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2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躬着身子,把后背晾给范枣妮,打可以,但不能打脸呐。不过只躬着自己的腰不行,还得抱住范枣妮的腰。马小乐有时就这么无赖,抱得范枣妮没脾气。“枣妮,这事要怪就怪没把我们的事跟谭晓娟说。”马小乐将脑袋拱进范枣妮的腋下,不顾范枣妮在他背上“啪啪”地乱敲,“要是谭晓娟知道咱俩之间有故事,估计她也不会在酒场应酬后把我带回家。”
  这话的意思,谭晓娟对范枣妮讲过。现在范枣妮又听马小乐提起,也不免一声轻叹,“该发生的注定要发生。”
  “枣妮,你不知道当我醒来时是个什么滋味。”马小乐道,“对你,我内疚的很,真的没脸见你去。对谭晓娟,也没法说,事情都发生了还能说啥?再说了,平心而论,谭晓娟人很好,我要对她讲出跟你的关系,纯粹让她难过,还不如不说,直到那天被你开门撞到,事情才摊开。”
  “反正这事你不对!”范枣妮停止敲打。

  “是不对,要是对的话,早就去找你了。”马小乐眯着眼闷笑,“枣妮,我跟你之间,本来可以通透达明的,但通过这件事来看,还远远不到。”
  “通透个屁!”范枣妮说话还是很不客气,“你一肚子坏水,恐怕只想让别人通透,你浑浊着吧!”
  “嘿嘿。”马小乐得意地笑出了声,立刻又招致范枣妮一顿敲打。
  “我一听你这坏笑就生气!”范枣妮恨不得拦腰把马小乐抱起来摔到地上。不过此时的马小乐似乎已经彻底掌握了场面的主动,攒身一拱,将范枣妮扛了起来,回身后还不忘把门的保险挂上。
  “放我下来!”范枣妮瞪着小腿挣扎,但在马小乐不容置疑的进攻下显得柔弱无助。
  势如破竹。
  被马小乐强势侵入,这一刻,范枣妮彻底没了怨气,只知道索求。
  “马小乐,你是流氓!”范枣妮瘫软后还不忘说一句。
  “行。”马小乐依旧很勤奋地躬身劳作,“有责任心、求上进的流氓!”
  “跟谭姐感觉怎么样?”范枣妮勾着马小乐的后背,避免身体在冲撞下大幅滑动。
  “火,一团烧了好几十年的火!够劲!”
  “好啊,呆会我就去她办公室说说。”范枣妮闭上眼,“让她把你的毛都给掉算了。”
  “别了,就这么点事,值得嘛。”马小乐起伏的腰身一连串抖动,“枣妮,中午我请你们吃饭……”
  “我们?”已经平和下来的范枣妮轻抚马小乐后背,尖气指甲一掐,“你有脸面对我们嚒。”

  “嘿嘿,咋个就没脸呢。”马小乐调整着呼吸,毕竟小小沙发不是大床,没法畅快地舒展,还不如起身仰躺在座椅上舒服。
  “快起来吧,时间长了不好。”范枣妮推了推,马小乐顺势爬起来。
  起来后点了支烟,马小乐望着整理好衣服的范枣妮,“枣妮,摸着良心说,我马小乐不是个坏人,有时无意中伤害了你,你得谅解呐你说,我就对你虎视眈眈,虽然你不理会,可我还不是一样一如既往,这叫深情,懂嘛。”
  “屁!”率直的范枣妮在马小乐面前可不讲究,“你那叫想吃腥,你跟金朵那才叫深情呢,谁不知道你在村东大桥上拦花车那幕事。”
  “那是啥,那时不还小嘛,不太懂事。”马小乐吐了口烟,摇头笑笑,“烟消云散喽。”

