到了梁健身边,闻到他身上男人特有的味道,心里更是一荡,口中轻声道:“梁书记。”
  梁健却没有其他过多的想法,他让范晓离过来,并不是想要做出什么特别的举动,而是下面他要说的话,只有在耳边说才安全。他对范晓离说:“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范晓离看着梁健说:“对钟理事长监控?”梁健说:“没错。”范晓离说:“可是我没有那种小的监控设备啊。”梁健说:“这个我可以去联系好。本来,这个事情,我不屑去做,但是钟健康这样的人,实在有些可恶,我们是不用跟他讲君子之道了吧?”
  范晓离说:“跟他讲君子之道,那就是浪费。梁书记,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说着,范晓离看着梁健的眼睛。
  这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其实也隐含着其他更多内容。梁健经历过两次婚姻,也经历过一些女人,在这方面,不算傻子,也不是听不懂,但是他告诫自己,不能接招。自己是很快就会离开市残联的,他不想做任何可能伤害范晓离的事情。
  几步远处,烤羊肉的火光映照在梁健的脸上,使得他看起来颇为英俊。梁健本是不屑跟市残联理事长争执什么,但此人实在可恶,梁健忍不住技痒,也给他点厉害看看。
  回去的路上,驴友俱乐部的车友,将梁健他们送进市区。范晓离喝了酒,浑身有些发烫。她看到跟他一起坐在后座的梁健,一动不动看着窗外,她心里有些忧伤,难道梁健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嘛?还是他因为我的一只眼睛不好,对我有些嫌弃呢?
  这时,梁健正好转过头来,忽然触碰到范晓离的目光,带着忧伤,就如受伤的绵羊。梁健不忍,伸手握了一下她的手。

  这个举动无非是要给她一点力量和自信的意思。范晓离毕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只是有些小小的自卑,她看到梁健理她了,就开心起来,又将脑袋枕在梁健的肩头。
  梁健也不移开,任由她有些微微发烫的小身体靠着自己。但他不想让范晓离有更深的误会,仅仅是轻握着她的小手,再没有其他举动。
  到了住处,谢过了那位驴友,梁健为范晓离打车,范晓离看梁健没有邀请自己上楼的意思,她毕竟也是一个小女孩,不好意思送上门去,就说,她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梁健坚持为她打了车,与她挥手告别。
  第二天上午,梁健到了办公室,时间还比较早,办公室其他两个家伙都还没有来,但是范晓离因为要给领导泡水,收发报纸,到得都比较早。
  梁健将一个小小的封袋,交给了范晓离,轻声说:“别在一个不太让人注意的地方,然后拨开后面的开关,边上小点是绿色的,说明就已经在摄像了。”
  范晓离没有多说,就将东西收了起来。这天上午,市残联理事长钟健康一直在办公室里,鼓捣他那些小古董,有些他是准备转手的,有些本身就是赝品,他是要卖给下属或者下面事业单位的负责人的,那些家伙如果不识抬举,那些什么康复中心主任等等头衔明天就可以给他们摘掉。
  虽然只是在市残联的一把手,单单是鼓捣鼓捣古董,小日子就过得极其滋润了。甚至从内心深处,钟健康还有些看不起那些发改委、建设局等大部门的一把手,整天压力这么大,干死干活,也就赚这么点钱,还不如自己逍遥快活。
  看完古董,他想起了美女。就拿起电话,给范晓离打了电话,让她进去一下。
  范晓离进了他的办公室,眼神在房间里留意了一圈,心中想的是哪个地方,适合藏摄像头的?钟健康不在意范晓离看的是什么,略带热情地说:“晓离,坐一坐。”
  范晓离坐了下来。钟健康就拿暧昧的眼神,打量着范晓离,说:“晓离,这段时间辛苦吧?”范晓离心道,虚伪。嘴上还是应付着:“还行。”她打量着钟健康的身后,那里是一堵墙,上面是一副裱好的山水画,据说是某个名家的,很值钱。反正范晓离看不出有多值钱。
  她感觉钟健康身后,是不适合藏摄像头的。

  钟健康看到范晓离有些心不在焉,就说:“晓离啊,这次你的参公问题,经党组研究,没有通过,你有没什么想法?”
  范晓离说:“我有想法有什么用,这还不是你们领导说了算?”她的目光又看了看左边和右边。左边是窗子,窗帘是卷轴的米色窗帘,如果黑色的针孔摄像头别在上面,很容易被发现。
  右边是两个大书柜。看到这个书柜,范晓离就有些想笑,这个钟理事长根本不是一个读书人,书柜里的书,也都是一些书套子,纯粹是为装饰好看。这个里面放摄像头,恐怕也不合适,被玻璃橱挡住,恐怕也不清晰。范晓离感觉有些费脑筋了。
  钟健康又说:“晓离,其他你都没有问题,可是我观察,你有点小放不开。如果你再大胆一点,放得开一点,我承诺马上把你参公的事情办好。”
  范晓离听着钟健康几乎是赤果果的言辞,站了起来说:“钟理事长,我回去再考虑考虑。”钟健康看着范晓离走出去,就说:“对对,你再考虑考虑。”
  钟健康瞧着范晓离曼妙的身影,不由咽了一口唾沫。
  这天下午,钟健康去开会,范晓离拿办公室的钥匙,开了门又进了钟健康的办公室。她寻找着什么地方藏梁健交给的针孔摄像头更好。只剩下沙发、饮水机等地,但是都觉得不太合理。她正在纠结,钟健康忽然开门进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