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3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解释说,这事情说起来还有个典故,以前周德东在政府办上班的时候,张富贵安排他去高速公路上接一个朋友,没想到朋友从别的路到了,张富贵陪朋友吃过晚饭也没想起通知在高速上等人的周德东,周德东后来自己打电话回来了解情况,他气的当场大骂张富贵太官僚,不把下属的死活放在眼里。张富贵当时刚到县里,认为自己是一把手县长,做些事情即使做的有点过了,周德东也不应该如此,于是指责周德东借题发挥。周德东是一个直脾气,根本不理会张富贵的所谓权威,于是两个人大吵一次,从此以后,两人就结下了梁子,有了这件事,张富贵是绝对不会同意周德东调整到重要岗位的,不管是调整到什么位置上。

  秦书凯说,为了这点小事,咱们的张县长如此计较,也未免太小肚鸡肠,授人以柄了吧。
  金大洲说,算了,这事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要不是你今天问起,我还真不想说,其实张富贵现在跟以前确实有些不同了,也许是有自己的考虑,到了普水很多事情他也许有自己的目的吧。
  金大洲说完这话,在电话的那端沉默下来。
  秦书凯也沉默了,张富贵这个名字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成了兄弟们在一起时聊天的禁啊区,大家都尽量避免谈论到有关于他的很多事情,毕竟兄弟一场,讲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时,难免会影响大家的心情。
  最后,还是金大洲先说话了,金大洲说,秦书凯,贾主任帮过咱们兄弟不少忙,他难得请我们帮忙做件事情,争取把这事办好。

  秦书凯就说,是啊,这件事看来麻烦很多啊,要慢慢的操着,争取不出现意外的情况,这样才好给贾仁达一个交代啊。
  秦书凯和金大洲在考虑如何让周德东到关键岗位,却让张富贵等人无法说出什么的时候,张富贵心情很郁闷的坐在办公室,自从唐小平家里坟地迁移的事情跟马成龙正面斗了一场以失败告终后,这一段时间以来,张富贵一直在想着,怎么出了心里的这口恶气。
  张富贵知道,马成龙现在是书记,而且即将换届,关键时候,做官要知道忍一忍的道理,可是心里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特别是张军,心里的怨恨更大,在河湾乡的工地上,堂堂一个县里的经贸委主任被几个工人如此侮辱,竟然还没有办法出气,这事情传扬开来,让张军这个主任的面子往哪里丢,让自己这个县长的面子何在,打狗看主人,狗被打了,主人也没有什么好形象。
  张富贵知道,目前情况下,马大草包的手里握着自己和马琳相好的证据,要是惹他不高兴,他真的把那些证据公开,自己的名声就算是全毁了,还谈了什么进步和提拔。两败俱伤的局面,张富贵是不愿意看到的。
  张富贵冥思苦想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想到了一个打擦边球的主意,既然不敢对马成龙动手,就对马成龙手下的所谓兄弟动手,反正正面一刀是疼,侧面一刀也是痛,对马成龙的亲信动手,效果也差不到哪里去,照样能达到打击报复马成龙的目的,秦书凯和王耀中就是采取这样的措施,自己为何不能效仿做一次。
  张富贵琢磨着,既然要动手,就要争取动手就有成效,扳倒一个人,眼下最合适的打击对象非钱保国莫属,钱保国这段时间深受马成龙的重用,河湾乡这么重要的乡镇,涉及到拆迁这么敏啊感的问题,马成龙都能放心的交到钱保国的手里,说明在马成龙的额心里,钱保国无疑是他的左膀右臂,再说,前一阵子,在工地上,跟张军起正面冲突的也是钱保国,要是让张军去对付钱保国,张军一定会全力以赴,以报他在阻止坟地铲平的时候,被工人扔到一边受到的侮辱。

  张富贵是个不拖拉的人,于是把张军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两人关上门窃窃私语了大半天,终于敲定了自以为完美的行动方案。张富贵后来嘱咐张军说,这件事一定要办的干净利落,要找到信得过的人办这事,还有,事情办妥后,一定要注意保密,绝对不能让马成龙觉察到,是咱们在背地里动手脚。
  张军说,张县长,你放心,钱保国这龟孙子,我早就想收拾他了,一直是没办法,这次的计划天衣无缝,他肯定躲不过这一关,这孙子,等他进去了,我看他还怎么嚣张。
  看到张军一副对钱保国恨之入骨的表情,张富贵心想,看来,让张军办这事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钱保国哪里知道,有人正在背后算计他呢,他最近正着河湾乡推荐副科级干部人选的事情。
  乡镇的很多股级干部,也早就听说最近全县要推荐提拔领导干部,也都纷纷行动起来,有不少人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来找钱保国,想要在这次的提拔中分一杯羹。
  钱保国也不是什么清正廉明的官员,加上自己有着马成龙这座大山,也很想利用这些机会手里抓点东西,一个干部要想不倒和提拔,也要向上面孝敬,那么孝敬的东西从哪儿来,只能从工程和人事上做文章。工程上,钱保国也得到应该得到的份额,现在就是干部提拔了。
  面对很多来访的人,只要是送上了相应的数额,钱保国就会笑眯眯的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要帮此人弄上什么样的位置。如此的不拒绝送礼者,必然要给别有用心的人找到了机会。
  一天晚上,钱保国的宿舍来了一个人,此人是河湾乡的工业助理何洪文。何洪文是个小个子的中年男人,面相倒是长的很清秀,此人在乡政府里一直表现的很老实,和钱保国走的不是很近,所以钱保国平时并没怎么注意这个小人物,见何洪文在这个时间段找到自己,心知肚明何洪文是为了什么事情。
  钱保国请何洪文先进屋再说,这送礼的之类的勾当,总不能在门口就进行,要是被好事的人看见了,岂不是给自己添堵吗。何洪文跟在钱保国身后进了屋,有点腼腆的站在门口不肯坐下。

  钱保国见何洪文是空手来的,只是在手里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公文包,心里琢磨着,这乡里的干部想要提拔没有特殊关系的,就要乡领导推荐,乡里的领导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推荐哪个人,想要被推荐,必定要出够血本才行,现在到乡下来当领导的,有几个不是下来捞钱的,而趁着推荐提拔干部的机会捞钱是最好的机会,不管是谁都不会放过。
  何洪文像是看出了钱保国内心的疑惑,把手里的公文包放在茶几上,嘴里嘟囔着说,那个钱书记,那个我是想,我是想,这次推荐副科级的干部,我那个……
  钱保国见何洪文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心里不由生出几分瞧不起,这样的干部也想提拔,即使提拔起来,也不是什么做事的人,遇到什么事情,说不定立即就把很多事情说了出来,他于是勉强笑着问:
  “何助理,今晚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作为河湾乡的书记,为下属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什么事情只要是我能够在能力范围内办到的,一定会帮忙。”
  何洪文冲着钱保国尴尬的笑笑,终于还是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他低眉顺眼的样子,不敢用眼睛直视钱保国,两眼盯着地面说,钱书记,我在河湾乡工作时间近十年了,跟我一块进乡政府的几个人,几乎都提拔为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了,有的都被提拔正科几年了,我也很着急,钱书记,这次要是有机会的话,还请钱书记帮帮忙。
  钱保国听到这里,心里想,谁不想提拔,看你这个样子,谁都不会重用你,于是打着官腔说,何助理,你放心,对乡里每个人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大家有目共睹,领导的心里也是有数的,只要是有合适的机会,一定会尽量让有能力的干部有机会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