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6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残联要开党组会议了,办公室范晓离拿了通知给梁健,是第二天下午三点的会议。看完通知,梁健拿着水杯,给绿色植物上洒了点水。他知道,这盆绿意昂扬的盆栽下面,可是一个一直盯着他的摄像头。梁健心想,好在自己没有在办公室里,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否则被监控录像拍了去,就真的是死翘翘了。
  梁健盯着这棵盆栽,忽然想到了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这么想着,梁健就想到了永州市特警支队的郎朋。自从上次很好的完成了保护任务,郎朋已经被高市长提拔为副处级,这是给予他的嘉奖。
  听到梁健的声音,郎朋自然也很是高兴,问候了梁健,又问他有什么需要。梁健说,多天没有联系,联系一下。另外,向他要一个针孔摄像头。郎朋没有问他有什么用,说这好办,马上让人送过来。梁健本说,不用这么麻烦,只要邮寄过来就行。

  干警察这行使得郎朋更加警惕,他说,不用邮寄,永州和镜州不远,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让手下送过来。梁健也就不再推辞了。
  梁健当然没有在办公室鼓捣这个摄像头,拿到之后,他就放在了车上,等待时机。
  第二天的党组会议,主要讨论下属一个聋哑学校要采购医疗设备的事情。梁健很惊讶,这批设备的采购没有进入招投标程序。市残联理事长钟健康解释说:“这家设备提供商,已经跟我们合作了好多年,他们提供的设备,大家都是认可的。所以,这次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搞招投标了,我们班子会议讨论一下,通过就行。”
  梁健心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作为党组副书记,在班子会议上,他还从未发过言,就说:“我不大清楚我们理事会议以前的工作方式,不过,据我了解,全市部门涉及大件采购,都是要进入招投标程序的,这也是对我们干部自身的一种保护。刚才,钟书记所说的这家公司,或许是跟我们合作过多次,是诚信可靠的,但万一出现虚报价格等事情呢?到时候,审计起来,我们就连退路也没有了。”

  大家没有料到,梁健会与理事长钟健康对着干。钟健康凭着老资格和与市委书记谭震林的关系,这些年在市残联树立了绝对的权威,他容不得班子里有其他的声音,听到梁健这么说,他就说:“这件事,我们还是举手表决吧!”
  梁健看到的场面多了,钟健康这么坚持,更加说明,这其中有问题。梁健说:“如果大家都同意钟理事长的意见,那就通过好了,只要在会议记录下写上一句,党组副书记梁健保留意见。”
  钟健康狠狠地瞪了梁健一眼,然后对办公室主任黄忠强说:“那你就记录一笔,这件事情就算通过了。”
  下一个议题,本是办公室上报的关于范晓离参公的事情。钟健康心情不快,又加上上次本想潜规则范晓离,结果自己却喝醉了,到嘴的鸭子飞走了。他就说:“范晓离的事情,也等下次再讨论吧。我看,小范还是要再考验考验。”
  其他人都不敢吱声,他们都明白钟健康打的是什么主意,心照不宣。梁健本要提出自己的意见,但是由于刚才自己反对了钟健康的事情,此时提与不提效果都是一样的,并且自己越是提得多,恐怕范晓离的事情,越是不容易办成。
  于是,梁健也不说话。
  快下班的时候,范晓离给梁健发了一条短信,问他晚上有没有空。梁健说有空。范晓离说要请他吃饭。梁健感觉整个残联理事会都很诡异,在办公室里装监控,那么说不定也有人跟踪他呢。于是,他就说,晚饭不用了,他送她回家,有事情路上说。

  范晓离答应了。
  为了送范晓离,梁健故意晚点下班。
  停车的院子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范晓离坐入了梁健的车里,随着外边微微发凉的空气,范晓离带进了一丝清香。梁健的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范晓离就抽泣起来。
  看着一个妙龄女孩在自己身边哭泣,梁健还真有些不知所错,安慰道:“范晓离,你怎么了?”范晓离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抽泣。梁健又道:“范晓离,你别哭啊。”
  范晓离微微抬了下头,对梁健说:“我不想这么回去。我这么回去,心情会更糟。”看来这小女生的确是有些想不开。梁健心想,作为单位的领导,他也有义务开导开导她,于是问道:“你不想回家,那你想去哪里?”
  范晓离说:“我也不知道。”梁健心想,那就这么随便开吧,先开出市区再说。
  车子沿着一条主干道,一直向北缓缓开去。范晓离一直在默默抽泣,梁健想,女孩子哭的时候,那就让她哭吧。

  范晓离哭着哭着,就将脑袋一歪,靠在梁健肩膀上哭起来。梁健一愣,但是他又不好意思,让范晓离把脑袋移开。毕竟,如今范晓离心情很差,如果自己那么做,恐怕会让范晓离更加想不开。于是,他就当不知道,继续一路往前开。
  竟然来到了驴友俱乐部。
  这个驴友俱乐部,在镜州市北部的一座山脉下面,光线渐渐暗下来的秋日傍晚,天空很高,山脉是蓝色的高大,坐落在山脚下的俱乐部,很有些不同的味道。
  上次来这里,好似,已是好几年前与余悦一起来过吧?
  想起余悦,梁健就被一丝思绪击中,如今已经去美国的余悦,在大洋彼岸应该还好吧?带着一丝怀旧,梁健将车子开入了俱乐部。
  梁健脑袋一歪,对范晓离说:“我们在这里吃晚饭吧?”范晓离没有来过这里,看到门口几个男人正在烤羊肉,炭火摇曳,有一种别样的氛围,她就点了点头,跟着梁健一起下车。
  两人找了一个外面的位置坐下来,烤羊的炭火,将一丝丝暖意传递过来。店老板来的时候,梁健说:“老板,我们也能分点羊肉不?”店老板说:“行啊,给你们来一点吧!要来点什么酒嘛?我们这里有家酿的米酒,味道不错,就着羊肉吃,很特别!”
  梁健惋惜地说:“可惜我开了车。”
  店老板朝梁健笑笑说:“这有什么打紧,我们这里是驴友俱乐部,很多驴友会开车,待会我们免费代驾。你有这么一个漂亮女孩陪同,如果两个人不喝点酒,真是浪费了这美好的秋日晚上和这份完美的烤羊肉了!”
  这店老板很会做生意,或者说很会洞察客人的需要。梁健爽快地说:“行啊,就这么定了。给我们一盘羊肉,两斤米酒,其他你就给我们配点特色菜吧,蔬菜多一点。”
  店老板对梁健的爽快很是高兴,说:“行啊,我再送你们一盘水果色拉!”说着就去忙活了。

  羊肉和酒都上来了。梁健给范晓离和自己都倒了酒,然后说:“范晓离,我们也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吧,把坏心情好好冲一冲。”
  范晓离看了一眼梁健,端起了酒杯说:“谢谢。”然后喝了一口酒。
  梁健先是尝了尝这米酒的味道,甜中带着一点涩味,有点像清酒,但却比清酒有种浑厚的感觉,这就是文化和生活的积淀。
  梁健豪情上涌,一口将一碗酒都喝了下去。范晓离看看梁健,也拿起了酒杯,把酒都给喝了。
  梁健笑了起来,对范晓离说:“原来,你也是女汉子的心啊!”
  范晓离脸上瞬间红霞飞起。她说:“你陪我,我也陪陪你。”
  飞霞上脸的范晓离,显得更加妩媚,喝酒脸红的女孩就是好看。不过,梁健也没有盯着她看,他可不想趁人之危。毕竟,范晓离今天心情不好,如果梁健表现得过于亲密,说不定会让范晓离误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