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5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1-21 21:53:00
  更新线----------------------
  那大乌龟似乎听到了我和叔父临近的动静,停了啃食的动作,仰起脑袋缓缓的朝向我们——刹那间,寒意扑面,两道幽光一闪而逝……
  恍惚中,那大乌龟的脑袋又垂了下去,继续啃食刘解放的尸身。
  “嗤嗤……跐溜,吸——”
  青天白日,四周安静极了,只有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伴随着那黑褐色脑袋的蠕动,频繁响起。
  对那乌龟来说,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只有吃人,才有意义。
  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子里各种念头闪掠而过,什么都抓不住。
  半晌,我才喃喃说道:“刘解放他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我回头看时,却见是天然禅师,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的身后,我竟茫然不知。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小沙弥,还有那眇目和尚,各个都瞧见了这情景,各个都吓得面如死灰。
  一个小沙弥脸无人色道:“主持,你瞧,乌龟吃人!”
  那中年和尚也颤巍巍道:“这,这池塘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怪物?”
  日期:2015-11-21 21:54:00
  眇目和尚哆哆嗦嗦,道:“我早就说了,济清是有问题的,你们都不信!这乌龟就是他养的!去年还能装在水桶里,现在就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人!对了,对了!那聋哑老头这几天都没有来寺中,肯定是被这孽畜给吃了……”
  “罪过,罪过……”天然禅师双手合十,念诵道:“此者皆是南阎浮提行恶众生,业感如是,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是故,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可代受……”
  众僧听见,也都纷纷双手合十,低眉耷拉眼,跟着天然禅师念诵起来。

  我本来心中又惊惧又焦躁,可被这些僧众一念,竟又宁静了许多,我不禁问道:“大师,您是在为刘解放超度么?”
  “不是。”
  天然禅师摇了摇头,道:“我念诵的经文,是《地藏王菩萨本愿经》里的一段话,地藏王菩萨对普贤菩萨述说地狱名号,以及各色人等生前作孽,死后要受何罪……世人切勿以为恶小而为之,凡事必有因果,也必有报应,积小成大,积少成多,后患无穷。这刘解放,唉……”
  日期:2015-11-21 21:58:00

  “天然,你少说风凉话了!”叔父冷冷道:“你的庙里藏着这么大一只吃人的乌龟,你的罪过咋么算?!”
  “贫僧有失察之罪。”天然禅师叹息道:“这乌龟想必就是济清口中所言的‘神龟’了,贫僧身为主持,竟然从未听过,更从未见过,真是糊涂。”
  “这乌龟平时肯定就藏在池塘里,池塘那么深,谁能知道它藏在里面?”小沙弥替天然禅师鸣不平。
  天然禅师摆摆手,道:“贫僧现在算是知道大雄宝殿为什么会被烧,济清又为什么会死了。”
  众僧道:“求主持指点。”
  天然禅师道:“济清养了这只孽畜,必定是要做歪门邪道之事,否则这乌龟怎会嗜血吃人?一年之间也决计长不了这般大小!”
  众僧纷纷称是。
  天然禅师道:“我想济清曾经将这孽畜带进过大雄宝殿中去,否则他也不必去大雄宝殿寻找这孽畜。然大雄宝殿是我沙门圣地,怎能容这孽畜玷污?于是,大殿宁可毁于烈火中,重生重造!济清则难逃惩戒,大殿连坠砖瓦,将其砸死,又焚毁其身,正是他的报应!”
  “阿弥陀佛,佛法无边!”众僧齐齐称颂。
  我心中觉得天然禅师所说未免有些巧合,但是隐隐之中,却也深以为然。
  世上哪有什么巧合,恐怕冥冥之中都有定数。

  日期:2015-11-21 22:02:00
  老秃驴,你别逮个机会就传教,先说说这大王八咋么办?”叔父道:“是还放在你们这池子里养着?”
  “佛门弟子不可杀生。”天然禅师说着这话,目光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和叔父。
  我立即会意:天然自己不想动手,却叫我和叔父出面。
  叔父不禁笑骂道:“你瞅瞅这老秃驴,比油里的泥鳅还滑!想叫咱们叔侄卖命,还不吭声,自己落好人。”

  天然禅师微微一笑,也不反驳。
  “它在水里,咱们在岸上。”叔父想了想,从地上拾起几块石头,我也跟着捡了几块,然后随着叔父绕着池塘走,去找距离那乌龟最近的地方。
  这池塘是山溪流经大宝禅寺时候的一个淤积之处,既是大宝禅寺的蓄水之地,又是一处景观,方圆有七八丈,委实不小。
  池塘周围杨柳倒垂,青草成畦,郁郁葱葱,本是妙地,可谁也料想不到,静好之下往往蕴含着令人心悸的丑恶!
  那大乌龟就在池塘中央漂浮,我和叔父找了一处最近的地方,距离它也还有三丈多远。叔父捏起一块石头,瞅准了那乌龟的黑褐色脑袋,“嗖”的击出!
  六相全功一线穿的手法,最讲究的就是快和准!
  速度够了,准头有了,破坏力就不会弱。
  只一闪念间,水面上便传来“啪”的一声,那乌龟吃痛,却不把脑袋缩回壳子里去,反而又伸长了一截,朝我和叔父看来,两只丑陋的眼中满是怨毒。
  日期:2015-11-21 22:05:00
  “还瞪老子!”叔父骂了一句,又是一颗石子打了出去,这次,又是打个正着!“啪”的一声更响,那乌龟黑褐色的脑袋上立即添了一抹猩红。
  我也跟着打,就朝那猩红的地方打,嘴里还不忘提醒叔父,道:“大,那是乌龟,您自称老子是吃亏了。”

  “对,奶奶的腿!”叔父醒悟道:“老子,啊呸!我不是你老子,天然老秃驴才是你老子!我替天然管儿子!”
  我开始还觉得叔父挺胡闹,老爱取笑天然,为禅师鸣不平。但是后面一想天然禅师和这乌龟都是光头,有些地方确实挺像,便不由得好笑起来。
  那乌龟接连被打,愤恨至极,终于舍弃了刘解放那已经被啃食了一半的尸身,拨开水花,迅速的朝岸边游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和叔父,恨意森森,让人不寒而栗。
  “上岸了,上岸了!”
  众僧纷纷叫了起来,又害怕又兴奋。
  “好!”叔父也大为高兴,道:“原先还以为它会沉底,那就不好怼了!这可中!自己乖乖的浮上来了!”

  日期:2015-11-21 22:11:00
  那乌龟游动的速度很快,片刻间就到了岸边。
  众僧齐声呐喊,纷纷后退,只有天然禅师岿然不动,却也紧张的看着大龟的一举一动。
  远处看那乌龟,觉得有磨盘大小,现在近在眼前,更觉庞大无匹!
  我从小在颍水边长大,见过河鳖无数,却从未见过这样大的!再加上它那满身黑褐色如漆如墨的丑陋纹路,真真是令人惊怖!
  “道儿,你退后!”叔父两眼放光,吩咐了我一句,我往后稍稍退了半步,道:“大,你小心!”
  眼看那大乌龟的半边身子渐渐爬上岸来,前面两只脚已经离水,叔父仍旧不动。

  那大乌龟伸长了脖子,像蛇一样,伸向叔父。
  叔父不退反进,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右手闪电般伸出,一把攥住了那乌龟的脖子,使劲一扣,叫道:“道儿,快——”
  话音未落,那乌龟的嘴巴突然张开,但听“啵”的一声响,一团白花花的东西直冲叔父胸前,叔父“啊”的一声惨叫,仰面便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