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3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丽明白梁健的意思,就让小姐妹将他们送去了房间,然后那两个女人也都离开了。梁健为陪陪他们,也住在了七星岛。不过他没有单独要房间,三个人聊到了很晚,实在累得不行,就挤在一起睡了。
  康丽第二天看到梁健时笑道:“你们三个不会是基友吧?”梁健笑道:“放心,我只对你这样的大美女感兴趣。”康丽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康丽用车将梁健送去单位上班。
  到了单位,梁健泡了茶,就去单位一把手那里转转。但,市残联理事长钟健康不在办公室。梁健暗想:“‘钟健康’这个名字当残联理事长,真是很耐人寻味啊!”梁健到了边上的残联办公室,敲了敲门,看到里面有三个工作人员,两个男的,一个五十来岁,一个三十左右,看不出身体有特别的异常,还有就是昨天的小女孩。

  看到梁健进去,小女孩赶紧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微低着头称呼:“梁书记,你好。”其他两个人,五十来岁的在看股市,眼都没抬起来,还有三十岁左右的,手边一杯热茶,眼睛盯着屏幕上的小说,就瞥了一眼梁健,也没站起来。
  最起码的规矩都没有了!梁健心道。但是,他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还不了解,不便于发火,就问道:“办公室主任是哪位啊?”
  小女孩说:“我们黄忠强主任,还没有来呢!”办公室主任竟然还没有来,比大家都晚!梁健想起了理事长钟健康也还没有来,这就是上行下效。
  平时,钟健康上班时间的确很晚,但是今天一早他却已经到了市委书记谭震林的办公室。
  谭震林对他说:“梁健这个人,知道为什么放在你那里吗?”钟健康说:“谭书记的考虑肯定有深意,有什么要求,请谭书记吩咐。”谭震林说:“这个人,你平时多多观察,如果他不安于本职工作,还有什么其他的举动,立刻报告我。对于不安分的干部,我们要让他变得安分守己为止!”
  钟健康用力点头说:“谭书记,放心,我明白了。他是我的手下,我一定好好盯牢他,管好他!”

  秋日的阳光慢慢照射到了窗台上,办公室里显得很安静,过于安静了。/没事情做,原来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梁健翻开了黄少华给的资治通鉴,喝了一会儿茶,盯着那株植物看了许久。想到刚才去办公室,又忘记了问那个小女孩的名字了。那个小女孩,长得很耐看,就是为什么一个眼睛的眸子会是绿色的?这让他很是纳闷。不过,对于女孩子问得又不能太多。
  快到吃饭时间,有人敲响了他的办公室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进来,笑着与梁健打招呼:“梁书记,你好,我是办公室的黄忠强。”
  梁健也客气道:“黄主任,你好,坐。”
  反正梁健也没事,找办公室主任聊聊天也不耽误时间,若是在以前,他可没有闲功夫跟办公室主任聊天。黄主任却不坐下来,站着说:“没关系,我就站着汇报一下。”
  看来人家是不想太接近他,梁健也不勉强,看着黄忠强。

  黄忠强说:“梁书记,主要是有两个事情,汇报一下,一个是坐车的事情,我们残联理事会一共六位领导,三辆车。钟理事长是专车,还有五位领导拼两辆车。因为梁书记你是新来的,所以能不能和其他两位领导拼一辆车呢?”
  梁健眉头微微一皱:“那就是说,三个领导一辆车?”黄忠强说:“是啊,没办法,人多车少。”梁健说都是什么车?黄忠强说:“一辆帕萨特、一辆朗逸。如果是三个人,就坐帕萨特,如果是两个人就坐朗逸。”
  看来黄忠强也不是完全欺负梁健是新来的,帕萨特肯定相对要好一些。但是,梁健以前坐惯了自己的车,与三个人挤在一起实在不是味,下班了还要送一圈,这个感觉不好。他就对黄忠强说:“我平时都自己开车,如果要用车,我会提前跟办公室联系。”
  黄忠强本/”梁健问:“还有什么事,要向我汇报?”
  黄忠强说:“钟理事长让我通知你,晚上有个欢迎宴会,请你参加。主要是欢迎梁书记的。”
  钟理事长终于出现了,这让梁健有些意外,说什么还要搞欢迎晚宴,这倒是让梁健有些不适应。
  晚饭时候,残联理事会整个班子倒是“齐聚一堂”。一个残联班子,六个班子成员,分别是市残联理事长兼党组书记钟健康、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副书记梁健、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成员徐捷、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成员吕争、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成吴学武、市残联副理事长赵玲,除了昨天的班子会议,梁健基本没见到这些人影,今天一吃饭都出来了。
  钟健康是一个古董迷,坐下来之后,就从包里取出一副画来,说是吴昌硕的真迹,这若要真货,恐怕就得几十万了。其他班子成员争相观赏,梁健也就走过去,站在钟健康的身后。钟健康说:“这山水画,你们看,这里有这么大空间,这不就是‘留白’吗?这肯定是吴昌硕的真迹了,对不对?”
  梁健对于绘画没什么研究,不过吴昌硕的画,以前学生时代在上海博物馆也看到过几幅。眼前的这幅,不管从哪里看,都不像是真迹。尽管整个构图有些像是吴昌硕的《墨竹图》,甚至笔法之中,毫无破绽,惊喜到位,然而懂得一些的人,一看就是赝品。因为实在是太像了,不过这也仅仅是“像”。
  当然,梁健也不会直接冲上去说:“这是假货。”看过之后,梁健也只是微微一笑,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其他人都还在装出羡慕的样子,说钟理事长这次又找到好东西了。钟健康恋恋不舍的收起了画作,问大家:“如果你们谁真的喜欢,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我也是不介意转让给你们的。”
  这一问,大家都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而,钟健康却似不想放过他们任何一个。等大家坐定,就一个个问过去。“徐理事长,你需要的话,我就转让给你?”
  徐捷副理事长,赶忙伸出了手:“钟理事长,感谢了,我真不能夺领导所爱,否则今天晚上我可要睡不着了。上次,我已经从钟理事长那里抢过一副佳作,这次真不敢了。”
  钟理事长朝他点点了头说:“知道就好,上次转手给你的那副,我真是特别喜欢。那么吕理事长,你看怎么样?”
  吕理事长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恭敬地敬了一个礼说:“钟理事长,上次的画虽然花了我一年的工资,但真的是一副好东西,等我再挣一年的工资,肯定向钟理事长再买。刚才这一副,我看着也特别的喜欢,可就是囊中羞涩啊。”

  这吕理事长看来是部队军人出身,讲话板板的,但是话语里却有一份滑头和冷幽默。只见钟理事长示意了下,让他坐下来,又转到另外两个理事长,那两个人也一一以各种理由推辞,反正都是不想接手。
  钟理事长最后将目光,专向了梁健,说:“梁书记,你想不想接手这副画啊?”
  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他,并且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梁书记,钟理事长的画,是真的价值连城,家里收藏一副,那家里都有品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