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2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吉远华领命而去,这对于被梁本国叫到面前挨批的事来说,算是个胜利的局面。
  看着吉远华离去,梁本国叹了口气,“就这样吧。”

  这句不咸不淡的感叹,可以说给吉远华的仕途划上了句号,他不会再给吉远华抬升的气力。女儿梁靓的工作已经解决,工作这事,其实就是跨个门槛,进不去,千难万难,随便一根系子就是救命稻草般紧要,可一旦进去了,所谓的系子就成烂稻草了,可有可无。再说,一事对一事,梁本国就这么认为,吉远华的表叔窦成功把梁靓弄进审计厅,他把吉远华提到了正处,算是两清了。本来梁本国不是这么想的,顺手人情,不做白不做,也想把吉远华继续上挑,弄个副厅级也可以,就算是给自己培植个心腹。但几件事下来,梁本国觉得吉远华实力不济,扶不起来,把他弄到正处的线上就够了。

  不过吉远华不知道,他哪里知道这些,还憧憬着不久的将来更上一层楼。这就是小人物缺少自知之明的悲哀。
  好在吉远华不是一无用处,起码在为梁本国卖力的态度上是值得肯定的。
  回到报社,吉远华再次召开编委会,现在,他已经是名符其实的“一肩挑”式领导了,党务、编务两手抓。
  “老城区改造升级提升档次,这是今后一段时期的宣传重点!”在梁本国面前唯唯诺诺的吉远华,在单位总是趾高气昂不容侵犯,“这是我市今后的一个发展方向,通港市要在老城区旧貌换新颜的基础上崛起!”

  “似乎这还不是定论吧。”一个声音扬起,是王四化,这个已经被架空了的总编辑苦闷到了极点,大有放手图轻闲的气度。不过听了吉远华这种缺少定夺的话,还是忍不住要撂几句,“发展规划里对通港市的前进方向,还没有定格在改造老城区上,拓展新区的呼声也很高,作为主流媒体,还不能随便造势。”
  王四化的发言并不具气势,但言之凿凿,让吉远华一时语塞,他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回击,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耐来回击。
  尴尬的气氛令人窒息,但除了忍耐别无他法,在座的没有人愿意为吉远华打这个圆场。
  “媒体也有自己的眼光!”吉远华不得不为自己找出路,“我们的报道,可以为市委市政府提供些借鉴。”
  “那也不能一边倒。”王四化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他知道吉远华是在梁本国的授意下才如此放言,但他不在乎,即使因此而得罪梁本国。王四化不是不怕得罪梁本国,而是没法子,被吉远华排挤成这样,他还有什么选择?

  “我没说一边倒,只是说一个方向,至少目前来说是这个趋势。”吉远华道,“事实摆在眼前,老城区的改造已经端倪。新区拓展,有动静吗?”
  没容王四化再说什么,吉远华宣布散会。这恐怕是最短的一次编委会了,以前吉远华总是有三说四,东扯西吹,总觉得讲话时间长面子才足。
  吉远华有些气急败坏地钻进办公室,把范枣妮被喊了过来,这个“提拔”上来的主任,他有种驾驭感,他以为范枣妮会感激,会和他站在一边。这只能说吉远华是个傻蛋,没摸清状况就拉队伍,他也不想想当初范枣妮给马小乐写报道的事,前前后后,哪次不是起到关键性作用?
  “跟部门记者说说,往后多写老城区开发的稿件。”吉远华的口气不容商量。
  范枣妮当然不能说什么,尽管她知道里面的猫腻。“吉社长,要不要列个报道计划?”范枣妮的迎合总是滴水不露,这也是吉远华对她不知不觉麻痹的原因。
  “行,有计划跟好!”吉远华不忘给范枣妮盼头,“好好干,争取明年把你弄到编辑部,就可以进编委了,然后下一步就是副总编!”
  范枣妮根本就不稀罕什么副总编。当初在大学跟祁愿定终身,也不是为了进报社这个单位,那时还是情爱所在。所以,现在吉远华给她允诺的什么编委、副总编,对范枣妮来说,可有可无。
  只是生性率直的范枣妮觉得,她该有个饭碗,在报社这地方呆着也算不错,还比较快活,而且也算是给哺养了她二十多年的父母的一个安慰。

  但范枣妮认为,吉远华对她讲的,该和马小乐说说。她知道吉远华背后的梁本国和马小乐背后的方瑜,他们之间的斗争暗潮涌动,老城区改造和东扩新建是一个焦点,那是两个通港市颇有影响的男女之间的角力。
  作为角力的支点,吉远华和马小乐就是前锋卒,他们的交手,既关系到梁本国和方瑜的进退,也关系到他们个人的荣辱兴衰。
  因此,范枣妮没有理由不给马小乐通这个信,可是该死的马小乐竟然顺着她的线路和谭晓娟缠到了床上,虽然谭晓娟说马小乐是酒后被她稀里糊涂地从了事,但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呢?其实就这事本身而言,范枣妮原本还不怎么生气,都是正常的单身男女,接触多了发生那事的机会也多。可她气不过的是马小乐竟然隐瞒了她,这是对她的轻视!
  别人轻视她可以,就马小乐不行。范枣妮不谦虚,她觉得对马小乐都是掏心窝子的,马小乐在和谭晓娟的事上隐瞒她就是不仁不义。
  而且,更让她气愤的是,到现在马小乐也没找她说半个屁字!
  “马小乐!”范枣妮的倔劲上来可不管什么,找到门上去。“你狼心狗肺!”范枣妮进了办公室关上门,两手叉腰,圆瞪着大眼。
  或许这早有所料,马小乐蜷缩在小沙发里,低着头,一言不发。
  “装聋作哑一副可怜样,别装了!”范枣妮口气依旧怒气直冲,“把话说白了,我没这个资格来斥你,但我就是气不过!”
  马小乐闷着头暗喜,发火好啊,火越大呆会问题解决起来就越容易。
  “怪不得到市里来这么长时间都不跟我联系,把我当陌生人给抛到九霄云外了是吧。”范枣妮还真是越说越气,“马小乐,从今后就当咱们不认识!”
  范枣妮说完就往外走,马小乐一下跳起来,伸手拦住,“就不听我说两句?”

  “你不是装么?”
  “唉,这事怎么说呢。”马小乐一手搭住范枣妮,垂下头,“来市里这么久是没去见你,但绝对不是把你当陌生人给跑到九霄云外了,最直接的原因是刚来实在是忙,很多事都不是太顺,弄不好就没了前途,你说我能不拼了命去忙活嘛。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没脸去见你,原因不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虽然是油了点,但也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人,怎么说谭晓娟是你的朋友,我跟她一不留神发生了事情,我这心里头挺不得劲,总觉着对你犯了打错,哪有借着朋友搞朋友的,天理不容啊!”

  “我跟你说,你马小乐别弄一套一套的,你就是个臭流氓!”范枣妮红着脸。
  “就算是臭流氓,那也是有良心的臭流氓吧。”马小乐说得一本正经,在范枣妮听来简直是欠抽得很,“不要脸!”说完,抬手就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