  “你可别说,虽然那次你被打趴了,但我挺佩服你,是个爷们。”范枣妮走到门口拉下保险,到沙发前坐了,“小乐,跟你说正经的,吉远华现在想利用报纸来宣传老城区改造的事,要先入为主。”
  “狗日的,就知道他们会搞这事。”马小乐坐直了身子,“华泰路拓宽上梁本国吃了亏,竟然这么快就让吉远华来操劳了,也成啊,看来是时候收拾吉远华那狗杂了!”
  “很有信心?”范枣妮翘嘴一笑。
  “慢慢来呗。”马小乐觉着范枣妮笑得有点诡异,追问道:“枣妮,你有法子?”
  “当然!”
  “当然有,还是当然没有。”马小乐道,“得把话说清了,要不又整套子让我钻。”

  “有办法。”范枣妮不温不火,“不过我现在还生着气呢,等我哪天消了气就告诉你,保准疗效威猛!”
  “枣妮!”马小乐脸色一正,“你身为党和人民喉舌的工作者,得有大局观,不能因为私人恩怨而不顾及咱们通港市的兴衰啊。你要知道,按照梁本国那老儿的主意,咱们通港市还发展个屁,所以得抓紧没一秒来对他进行无情地打击!”
  “得了,跟你摆架子讲大道理,懒得理会你。”范枣妮站起身来,“我就一个小女人,可管不了发展不发展的,就知道生气了火!”
  范枣妮仰着头出来了,说是生气,此时已经没了半点火力。本来,她的火气只是入春一薄冰,看着存在而已。刚才被马小乐一顿猛火,早就消融殆尽。事实上她也没有多怪马小乐上了谭晓娟,只是一时气血而已,不过女人总归是女人,得有个态度,来找马小乐的时候怒气冲冲,不现在出门就笑语殷殷了。

  “枣妮,枣妮。”马小乐急着跟出来,“咋个还生气呢,瞧我这个可怜劲,别折磨了。”
  “你可怜?”范枣妮抬手一巴掌,“可怜你的话,那我们就可恶了!”
  马小乐笑着揉揉肩膀,“打,打吧,别生气就行。”
  范枣妮哼了一声,出门一拐,敲开了谭晓娟的办公室。“谭姐,小乐午请我们吃饭。”范枣妮进门,她不想看到谭晓娟局促的表情,得打破局面。
  果然,范枣妮跟啥事没发生一样的举止让谭晓娟一下放松了下来,“好,好啊,要不我请你们吧。”
  “不,让他请。”范枣妮笑道,“这个可恶的男人,以后天天让他请。”
  谭晓娟笑而不语。
  “谭姐,你可别心疼他。”范枣妮道,“中午吃死他!”
  “枣妮,我不能去。”谭晓娟摇了摇头,“我总觉得面对你们不自在。”

  “可不能这样。”范枣妮道,“你哟啊老是这样,会在心理上留阴影的。放开了想,有啥啊,咱们到时还要一起去喝他喜酒呢!”
  “你跟他……”谭晓娟轻声问了半截。
  “我跟他怎么了,恐怕没有那个可能。”范枣妮道,“朋友,好朋友,很好的朋友而已。”话一出,神情稍有落寞,但很快就灿烂一笑,“谭姐,活着开心就好,不想那么多。”
  晓娟笑了,“马小乐的女朋友不是在国外吗,哪有你来得直接?”

  “谭姐你可别逗我啊。”范枣妮笑道,“我可不主动去做破坏者。”
  “你觉得那叫破坏?”谭晓娟又是一笑,“我觉得那是幸福所在。”
  “那你去吧。”范枣妮嘴巴一咧,“谭姐,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好了。”
  “没大没小,这种玩笑你让我这脸哪儿放。”谭晓娟脸一红,“不说这些,中午哪儿吃去?”

  “问问马小乐,我喊他过来。”范枣妮话音刚落,马小乐就推门进来了,“过来汇报一下,中午怕是要失约了。”
  “干啥,想躲啊。”范枣妮瞪着眼眼。
  日期:2015-05-07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