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4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他们也是懂规矩的,张强和葛慧云敬过他们之后,他们赶紧吃个饭,说吃饱了先退下了。张强和葛慧云又用茶水,敬了敬他们,不多挽留他们。毕竟,张强和古萱萱他们还有些话要说。
  等郎朋等人走了之后,张强又饶有兴趣地问道:“萱萱,就是王夫人的女儿吧?”古萱萱点了点头说:“是的。”
  张强说:“好啊,王夫人和我们说好朋友。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们。”古萱萱表示了感谢,她说自己没什么困难。她目光朝梁健看了过来,似乎在说,如果梁健有什么想提的,这是个好机会。
  省长似乎看出来,就笑着问梁健:“梁健有什么困难吗?”
  张强虽然这么说,虽然脸上也露出了祥和的笑,但是他心里却存在一个考验的心。如果梁健是一个不太成熟的年轻人,肯定就会当场提出了要求来。毕竟他看得出来,梁健当前的处境不太好。这么年轻,却在市残联混日子。
  梁健看着张强,他心里未尝不想改变如今的现状。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官场流行一句话,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于是梁健说……
  省长夫人葛慧云是看好梁健的。从这两天的接触来看,梁健素质好、能力也强,思路很清晰,是现今官场中难得的英才。她很想能助梁健一臂之力,改变他如今的现状。
  但是,葛慧云也有自己的一个原则,那就是对老公的工作从不干涉,对用人方面也从不置喙,这也是老公一直尊重自己、爱惜自己的一个重要原因。很多老婆,都会利用“枕边风”来影响老公用权,这给很多官员留下了无尽的后患。但是,葛慧云从不这么做。
  因此,对梁健,她尽管很想帮忙,但是她也不会直接出口相求,这跟她的原则不符合。但是,她很知道,丈夫的看人标准。如果梁健就这么说,要让省长帮助解决什么,张强对梁健的看法会马上低上一等。
  梁健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她已经没办法阻止了。
  梁健说:“张省长,我目前的情况不大好……但是,我会自己改变自己的处境,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帮助,谢谢你的关心。很谢谢。”
  古萱萱很吃惊,梁健竟然婉拒了省长的帮助。张省长原本只要动动嘴,就可以让梁健少奋斗很多年。不过,古萱萱还是很佩服梁健的勇气。

  葛慧云则终于放下了悬着的石头,笑看着梁健。
  张强也笑了笑说:“那好,我们吃饭吧。吃过了饭,我和慧云就回宁州了。下次,欢迎你们两位来看望我们。”
  古萱萱和梁健互相看了一眼道:“一定。”
  有句话说,世界上最怕认真两个字。只要认真了,哪有查不明白的事情。据说,公『安』上每年都打量积案没有查出来,这不是真的查不出来,关键是没有认真查。这次,省公『安』厅厅长坐镇派出所,市委书记、市公『安』厅长都没有吃饭陪同。

  在这样的节奏和压力下,哪有查不明白的事情。这问题很快就查清楚了!
  原来那四个小混混是经人授意,特意到连云山上来找梁健、古萱萱和葛慧云的麻烦!关于到底是谁授意,这四个小混混起初还不肯讲。但市委书记和公『安』局长还没吃饭呢,办案人员显然也失去了耐心。
  小混混平日里,似乎横行霸道,但碰到警察动真格,一个个就变成了软骨头,很快就把情况都给倒了出来,说是他们老板邱小龙让他们来办事的,他是听邱小龙指挥的,其他都不知道。
  如果这次审查的只是镜州市的警察,那么这事情肯定会被大事化小。当地警察将情况报告给了市委谭震林,一听又涉及到邱小龙,谭震林就向省委常委公『安』厅长夏初荣汇报:“就是几个小混混,胡作非为,我们打算将他们严办!”
  省委常委公『安』厅长岂能如此好糊弄:“那么,那个自称省长的家伙呢?他跟那些小混混什么关系?难不成,他也是一个小混混吗?如果他是小混混,那么你们市委选了一个小混混在当县委常委喽?”
  这话,看似只是逻辑关系,但是指出的问题其实非常明确。那就是说,这次如果镜州市委想要胡乱找几个替罪羊,或者搞几个小罗罗,肯定是交代不过去的。
  谭震林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动真格。夏初荣因为饥饿已经失去了耐心,道:“镜州市的办案能力实在有限,我们省公『安』厅马上接手。”

  谭震林赶紧说:“夏厅长,我们可以查出来,我们自己查。”夏初荣说:“不用了,谭书记,刚才已经给过市公『安』机会了,事实证明你们不行。”
  夏初荣吩咐省公『安』厅全面接手。不一会儿,从派出所的审讯室里就传出了痛苦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大家也就半小时的时间,省公『安』厅的工作人员就来汇报了。
  当着市委书记和市公『安』局长的面,省公『安』厅工作人员毫不含糊的汇报:“根据口供,是南山县委常委江东流,打电话给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让他派几个人,到连云山找梁健和古萱萱等人麻烦。这几个小混混,按照邱小龙的指使拦截梁健、古萱萱和葛慧云,造成冲突之后,梁健等人逃跑,他们追上去,并拦住古萱萱的汽车,对梁健拳打脚踢。其中,江东流是主使者,还用钉扎坏了古萱萱的奥迪汽车……”

  听完了汇报。省公『安』厅厅长夏初荣对市委书记谭震林说:“谭书记,事情已经帮你们查清楚了,人是不是也要我们来处理?”谭震林知道,在这个事情上已经不能蒙混过关,他就说:“不用,不用,谢谢夏厅长,事情已经清楚,我们自己从严处理。”
  夏初荣站起身来,对谭震林说:“像江东流这样的人,都在当县委常委,可见你们镜州市都在用什么人了!限你们一天之内,把处理结果报给我,我要向张省长汇报。”
  谭震林连连点头:“是。夏厅长。吃了中饭再走吧!”夏初荣朝派出所外快步走去:“我已经饿饱了,这顿饭就不用了。”
  夏厅长的车子开走了。谭震林等人站在派出所里,看着外面发呆。谭震林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江东流一眼。心道:“这个人,就只会添乱。”谭震林对身边的市委办主任道:“召集常委,马上开会,主要是处理干部!”
  那些市委常委都已经坐在了常委会议室内,江东流是没有资格进来的,但是江东流的父亲江易,却已经早早来了。江东流东窗事发,只好马上打电话给自己的老爸,让老爸想办法。江易听说这事,完全就是自己的儿子不肖,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不管如何,儿子的糗事还得自己来差屁股,江易还是在常委会上说话了:“今天的事情,我认为还没有弄清楚,处理的事情,能不能缓一缓?”
  谭震林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老江,我也不想你儿子出事。但是,今天你儿子,对省长夫人说,如果她是省长夫人,那么他就是省长。凭这个,你认为,你儿子还想舒舒服服呆在位置上吗?我觉得,如果你想得通,应该可以接受让你儿子先从岗位上下来。否则,如果省办公厅深究起来,你知道后果会更加严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