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3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小英说:“高书记啊!”梁健惊讶:“高书记?可是他在永州啊!”
  胡小英说:“这没有关系。你只要让高书记,从永州派几个信得过的特警来,以便衣保护你们就行了。”
  梁健感觉胡小英说得有道理,就说:“行,我晚上跟高书记打电话。”
  下午,范晓离回来了。她走进了梁健办公室,将门关上。梁健问道:“晓离,昨天你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是什么?”范晓离说:“窗台上的绿色植物,我想拿走了。”梁健说:“为什么?”范晓离朝那个盆栽看了一眼说:“我去给它加点水啊!”梁健无语:“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
  范晓离说:“没错。”说着就将植物拿起来,并朝梁健使了一个眼色,将绿色植物拿出去加了水,又回来了。
  不过,她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着那盆绿色植物,就笑着说:“怎么?不肯将植物留给我啦?”范晓离意识到梁健在看她,又微微低下了头,说:“难得你这么喜欢被监视?”
  监视?

  听到这个词,梁健倒是吓了一跳:“这棵绿色植物有监视的作用?这也太夸张了。”范晓离说:“夸张,或者不夸张,待会植物拿进来的时候,你装作观赏,看一看叶子里面就行了,装着一个很小的针孔。如果你在办公室有什么非常举动,都会被摄进去的。”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梁健还是第一次碰到。梁健忙问道:“这到底是谁的主意?”范晓离说:“当然是钟理事长。是她让我把这盆有摄像头的植物拿进来的。”
  梁健想起前天报到的时候,范晓离告诉她,是因为她的办公室照不到阳光,所以才会放在他这里。梁健说:“这么说,那天你是骗我。”
  范晓离承认了:“是的。钟理事长说,如果我做了这件事情,他就考虑给我参公。”梁健喟然叹曰:“钟理事长,拿着参公的事情,到底要逼你做多少事情?”
  范晓离说:“有些人就是这样,他们习惯把任何事情都变成交易。”
  梁健抬起头来,瞧着范晓离,他原本不认为范晓离这样的女孩子会说出这样深邃的话来,然而,她说了出来,人只要经历多了,就会有深刻的感受。
  梁健说:“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范晓离说:“我认为你是一个好领导,不管别的,在这个理事会里,你是唯一不求回报给过我温暖的人,我不能对一个对我好的人,让他遭人暗算。否则,我真不知道待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梁健盯着范晓离,忽然觉得这女孩还真是不简单,他微微点头说:“那你不怕自己的参公搞不定?”
  范晓离说:“我现在不觉得这有多么重要了,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过/”
  梁健看着范晓离说:“你放心,参公本来就是你的,我会帮你争取到的。”
  范晓离感觉到梁健看着自己,头更加低了。梁健问道:“你为什么总喜欢低着头呢?”
  被梁健这么一说,范晓离才有些羞怯地抬起头来,梁健又看到了她的眼睛。范晓离说:“是因为我的眼睛。”
  梁健说:“我也觉得奇怪,你的左眼有些绿莹莹,这是为什么?”

  范晓离说:“我的眼睛受过伤,小时候玩剪刀,不小心戳中了眼睛。我老爸老妈几乎倾家荡产,到上海给我看病,但是里面的眸子是假的。”
  梁健心里叹息一声,怪不得范晓离一直在他面前低着头,原因是眼睛有缺憾,她心里有些不自在。
  梁健对范晓离说:“以后,别再低着头了,你的眼睛很漂亮,你整个人都很漂亮,没必要低着头。接受你的人,会接受你的全部。”
  范晓离点了点头,露出欣喜之色。只听梁健又道:“你去把那盆绿色植物,重新拿进来吧!”
  范晓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还想让他们监视你?”

  梁健说:“你放心吧,我在办公室里一向规规矩矩的,他们监视不了我什么东西。我不想某些领导,躲在办公室里打飞……”梁健赶紧停下了,最后一个“机”字没说出来,这话可不符合这样的场合。
  范晓离也早已过了青葱岁月,尽管梁健没说完,但是他的意思,她当然是听明白了,脸上燃起红晕。/
  梁健说:“更何况,如果你不把这绿色植物拿回来,他们就知道是你故意拿出去的。这不等于是说,你故意不服从钟理事长的意见了?那他说不定就会想办法对你不利。而且,他肯定会变一种方式来监视我,到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会用哪一种办法,没有人会像你一样告诉我,说不定还真的会被暗算。”
  范晓离感觉梁健说得有道理,就去外面水池又将绿色植物重新拿了过来,放在了梁健的办公室里。
  梁健是副书记,照理说,他应该有一块自己分管的工作。如果一直无所事事,对于自己不是好事,班子成员也会说自己整天无所事事。既然来了,他就必须得做些事,地位是在做事当中形成的。
  这天下班之前,梁健去找了理事长、党组书记钟健康,说:“钟理事长,目前,我还没有什么工作分工,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把分工明确一下呢?”
  钟健康昨天被那小姐彻底灌翻,现在还有些头晕目眩。他关心的倒不是梁健的分工,而是关心昨晚的事:“昨天我是怎么回家的啊?”梁健心里暗笑,嘴上说:“昨天钟理事长真是海量,喝了那么多酒,后来是驾驶员将你送回家的。”
  钟健康很是后悔,昨天晚上没有将范晓离搞定,只能再等时日了。梁健再次提醒:“钟理事长,以往我的前任党组副书记,不知负责什么工作,我可以承担起来。”
  钟健康说:“梁书记到底年轻,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都很高,这点值得肯定。以前的那个副书记,因为马上到龄退岗了,什么事都不愿意干,我也是照顾老同志,将活儿分摊给其他理事长了。没想其他理事长也挺用功,活儿接过去之后,也干得好好的,如果我又把活儿,从他们手中直接剥下来,恐怕也不好。最好,我们还是开一个班子会议,把这件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讨论讨论吧。”

  梁健说:“行啊,反正班子会议分给我什么任务,我就干什任务,我也不过是想要给其他同志分担一些而已。”钟健康点点头说:“那么,下个礼拜,我们开一个班子会议吧!另外,昨天那幅仕女图怎么样?”
  钟理事长终于想起了仕女图了!梁健说:“很好啊!”钟理事长又问道:“梁健,昨晚上我是喝高了,有些事情不大记得了。昨晚上,那副仕女图我转让给你,到底多少钱啊?”
  梁健说:“啊?这下糟糕了,钟理事长,昨天你说,要把这副仕女图送给我。我当时没敢要,你说一定要送给我。不如这样,钟理事长,我明天将这副仕女图还过来?”
  钟理事长真是心里暗暗叫苦,喝酒误事啊,喝高了,竟然会送梁健东西,这也出乎钟健康自己的意料。送出去的东西,又讨回来,实在太没面子,况且,这副仕女图也是“货真价实”的假货,值不了几个钱。钟理事长说:“不用了,不用了,我都已经送给梁健你了,怎么能再要回来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