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4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成龙还教训单琴说,单局长,提拔干部是一项非常严肃的政治性工作,组织部的工作也是有一定的规章制度制约的,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组织部长要提拔谁就提拔谁,领导人偏向于哪个单位就在哪个单位多提拔几个人,你作为公丨安丨局的领导人,要想让下面的人尽快成长,必须在自身上找原因,不能把很多问题都只怪到别人身上,那是很不对的。所以,我劝你首先是要做好下属的素质提高工作,让公丨安丨系统干部作出的事情,符合相关的规定,不能知法犯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么这个队伍就是不合格的队伍。否则,即便是以后再有动人的机会,公丨安丨系统报上来的名单要是没有合格的,或者说公丨安丨干部的形象还是不佳的,照旧有可能一个提拔对象都没有。

  单琴听了这话,一时噎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马成龙毕竟是县委一把手书记,这么说那就是说单琴不称职,就是说单琴在位没有干位置上的事情,这次提拔干部,不是别人的原因,那是单琴或者说公丨安丨队伍自身的原因。
  单琴是个公丨安丨局长,她没有胆量跟马成龙也拍桌子叫板对着干,弄不好建议市委可以把自己调整出普水,那么,自己的面子也就丢尽了,只好憋着一肚子气从马成龙的办公室里出来了。
  走出了马成龙的办公室,单琴想,难道就这么低头了,要是这件事没有什么说法,让自己怎么回公丨安丨局去面对那些充满希望的下属,自己以前说的话,那不是吹牛嘛。还有那个秦书凯,刚才自己已经在他的面前已经放了话,要是就这么无功而返,岂不是要让他看自己的笑话。
  单琴想到在普水这个地盘上,自己是找不到想要的结果了,只有从上面压着马成龙或者秦书凯了,于是就想到了自己的靠山,普安市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此人是单琴的老相好,他从省公丨安丨厅到市里来任职不久,一次到下面基层派生出考察,想不到下面还有单琴这么漂亮的下属。

  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打听了单琴的家庭也不是什么有关系的人家,父母也就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认为可以动手了。于是,就把单琴调到局里做后勤工作,几次下来,就把这个女人拿下,单琴就提出到县区做公丨安丨局局长的要求,这位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就向市委推荐,到了普水,但是因为很多因素,没有能够想其他的公丨安丨局长兼着常委或者副县长。
  单琴到了普水,以为还是在市公丨安丨局,很多人要看着她的脸上行事,所以对秦书凯等人就很不待见,现在吃了亏,心里肯定不爽,从县委大楼出来后,上了自己的车,让司机把车开到普安市公丨安丨局的办公地址去。
  司机见单琴的脸色甚是难看,知道这位领导今天的心情相当恶劣,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把车子开的飞快。作为司机,领导有什么事和他有什么关系,自己只要把车开好就行了。半小时的功夫,单琴的专车就稳稳的停在了市公丨安丨局大院的停车场上。
  有熟悉的老同事看见单琴从车里下来,就走过来开着玩笑说,单局长,这是回来请大家吃饭吗?到了普水当了领导了,也要记得提携以前的老同事啊,和大家多聚聚啊。
  大家心里其实很瞧不起这个女人,单琴一路勉强挤出笑来,应付着这帮老同事的玩笑话,脚底却不停,直接上了楼上公丨安丨局长的办公室。
  公丨安丨局长正跟几个下属谈着工作,见单琴来了,赶紧简单的把工作上的事情说完,问下面的人还有什么意见?公丨安丨局内部很多人都知道单琴跟局长的关系,见单琴进来了,赶紧识相的一个个起身告辞,一分钟的功夫,公丨安丨局长的办公室空旷了不少,办公室里只有单琴和公丨安丨局长两个人。
  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转脸问,单琴,是从普水赶过来吗?有什么工作要谈吗?

  单琴看到人都出去了,转身把门关上,一下子委屈的奔向公丨安丨局长的怀抱,委屈的流出泪来,在普水县受到的委屈,仿佛一下子发泄了出来。公丨安丨局长被单琴的眼泪吓了一跳,赶紧抱住单琴一阵心肝肉之类的肉麻话哄了一阵子,等到单琴止住了眼泪,才小心翼翼的问自己的心肝小宝贝,到底是在哪里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
  单琴抽抽噎噎的说,你不知道,自己到了普水,根本就没有人把自己当成是领导看待,特别是普水的那个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秦书凯,还有普水县委书记马成龙。
  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愣,单琴这才到普水当了几天的公丨安丨局长,竟然就跟一把手县委书记和副书记、组织部长闹起了矛盾,这事也太有点说不过去了。
  公丨安丨局长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没敢把这话给说出来,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呢,单琴已经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样子,要是自己不顺着她的话说,只怕她又要在自己面前哭个稀里哗啦了,男人最怕的就是女人这么抽抽噎噎半死不活的哭着,明明没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整的像是有什么大事一样。
  公丨安丨局长等单琴的情绪平静下来,疑惑地问她,单琴,这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县委书记马成龙和副书记、组织部长秦书凯都惹她不高兴了。
  单琴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后,对公丨安丨局长说,普水的县里领导班子全都不重视公丨安丨系统的工作,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我不是县委常委,根本就没有人把我的建议当回事,现在别的单位都有人被提拔,唯独我们公丨安丨系统一个人都没动,要是这件事没有一个交代,你让我这个公丨安丨局长还有什么脸面在普水公丨安丨系统继续干下去。

  市公丨安丨局长听了这话,也有些生气,他觉的,普水县委书记马成龙这样做事就太不应该了,不能因为单琴是个公丨安丨局长,不是县委常委就这么不待见她,凭什么这么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唯独把公丨安丨系统放了空,简直就是欺侮一个女干部吗。
  市公丨安丨局长就安慰单琴说,你也别哭了,这件事是普水县委那帮领导做的严重不对,我要打个电话,帮你讨要个说法,否则,一个县带了头,以后各个县都这样,公丨安丨系统的威信也就没有了。
  单琴跑那么远,到市公丨安丨局来找自己的老相好,要的就是这句话,她倒要看看,现在有这位市里的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的老秦人替自己出头,马成龙和秦书凯还敢不敢不给自己面子。
  官大一级压死人,那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当着单琴的面,拨通了普水县委书记马成龙的电话。有了单琴的一面之词,市公丨安丨局长的口气是兴师问罪,很不客气的,他对马成龙说,马书记,我听说你们普水上次调整干部,公丨安丨系统一个也没有,是不是有点过了,不是也个地方领导做事的风格啊,要知道,公丨安丨局的工作可是维护一个地方治安稳定的关键因素,普水县委县政府如此不重视公丨安丨系统的工作,怎么能让公丨安丨系统的干警心甘情愿的为地方的治安工作做出贡献。

  马成龙听到这儿,就知道是怎一回事,没想到,这个单琴竟然还把恶状告到市里去了,心里一阵反感,他平生对讨厌这种背后打小报告的小人,单琴这不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吗,她以为只要把这位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长搬出来,就能把自己吓倒,那她真是大错特错了,也太小看一个县委书记的能力了,可以说,在普安市,除了顾市长和市委书记,别人说的话,在他马成龙面前都算个屁,自己要是听,那是给他面子,要是不听,那是正常现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