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5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笑道:“难道我让他变得这么倔?我本人可没这么倔。”王雪娉看着梁健笑:“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有时候比谁都倔?认准的事情,不做成,就不回头。”
  梁健笑说:“我有吗?很多事情,我认准了,都没成功。比如休闲向阳,就是如此。”王雪娉说:“你敢说,现在你已经不再记挂这件事了?”
  梁健说:“那倒不是。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会去做。可如今,机会都没有了。”
  王雪娉说:“你不是鼓励我们,说要做好准备嘛!这说明,机会肯定会来的。”梁健听了王雪娉的话,耸耸肩膀说:“对,机会肯定会来的。鼓起勇气、打起精神。”
  梁健打开手机,用酷狗随便按了一首歌。竟然是周华健的《朋友》。
  歌声响起来: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甚么……这是一首不知被多少人唱滥了的歌,在这一刻听来,却特别的窝心。
  王雪娉站起身来,对梁健说,会不会跳舞?梁健以前是会跳的,但是如今已经生疏的不成样子。王雪娉说:“我也是随便乱跳的!我们来试试。”
  既然受到邀请,梁健当然不好意思拒绝,他走上前去,在客厅这不大的空间里,搂住了王雪娉的腰。/弱柳般的腰肢,充满了弹性。梁健的手轻轻托着,就是一种享受。
  两人按照舞步跳起来,两三步之后,梁健的脚,已经踩到了王雪娉的脚。王雪娉轻轻“哎呦”一声,说:“能不能把拖鞋脱了,这底还是挺硬的,踩着脚痛。”
  梁健将鞋子脱了,王雪娉也脱去了鞋子。两人就穿着袜子,在地板上舞动,随着手机中的舞曲,转动着。
  十来步后,梁健的脚又一次踩中了王雪娉的脚背。王雪娉又是轻轻“哎哟”一声。梁健说:“不好意思。”王雪娉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让你踩不到我。”
  梁健说:“什么?”“这样啊。”说着,王雪娉就将两只脚,踩在了梁健的脚背上。梁健等于是用脚背托着王雪娉在跳舞。

  王雪娉手臂一紧,勾着梁健的脖子。梁健抬左脚的时候,王雪娉也微抬左脚,梁健抬右脚的时候,王雪娉似乎有感应一般,也抬右腿。梁健忽然想起,他和胡小英似乎也这么跳过。
  这是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然而,岁月就像刷子,一层一层的刷上去,最后,原来的很多记忆都被覆盖。
  如今和王雪娉在一起,以前和胡小英在一起。梁健自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滥情?还是以前受到了伤害,如今再无法一心一意爱一个人呢?
  这时候,王雪娉将梁健抱得更紧了。她胸前的柔软撞到了他,她的双腿紧紧贴着他,使得他不紧张都不行,不激动都不行,况且有过上次的经历,梁健对王雪娉的身体还是充满渴望的。
  但是,刚才的念头还在发生着作用,束缚着梁健的举动,让他无法放开了去尽情享受感官的快乐。
  王雪娉看梁健几乎憋着气,小嘴贴在梁健的耳边说:“你是不是一定要等我说,我明天就要结婚,你才会抱紧我?”

  梁健如果这时候还犹犹豫豫,肯定会被说成是假正经了。他紧紧地将王雪娉抱住,抱得王雪娉脸都红了。王雪娉却始终不吱声,也没有喊“疼。”
  梁健说:“你不怕我把你抱坏啊?”王雪娉清澈的眼睛,瞅着梁健:“我最好你把我抱到你的身体里去,这样我就能一直跟着你了!”
  梁健的手穿过衣服,探到了她的身体……
  早上起床,梁健没有瞧见王雪娉的身影,只看到床头一张小贴纸,上面娟秀熟悉的字体写着:很开心,粥已经煲好了,包子在热水中温着,你起来的时候,应该还热的。我路远,先去上班了,想我了就给我发短信。笑脸。
  梁健看到后,微微一笑,这王雪娉似乎总是能给他特别的温暖。梁健起床,穿衣服,洗漱完毕,开始吃王雪娉准备的温暖牌早餐。心中,不由暗道,如果家里一直有王雪娉这样的女人,岂不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然而,不知为何,他脑海里瞬间出现了胡小英、项瑾和古萱萱等女子的身影,头脑开始卡壳,不听使唤。也许,他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再一次进入婚姻生活,也许,他已经失去了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的能力?在他搞明白是否可以一心一意坚持那段感情之前,他不会鲁莽地再一次投入婚姻,更何况,现在也没有人逼着他结婚。

  梁健想起,今早傅兵要去县委县政府领导那里提意见,反对小龙矿业重新开采。这件事情不会有结果,梁健忍不住就又给傅兵打了电话。傅兵没有接,不知是太早了他还没有起床,还是他已经在路上,没有听到。
  梁健坐入自己车子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竟是古萱萱的电话。这么早古萱萱怎会打电话过来啊?
  他接起电话,听到古萱萱欢快的声音:“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梁健笑道:“我现在最缺的,就是好消息了。”古萱萱说:“这么说,我这个电话打得还算及时啊!”梁健说:“是很及时,快告诉我吧。”
  古萱萱说:“葛姐告诉我,张省长要对你以前搞的休闲向阳进行调研。”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梁健几乎惊呼:“这是真的?”
  古萱萱说:“如果假的,我用得着这么早给你打电话吗?正式通知还没有下发,但是葛姐说,可以先告诉你,让你开心开心。”
  梁健说:“葛姐可真够关心我们的。”古萱萱说:“不是我们,是‘你’!”
  梁健说:“我就是有一点感觉奇怪,省长怎么会知道我们在搞休闲向阳的事情呢?”
  古萱萱说:“你忘记啦?那天我们在高速口接葛姐,我在看你的休闲向阳方案,后来葛姐好奇,把这个方案拿去了,说她也要看看。后来肯定是被张省长看到了。”
  原来如此!
  得到这个消息,梁健心想,当务之急,还是要阻止傅兵到领导那边去发飙。于是,梁健又给傅兵打电话。但是电话,通是通的,就是没有人接听。

  梁健一想,还不如直接到南山县跑一趟呢。车子开到南山县县城附近的时候,梁健看到一辆车子停在路边,一个人在引擎盖下鼓捣,一个人在车子底下,梁健的车子刚开过去,又一个紧急刹车,停了下来。
  他看到车牌很熟悉,是向阳坡镇的车。下了车,看到引擎盖下的家伙,正是傅兵。梁健上去,笑着说:“你这家伙,原来是耽搁在半路了。怎么不接电话?”
  傅兵一看是梁健,搓着两只乌黑的手,惊讶地道:“梁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梁健笑道说:“还不是为了记。梁健点了点头,对傅兵说:“是这车子救了你!我说的‘机会’已经来了!”

  傅兵看着梁健:“什么机会?”梁健也不隐瞒:“省长要来考察休闲向阳,你们快去做好准备。”
  这天上午,省政府办公厅将省长要到镜州市南山县向阳坡镇调研的通知,发给了镜州市府办。/如今的市府办群龙无首,市府秘书长肖开福马上将通知交给了常务副市长甄浩。
  甄浩看了之后,发觉不对劲,赶紧去找了市委书记谭震林。甄浩紧着汇报:“谭书记,有个通知不大好。”谭震林最不喜欢听不好的消息,脸上就不好看了:“快说吧,什么事情?”
  甄浩道:“省政府有个通知,省长张强要到向阳坡镇调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