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4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保国见秦书凯跟自己说话的语气,一副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心里也阵阵高兴,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不管是马成龙还是秦书凯,即便两人之间斗的你死我活,对他的态度却都不错,这就叫官场的老油子,两面通吃,不管谁得势,都吃不了亏。

  钱保国说,秦部长,你是我领导,今天来找领导是来求帮助的。
  秦书凯心想,不管是公事私事,只要不让我为难就行,于是看着钱保国,等他继续说下去。
  钱保国继续说,秦部长,最近乡里按照组织部的要求,正忙着推荐优秀的后背干部,趁着这次大规模的干部调整机会提拔一部分人。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琢磨着,河湾乡的情况算是比较特殊,前一阵出了不少影响不好的事情,要想改变外面的想法,请秦部长对我们乡里稍稍的倾斜一下,让一些能干事肯干事的同志得到提拔,这样一来,干部们的工作劲头上来了,影响改变了,我这个丨党丨委书记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钱保国明明是暗地里收了太多人的好处,拿人钱财,为人消灾,这是官场的规矩,现在只能跑到秦书凯面前来说这么一套,达到目的,但是如此的向政治上找提拔的理由,钱保国也算是口才不错的干部了。
  秦书凯听到是提拔干部的事情,有些为难的说,钱书记,这动人的事情一向比较让人感到激动,要是倾向你们河湾乡过于明显,只怕别的乡镇领导也会提意见啊,说我一碗水不平,所以你的要求,可是让我有点为难了。
  钱保国见秦书凯只是说有点为难,没有一口拒绝,就知道还有很多争取的机会。他装出一副大公无私的模样说:
  “秦部长,河湾乡的情况跟别的乡镇还是有差别的,你一定也知道乡里的工业助理何洪文,为了提拔送了我十万块的事情,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跟你领导人说句实话,连送上门的钱我都交给廉政账户了,我推荐的提拔名单上可都是真正干事的干部啊。”
  钱保国的意思是,别的乡镇这方面能跟他比较吗,他推荐的可没有一个是因为送礼报上来的,至于其他乡镇,那里面的文章可就说不清了。
  秦书凯见钱保国提起这件事,敷衍着说,这件事确实听说了,看来,钱书记确实是个廉洁勤政的好干部啊。

  钱保国却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说,秦部长,你是我领导,你就别笑话我了,其实,跟你说句心里话,这当领导的也是人,见了钱哪里能不动心呢,那可是厚厚的十万元钞票,不吃不喝要一年过,但是一想到人民的利益,一想到手里的权力是人民群众赋予的,我就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了,当即就把这钱交到了廉政账户上,当然了,这件事里面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涉及到咱们县里的某些干部,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因素,我就不说了。

  秦书凯见钱保国说话藏一半掖一半的,心里有些好奇,忍不住追问,你的意思,这里面还有隐情?
  钱保国见自己的话撩起了秦书凯的兴趣,于是赶紧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这件事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歪,尽管有人在背后使坏,却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这样的干部还能在县里部门担当重要领导岗位,实在是令人有些不甘啊。
  秦书凯皱着眉头问,钱书记,藏一半掖一半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啊,你说的到底是谁?如果不说,就到此为止。秦书凯不喜欢钱保国这种说话吞吞吐吐,欲言欲止的说话方式,心想,你要是想说就说,不想说又何必要在我面前说一半留一半。
  钱保国卖够了关子,看到秦书凯不高兴了,这才坦白说,何洪文送礼后,立即有人举报了这件事,我当时就有点奇怪,事后一调查,还真让我查出了点问题,这何洪文跟县经贸委的张军主任是老同学,在何洪文送我钱之前一段时间,张军忽然跟何洪文来往密切起来,我联想到前一阵,自己曾经跟张军有些过节,心里就对这事有了点数。

  秦书凯见钱保国这里,又提到关于张军干下的龌龊事情,看来这人真的变了,变的小人了,心里不由叹了口气问,钱书记,你跟张军一个在县城,一个在乡下,怎么会发生什么过节?
  钱保国于是把工地上张军听了张富贵的指示,强行阻止拆迁,阻碍项目用坟地的事情详细的讲给秦书凯听。讲完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说,秦部长,我听说张主任跟您是老同学,刚才说的那些话,您可千万别对我个人有看法,你问我,我也就是实话实说,没有别的意思。
  秦书凯笑着说,钱书记,你这是信任我,才会对我全盘托出的,不过,看样子,这件事过后,你和我这位老同学之间的矛盾很深啊?
  钱保国也笑了笑说,秦部长,没法子,作为乡里对领导吩咐的工作要坚决完成,再说这是公事当然要秉公处理,可是张军为了一座不知道跟他有什么关系的坟地,硬是强行阻止大家整理工地,他这么胡闹,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工程进步,影响干部的形象,为了工作,自己也只能选择得罪这位张主任了。
  秦书凯没出声,他心想,这件事只是听钱保国的一面之词未必就全面,张军尽管好胜心强一些,但是也做了多年的领导,他做事还没有糊涂到钱保国形容的“胡闹”的地步,所以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
  钱保国见秦书凯不搭腔,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后来说,秦部长,有件事我还要向您汇报一下,希望领导一定要成全。
  钱保国说,河湾乡的那块拆迁项目可以说是破折很多,但是终于就要开工建设了,开发公司和河湾乡乡政府决定在近期挑个黄道吉日举行开工典礼,现在乡里已经邀请了市里的一位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和市里的房管局局长到场,县里的领导,他们计划邀请马书记和秦书凯副书记,不知道秦部长到时候能不能抽空参加一下。
  秦书凯知道,所谓的剪彩,只不过是走个过场,一种摆给外人看的形式,去或不去都无足轻重,既然钱保国第一次提出在提拔干部中倾向河湾乡的建议,自己没有明确表态支持,这件事自己就算是答应下来吧,也算是给他一个面子。钱保国这样做,不过是表明他是自己的人而已。
  再说,剪彩这种形式,很多人在电视上或者是生活中都亲眼见过,无非是一些新公司的成立或者是公司的周年庆典、企业的开工、宾馆的落成、商店的开张、展销会或展览会的开幕等等,为了达到引人眼球的效果,而举行的一项隆重的礼仪性程序。
  剪彩本身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值得玩味的是关于剪彩前后的诸项事宜,尤其是剪彩后,主办方的各种安排,里面的道道实在是太多了,有的地方就是利用剪彩等活动,作为巴结领导人的机会。秦书凯接受钱保国的邀请,还有一层的原因在里面。
  这次剪彩,钱保国说的已经接受邀请的市政府那位分管城建的副市长,秦书凯有点事情要向他汇报。前几天副市长带着事国土、建设、房管、交通等部门的负责人到普水考察现代化城市建设工作,他的秘书也随同前来,那个秘书到了普水后,没有参与考察,而是到了秦书凯的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