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3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魏洋,见胡小英完全处于劣势,再这么下去,对于胡小英和梁健可能都没有好处。无论如何,以前魏洋和宏市长、高成汉他们走得还是挺近的,这时候他觉得有必要出面调和,胡小英又坐在他的边上,他就附耳低声对胡小英说:“胡部长,常委会上吵起来不好看。不如先按照这个方案办,以后有机会再做调整,否则,如果梁健的岗位没有落实,说不定以后更困难。”
  胡小英听到魏洋的提醒,也觉得有道理。刚才,自己是因为涉及到梁健的切身利益,有些过于激动了。冷静想想,魏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这次市委常委会,以谭震林这一方面的绝对胜利告终。
  从常委会办公室走出来,市政协主席江易,根本不顾胡小英的感受,在电梯之中就开玩笑:“梁健,到残联去,也就是‘废’了!”边上的人当着胡小英的面恭维:“江主席啊,你儿子江东流,那能力强、素质高,我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肯定能比梁健干得好。”
  胡小英一直目视前方,就当没有听到。这官场世态炎凉,她已经有心理准备。其他人以为她会受不了,半途就出电梯,但是她就是坚持到最后,不畏惧他们那些怪话。
  接下去照例是干部谈话。胡小英不认可这次所动的干部,她对副部长说:“其他的干部都你和处室去谈吧。你让梁健到我这里来,我跟他谈话。”
  副部长知道这次胡小英所受打击不轻,但是她毕竟还是部长,应声就去通知了。
  梁健到了胡小英办公室,看到胡小英坐在桌子后面,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上了。

  也许是看到了梁健,心里的一切委屈和忿恨都忍不住了,化作眼泪无声的掉落下来。
  梁健见状,也不说话,将桌上纸巾折好,递给胡小英。
  胡小英无声的抽泣了一会儿,才用纸巾擦干了眼泪,这才抬起了玉面:“梁健,我已经尽力了。”
  梁健抿紧了嘴巴,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知道,这还仅仅只是开始。梁健很想过去,抱着她,安慰她。但是在这办公室里,显然不合适,他对胡小英说:“我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
  胡小英也坚定地说:“对,我也就不相信了,上面会任由他们折腾整个镜州市。”梁健说:“我们得保存自己的实力。刚才,魏洋书记在电话中跟我说了,你为了我在常委会上跟他们争执。以后别这样了。”
  胡小英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以后不会这样了。魏书记,还是不错的,是他提醒了我。”

  梁健说:“有空我会去拜访他,也许他是我们可以争取的人。”
  市委常委会后,市委书记谭震林催促组织部,让调整的人员赶快到位。也许他也是在担心夜长梦多。对方越是急切,也就越是说明对方心里没底。
  梁健要离开向阳坡镇,也要离开南山县了。最舍不得的,还是镇上的一些干部和成山村的群众。
  成永和成全他们消息很灵通,第二天就说,打算跟村里的老百姓去市里上访,说对梁健的安排不公。梁健说:“千万别去,这是组织决定。组织决定,就得服从。如果老百姓去闹,组织上会认为是我发动群众。这可以上升为政治问题。而且,我认为,这绝对不会是结局,镇上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呢!”
  成永和成全说:“梁书记,我们等你回来。”

  梁健召开了一次班子会议,简单说了几句话,把自己要说的事情交代了。其他什么都没有说。会议之后,傅兵说,梁书记晚上让我们送送你吧!
  一家前面有一池塘的土菜馆,日落星稀,远处的国道上,一辆辆车子行驶而过,偶然投来灯光,还能依稀听到声音。
  傅兵原本说要将这顿送行的饭,放在镜州市区,这样方便梁健多喝点酒。梁健却说,就在向阳坡镇随便找一家平民小饭馆吧,他喜欢这里比较随意的小饭店,也许以后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来了。
  梁健原本说,这顿饭就不喝酒了,但是遭到了傅兵和王雪娉两个人一致的反对。傅兵说:“梁书记,这顿饭我们一定得喝点酒,但是控制在标准之内。我向你保证,只要我在这里一天,以前制定的接待标准,就不会破。”

  在现有的体制就是如此,一个制度的执行和一个领导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如果领导换了,这个制度可能也就相应作废了。傅兵能这么承诺,就说明他真的是对梁健认可了。
  梁健也颇为感动,就说:“那好。今天我敬敬大家。”
  在座的班子成员,大部分对梁健还是挺有感情的,特别是何国庆和赵韩宇都是梁健一手提拔的,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梁健这么快就要离开向阳坡镇。很有些不舍,喝酒也是大口大口地喝,尽管大家喝得都是三十多块一瓶的白酒,喝高了就会头痛。
  梁健今天也放开了,每个人都敬了一盅酒。
  何国庆主动过来敬酒,说:“梁书记,这个元旦,我和方圆就结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喝我们的喜酒。”梁健笑道:“国庆,不错啊,你一步步稳扎稳打,先是订婚,马上又要结婚,都在一年内搞定了。”
  有人笑道:“说不定播种都已经播好了,订婚、结婚、播种一年全搞定。”大家都笑起来,气氛一时热烈起来。
  梁健跟何国庆碰了碰杯子,说:“你的喜酒我一定来。”
  接着又有其他班子成员来敬酒,说了很多不舍得的话,梁健是感动的,虽然眼看要败走向阳,但是经过他整顿之后的镇班子,至少是团结和谐的。这一点也是梁健在向阳的收获。
  最后,王雪娉来敬酒了,她脸颊绯红,但脸上却没有笑容,只有忧愁。梁健怕她喝多了,就说:“要不我们就意思一下吧?!”
  王雪娉不肯,一仰脖子,喝下了这杯酒。

  喝完酒,各自回家。梁健让傅兵和王雪娉跟自己一起坐车。
  傅兵在车上说:“梁书记,如果你走了,以后县里要是重新恢复矿业开采,我们一定不干,我宁可换地方或者还是做副书记。”王雪娉也说:“我们一定要按照计划好的休闲向阳方案推进下去。”
  这两人说的虽然是酒话,但梁健能够听出,这不完全是大话。他们也是看到搞矿山开采不是长久之计。只要是有点责任心的领导,都会希望能够往正确的方向发展。
  但梁健知道,凭他们的实力,如今还无法抵住县里的压力。梁健说:“你们都错了!”
  “怎么错了?”傅兵很是不解。
  梁健说:“你们应该跟县委保持高度一致。因为,只有你们还呆在向阳,向阳的工作才能维持正确的方向。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因为沉不住气,被调到了无关紧要的岗位,到时候,我来找你们。今天我对傅兵你说,你完全可以冲击镇党委书记的岗位,还有雪娉,镇长的位置应该是你的。你们一起努力吧,不要忘记,市委组织部长还是胡部长,在必要的时候,我会争取她对你们的帮助。但是,你们首先要以积极的态度,服从县委的决定。”

  梁健这席话,出乎傅兵和王雪娉的意料。但是,梁健的这席话,也让他们卸下了心里的担子。
  傅兵以前是不认可梁健的,但自己是梁健扶持上镇长的位置。因此以前对梁健的看法,后来都转化为了对梁健的认可。这次,梁健走了,他是真心想要把梁健的思想重新贯彻下去,但他也知道,县里领导可能会给他很大的压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