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2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说到这份上,就不用再多讲了。接下来就算是庆贺吧,银龙国际的服务很齐全,不出酒店,洗澡、泡脚、唱歌、开炮,足不出户。
  接下来事情很顺,马小乐第二天就搞齐了资料,以一个老市民的身份,特快专递寄往省文物局。徐红旗那边也没费事,岳进鸣办事也利落,去沙墩乡找他谈了话,那小子就处于极端亢奋之中,连电话都没打,直接奔到了市里找到马小乐,说要感谢。
  “你说你,来也不打个招呼,我这还忙着事呢。”马小乐正琢磨着如何安排匡世彦的采访,没想到徐红旗冒冒失失地找了过来。
  “马局,岳部长找我谈话了!”徐红旗满面红光,副乡长这职位对他来说,或许是此生最大的心愿了,“他说你早就催促了,但因为一直很忙没机会下去考察。”

  “哦,才找你谈话啊!”马小乐装作吃惊的样子,“我早八年就跟岳进鸣讲了,赶紧把你给弄上去,没想到他还瞎忙的不轻。”
  “嘿嘿。”徐红旗咧着嘴笑了,“马局,我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表表心意。”徐红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红布包,“这东西可能也不太值钱,不过据说这是绝对的上等品!”
  两片并不是太规则的圆形物。
  风干的熊鞭。
  “这玩意哪弄来的?”马小乐低头闻了闻,还有股淡淡的腥臊气。
  “东北的亲戚给的,市场上买不到。”徐红旗道,“我没舍得都给你,还留着两片呢。”

  看到熊鞭,马小乐想起了阿黄,不免一阵神伤。徐红旗不明白,还以为犯了啥大忌,“马局,咋了,如果你适应我就收起来。”
  马小乐当然不会让徐红旗收了,好东西!自己虽然用不着,别人可能用得上,尤其是想到庄重信,他用一小杯子**酒就彻底拿住了他,没准现在这熊鞭以后也还能派上用场。
  “红旗,不管怎么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东西也收了。”马小乐包起两片熊鞭,放进抽屉。
  “嘿嘿。”徐红旗眯着眼笑道,“泡酒的时候,少放一点就行,要不会阳亢的。”
  “知道。”马小乐道,“红旗,咱家那阿黄还记得么?”
  “记得啊。”徐红旗道,“咱村里没有那条狗比它厉害了。”
  “咱村?”马小乐眉头一皱,“你没见过世面吧,别说咱村了,就是咱乡里头,甚至是县里头,能找出比它猛的不是易事,还有……”
  “啥?”徐红旗眼巴巴地望着。
  马小乐想把阿黄的鞭事说出来,可想想又收了回去,他觉得那是对阿黄的不敬。“没了,反正阿黄就是厉害!”马小乐嘿嘿一笑,拿出包中华烟扔给徐红旗,“红旗,我正有事要找你老表呢。”
  “没问题啊!”徐红旗一听来了精神,这个时候该表现,在他看来,现在好像只要马小乐高兴,他马上就能是副乡长了。
  “是没问题,但我想让事情快一些。”马小乐道,“本来也打算找你的,因为有些催促的话我不便说,你和匡世彦是老表,好说话。”
  “那看来我是来对了。”徐红旗笑道,“又要采访啥了?”
  “咱市里头有两个地方,受省里保护的,现在有条路要修,一修就都完蛋,我想找匡世彦给报道报道,看看能不能阻止下来。”
  书“那好办!”徐红旗掏出手机,被马小乐制止了,指指办公桌上的电话,“用座机打,还不要自己花钱。”

  客“嘿嘿。”徐红旗龇牙笑了,“我只是看看电话本,他的号码我还记不住呢。”
  网“搞不死的!”马小乐也笑了,他不是笑徐红旗,而是看到了事情马上就要有眉目了。
  电话打通,徐红旗说正在马小乐办公室,有事情需要来采访下。说了刚几句,马小乐就发现徐红旗的脸色变了。
  “咋了?”马小乐在徐红旗放下电话后问。

  “娘的。”徐红旗挠了挠头,“老表说这事他再帮联系,找别的报纸的记者来。”
  “哦。”马小乐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时,手机响了,是匡世彦打过来的。他的意思是,他们的报纸不易连续批评、曝光一个小地方,别的不说,领导、同事也有话,都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里面的猫腻。
  “理解!”马小乐呵呵一笑,原本他还以为匡世彦不想帮忙,原来是有苦衷,这样的话如果再不理解,那还有啥胸襟来混下去。

  “文物报。”匡世彦给出这样的回答,“我有朋友在文物报当记者,让他来采访或许会更好。”
  “行!”马小乐也很干脆,“匡大记者,你放心,不管你介绍谁来,不会给你丢脸,保证会让人家满意,而且,保证不会给人家添麻烦。”
  匡世彦笑了笑,“马局长,你办事我放心。”
  一切都心照不宣。
  文物报先见报,对华泰路牌楼和游园碑刻作了详细介绍。当然,还从另外一个角度,对华泰路周遭的进行了分析,从居民数量到商业积聚程度,推出一个结论:道路拓宽,实用性不大。
  更何况,还有两件省级保护文物。
  省文物局对此也相当重视,很快就下了文件。
  这一切,让梁本国大感意外,早知道这样,省文物局也还是可以做做工作的。
  “又是马小乐!”梁本国在办公室摔了桌子,他越来越感到这个叫马小乐的家伙实在是个令人讨厌又没法的刺头,“小吉,你说你要从马小乐男女关系的事下手整他,有眉目了没有?”
  面对梁本国有些气急败坏的责问,吉远华低下了头。不怪梁本国生气,本来他已经告诉了汤静虹,都全面准备好了讲华泰路拓宽一下,现在算是完了,文物报说事了,省文物局又发文了,所以建设局那儿就卡住了。对此,市里还没有明确表态要停,不过也没说不停,事态逼着梁本国不得不观望,他还不能盲目地给建设局下什么指令。
  “目前还没眉目。”吉远华不能撒谎,那会让梁本国更生气,“梁书记,近期我召开了几次编委会,传达了老城区改造旧貌换新颜的一些个精神,各部门组织了些系列报道,打算近期退出,为老城区改造制造氛围,不知道何时刊出比较合适。”
  吉远华的这个及时汇报,让梁本国好受了些,毕竟对于他开发老城区的“宏大”计划,华泰路的拓宽改造只相当于是一个小步骤,乱一下没挂系。
  “先从已经开发、老路拓宽,而且附近的商业气息还比较浓的地方着手,把宣传造势的本事都始出来。”梁本国道,“这方面的报道一定要注重事实,不能像搞政治教育一样,满口大话,老区改造好不好、有没有形成新一轮的人气积聚,那都是摆在老百姓眼皮子底下的,不能夸大。”
  “梁书记,你放心,保证做得到位。”吉远华抓住这一转折机会,用力表态。
  “哦,当然了,不夸大的同时,也要注意你刚才说的制造氛围问题。”梁本国道,“老百姓的意识,有时是需要引导的,至于要把握好一个什么样的度,你具体把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