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3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日子,金柱都是以户主的亲戚自居,否则生面孔出现在棚户区内,混不过去,不像楼房,对门住八年没准也不知道人家到底几口人。
  “是得想个法子对付那帮狗日的!”金柱眼睛转了几圈,又道:“不过给你个建议,到时听到动静后都别出门,只管舀着家伙躲在门口就行,有人进去就打,没人进去就别出来,不管外面有多大动静,等到我喊你们的时候再出来。”
  金柱那么说有他的想法。
  拆迁公司派来打砸的人不说训练有素,那也是有一定章法的。钉子户,说起来顶多算刁民,哪有本事跟他们抗衡,弄不好被人伤了还吃大亏。金柱觉得,不如他到工地上喊一批能打的主,带着家伙分散开来窝进他们几个所在的家院里,到时一声招呼,把前来打砸的人掐倒。钉子户出来,弄不好还会误伤。
  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当天晚上平安无事。
  马小乐得到消息后,告诉金柱更要严加防范,下一次打砸行动估计要更猛烈,而且手法可能要更见不得人,比如扔爆竹、泼大粪。不过好在这些个法子虽然见不得人,倒也不是稀罕事,他们自己都搞过。
  这次来了七个人,月朗星稀,看得很清楚。白天踩过点,选中的人家刚好在金柱他们几个所在房子中间。
  “操,刚好包抄了他们!”金柱提着一根木棍,带着埋伏在院子中的三个人大叫着冲了出去。

  叫声就是信号,其余几处人马也都蹿蹦出来。标志很明显,头缠白毛巾。
  “打不死就成,断胳膊断腿都没关系!”金柱的吼叫带着劈声,有点悚人。那几个来打砸的,本来就心虚,被这么一招呼,又见四处人影晃动,个个都慌了神。
  不过毕竟是有经验,几个人慌而不乱,丢下两桶黄屎浆转身飞逃。两个胆大的还点了爆竹,朝金柱他们扔过来。
  跑是没法跑的,棚户区都是小巷子,容易包抄。金柱他们几个来这里这么多天,地形熟透了,两三股汇合,一伙十来个人追堵起来。/*/*看*书阁*

  在人数上几乎是三比一的对阵,实力悬殊明太明显,而且有都是小巷夹道,一网舀下,一个不漏。
  “绑了!”金柱一声令下,一伙人拥了上去。
  困兽犹斗。
  被围者中有个把两个仗着身强力壮,意欲反抗。
  “不服气?”金柱躬着身子走上前,“来个公平的,谁上来?单挑。”
  “胜负怎么说?”对方一人问道。
  “胜了,你们拔腿就走;输了,就认栽。”金柱很自信,论单打独斗,到现在还真没碰上几个。
  小巷子窄是窄了点,但两个人折腾一番还是可以的。
  结果有点出乎意料,金柱差点落败。

  虽然金柱有过人的气力,但没有练过,出手毫无章法,就靠猛打猛冲。这般架势,对付普通人几个是没问题的,可是真碰上气力也还可以又练过的人,那可就是另外回事了。几个回合下来,一直处于下风。而且局势很明显,如果持续下去,必输无疑。
  最后,生性暴烈的金柱无奈之下采用“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法子,硬是抗住了对方几拳,逮了个空子抡起拳头斜砸了下去。
  巧了,正中脖颈。
  这下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赚了,而且赚很多。脖颈是脆弱的地方,对方被这么一击,直接扑地。
  “操你二大爷的!”金柱摸着肿起流血的嘴角,“弄死你个比!”说完,对着躺着地上的家伙猛踹几脚,“绑了!都绑了!”
  对方还有个躁动的家伙,兴许是看到为首的金柱已气力大消,没有了战斗力,也想来个单挑。但早已变得有些狡黠的金柱哪里会让他得便宜,“棍棒伺候!”
  话音一落,那家伙就杀猪似的叫了起来,“腿断了!推断了!”仅仅是几秒钟的功夫,头、肩膀、胳膊、腹部、后背和腿,被连打带戳,不下二十多次。
  “断了就拖着走!”金柱像得胜的大将军,擦着鼻血,昂头率众而去,直奔刚才对方丢粪桶的地方。
  按照金柱的意思,七八个前来打砸的倒霉蛋被迫围跪在两个粪桶周围。

  “嘿嘿。”金柱点了支烟,不紧不慢地说道:“让你吃屎有点过分,不过给你们泼一身屎回去却不过分。”
  “老大,这么着不行,那往后他们还不加倍报复?”金柱的一个随行道,“要我说,那刀子在他们脸上开个大大的是在口,上至额头下至下巴,左到左耳右到右耳,这样的标记好认,等以后他们要报复的话,路面就能认出来,安全!”说完,掏出明晃晃的匕首比划着,还发出阴冷的笑声。
  “嚄,不错,这主意不错。”金柱恍然大悟的样子,“他娘的,现在个个都比我有出息,这事交给你们办了,反正一条,只要不
  弄出人命,随便怎么切割。”金柱说完扭头就走。
  这么一出对话,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受不了,冲着金柱直喊大爷。其中有一个小年轻哭出声来,“大爷绕命,别划脸,我还没找对象呢。”
  “那就打断一条腿。”金柱轻轻松松丢下一句话,脚步没停。

  “大爷,我以后听您吩咐就是!”小年轻磕头都磕出声响来,还真是不容易。
  “哦。”金柱听了站住身形,回过身来问道,“你们几个呢?”
  “都听你吩咐!”异口同声。
  事情就这么搞定,金柱还留了一手,让人把没人的家庭住址、宅电都留了,还逐一打电话过去证实,没有假。
  “记住啊,你们要是不听话。”金柱恶狠狠地摔出烟头,“一人作乱,全家倒霉!”
  不服不行,几个人被松了膀,都没急着跑开。金柱看看这场面可控性极大,便道:“这样,我从不亏待自家兄弟,刚才跟我交手那位,还有被打的那位,我安排人送你们去医院,剩下的跟我去宵夜。”
  一帮人并分两路,浩荡出发,只留下两桶黄屎浆。
  马小乐对金柱这场安排给予了高度评价,说完全是大将之风采,乐得金柱龇牙咧嘴。
  “金柱,照这么个思路下去,你很快就能成江湖大佬了。”马小乐笑道,“你要早几年开窍,恐怕现在就已经是个角色了。”
  “啥角色不角色的,我不在乎,跟在你后头混得快活就成!”金柱挠着头皮,“马大,我觉着咱们的建筑公司也该做大了,你看现在市里开发建设这么大气势,可以好好赚一笔的。”

  “不错,我也正想这事呢,不光是建筑公司,反正能赚钱的都搞。”马小乐道,“我穷苦出身,就喜欢钱,不觉得俗气。当然,我也喜欢权,有气派,面子足!”
  “马大,你名利双收!”金柱附笑。
  与金柱的一番谈话,彻底勾起了马小乐的雄心,之前一直在蓄势,现在他觉得蓄势和发势可以同时进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