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1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雪说:“先缓一缓,以后再说,你好好养伤。回去了,再,安排吧。监狱长怎么说的?”
  黄苓说:“她说我没能力管监区,让我回去了只能做其他位置的。”
  康雪说:“别管她了,你好好养伤再说。”
  黄苓说:“我可能要瘸了。”
  康雪说:“不会的,我找找医生。”
  我赶紧的逃之夭夭。
  妈的,都是一伙儿的啊。

  怪不得啊,黄苓如此嚣张啊,以为有人给她撑腰呢。
  不过听起来,好像监狱长不是她们一伙儿的啊。
  我下楼后,打的走了,去了天诚酒家。
  天诚酒家那里,好多人都在了。
  我们姐妹本来就有二十来个,加上现在扩大的,三四十人都有了,坐了四张桌子。
  她们已经在吃了。
  一看到我过去,都喊着张队长来了。
  大家赶紧的站了起来。
  我笑着道:“又不是见领导,大家不要这么客气,坐下坐下都坐下。”
  有人喊道:“张队长你就是我们的最高指示!”
  我笑了:“别这么说,最高指示还有很多领导,我是最低指示。大家开心就好,别什么指示了,坐下坐下。”

  大家都坐下了。
  但我一看,居然有个人不站起来。
  我定睛看,我靠,朱丽花。
  她在这里做什么。

  我指了指朱丽花问沈月:“怎么她在这?”
  沈月说道:“我们姐妹刚才上来,刚好遇到朱队长在下面买东西,就叫她了。”
  我过去朱丽花身旁:“你来这里干嘛!”
  朱丽花说:“不欢迎我吗?”
  我说:“还好吧,就是奇怪你为什么来这里。”
  她们给我备了碗筷,洗好了,然后倒酒。
  我说道:“大家吃,喝,不要管我。我和朱队长聊聊天。”
  一群人继续吃吃喝喝闹了起来。

  我问朱丽花:“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来这里跟我们吃饭?”
  朱丽花说:“我有事找你。”
  冷酷的面容。
  我说:“呵呵,我知道,你不会那么无聊跟我们来喝酒。”
  这时,大家提议给我敬酒,大家一起来敬酒了。

  先是大家来了一杯,然后一杯一杯的停不下来了。
  喝了晕乎乎的,我都没得吃菜。
  坐下来后,我打了个嗝,差点没吐出来。
  这时又有人给我敬酒,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三十多人啊,一人一杯,那我都要死了。
  我揉着肚子,说道:“小梁,等我一下行不行,我实在是,有点有点不行了啊。”
  小梁说道:“那我等会来吧。”
  朱丽花突然站起来:“我来帮他喝。”
  众人马上起哄:“嫂子帮喝了!大家鼓掌!”
  然后鼓掌起来。
  好吧。
  朱丽花一口喝了。

  然后马上好多人来敬酒,朱丽花都喝了。
  之后,坐下来后,我真的是晕乎乎的了。
  我问朱丽花道:“你没事吧,我都晕了。我刚才没得吃什么东西。”
  朱丽花说:“活该。”
  我说:“呵呵,你讲话真是难听啊。你嘴巴说话从来没好听过。”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吹烟雾她脸上。
  朱丽花用手厌恶的甩了甩,然后问我道:“你想死吗!”
  我说:“我没想死,说,你来我这里干嘛!”
  朱丽花说:“你这里?”
  我说:“你说你混进来干嘛,有什么目的啊?”

  朱丽花说道:“找你问一个事。”
  我说:“你说啊。”
  朱丽花站了起来,说:“出外面说去。”
  我问:“还怎么不能在这里说的。”
  朱丽花说:“这里不方便说。”
  我只能跟她走。

  站起来后,有人看到我们要离开,赶紧喊道:“不要让张队长跑了!”
  “不要让他跑了!”
  我急忙说:“没跑,我出去和朱队长聊两句话,很快回来!”
  有人问:“不回来怎么办!”
  我说:“替你上夜班!”
  有人拍手:“好啊!上夜班!”

  我点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好!”
  我说道:“放心了大家!”
  沈月说道:“慢!”
  还拿了两杯酒给我们喝,才放我们走了。
  我和朱丽花出了外面,的阳台。

  吹着风,我有种想吐的感觉。
  酒真的喝多了,我可什么都没吃啊,就连喝了几十杯。
  大杯啤酒。
  这群家伙。
  我摇摇晃晃,问道:“你要对我表白吗?”
  朱丽花说道:“表白?你是什么?”
  我说:“我是你爱上的帅哥。”

  朱丽花说:“真不要脸!”
  我说:“那你找我何事啊?”
  朱丽花问道:“黄苓被车撞,差点死了。”
  我说:“哦,我们都知道了啊。”
  朱丽花问:“是不是你做的!”
  我说:“不是我做的!”

  朱丽花问:“你实话告诉我!”
  我说:“你干嘛这副样子,真不是我做的啊!”
  朱丽花说:“你说实话!”
  我说:“真不是我!”
  反正真的不是我干的,难道要我承认是我吗?

  本来就真的不是我干的。
  朱丽花说道:“真不是吗?”
  我说:“真不是!”
  我抽了一口烟说:“你到底怎么了?”

  朱丽花说:“我以为你那么残忍了。”
  我说:“靠!我残忍?我就算找人干掉她,我有什么残忍的,是她先要干掉我的啊。你怎么胳膊往外拐啊。”
  朱丽花说:“可是没找到证据,你就知道她找人干掉你吗?而且你不能通过合法的方式来除掉她么?”
  我说道:“花姐,你怎么那么天真的啊,你当初还和我说,以暴制暴,你现在那么仁慈?”
  朱丽花说:“我是想起来觉得你可怕,如果真的是你做的话,那么阴险。”
  我问:“怎么可怕?如果真是我做,又怎么样,对付那种人,只能用这种方法对付她!”
  朱丽花说:“不可怕吗,如果你以后要天天和这么一个有心计的人在一起一辈子,你想起来都脊梁发冷!”
  我楞了一下,问道:“等等,你说什么来着?和一个有心计的人在一起一辈子?你该不是说你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吧?”

  朱丽花脸红了:“没有。”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是不是啊,是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对吧?”
  朱丽花退后一步:“满身酒味!”
  我上前:“说得你好像没有酒味一样,承认了吧,你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的。哈哈。”
  我伸手要捏她的下巴。

  日期:2015-12-06 09: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