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2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从情感上来说,范枣妮真的是不太能接受马小乐这个男人和谭晓娟这个女人混到了近身肉触的程度。如果马小乐和一个与她不相识的女人上床,无所谓;如果谭晓娟和一个与她没那层关系的男人上床,也无所谓。
  可现在偏偏就是这两个人,劈叉了!
  “谭姐。”此时的范枣妮,一肚子怨屈化成了小小的哭腔和两行泪水,“为啥是你们两个人呢!”
  一直处于自责和不安之中的谭晓娟,也进入了范枣妮的情愫世界,刚好机会合适,立刻站起来移到范枣妮身旁,伸手揽着,也泣声渐起。

  这下倒好,两个人厮搂着哭成一团。
  咖啡店的服务员从通明度不高的玻璃门外看到这一切,摇了摇头,“难得啊!恋到这种程度,也不枉被人指点了。”
  谭晓娟和范枣妮,被误认为是le了。
  那些都无所谓,尤其是谭晓娟,她是看到门外服务员晃动的身影,而且之后又晃动的好几个。
  围观呗,人之所好。

  眼泪的产量一次就那么点,哭一会就该停下来,要不哭干了眼窝子不好受。
  范枣妮到底是年轻,哭过之后还在谭晓娟的肩头时不时抽泣一下,抖的小身子好生可怜。
  “枣妮,别生你谭姐的气了。”谭晓娟拢了下范枣妮的头发,“我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早知道我怎么也不会把醉酒的马小乐带回去。”
  范枣妮在谭晓娟的肩膀上来了次深呼吸,坐直了,“谭姐,我不生气,真的不生了。”
  “唉,你这么说,让我好受了些,但我觉得更对不住你了。”谭晓娟拉着范枣妮的手,“枣妮,你爱马小乐吗?”
  范枣妮点点头,“我爱他!”稍微停了下,反问道,“谭姐,你呢?”
  “我?”谭晓娟显然没想到范枣妮会问这话,但总归得回答,“我,我疼他。”

  谭晓娟回答的声音很小,但范枣妮还是听得真切,“扑哧”一声笑了。
  这声笑,表明范枣妮是真的豁达了,没有了怨气,甚至还可以说,已经豁达了并不介意和谭晓娟这个女人去分享同一个男人。
  当然,这只是马小乐听了谭晓娟叙述后的幸福遐想。遐想能不能变为现实,后面的事他当然不会知道,但他至少知道,范枣妮怨气已几乎消掉。
  “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去找她。”马小乐电话里对谭晓娟说,现在他轻易不到她办公室。

  “我不是说了吗,枣妮不生气了,为什么还不去?”谭晓娟似乎想不通。
  “她是不生你的气。”马小乐嘿嘿一笑,“对我,那还有一场狂风暴雨,我得躲着,躲久了,她的风暴劲就小了,那时再会她!”
  “鬼头!”
  “**?”马小乐说出这话觉得自己很不上台面。
  “你,唉,别再刺激我了。”谭晓娟叹了口气,“这事弄得我在枣妮面前很心虚。”
  “虚啥?”马小乐笑道,“这事要是抛开友情关系,你没啥过意不去的。当然人都抹不开情面,我也是,我总觉得自己是借范枣妮的台阶,上了你的厅堂,我也愧疚呐!”
  “一切总会过去的。”谭晓娟道,“我就是不知道,咱们今后该怎么办,要说一刀两断不再牵念,说实话,我还做不到,当然,我也不是那种非要把你看在身边才罢休的女人。就像以前,只要存留着可能就行,哪怕是一个月、半年不见面,但心里不空。”
  “那个先不想,事情的发展总会尽如人意。”马小乐很爽快,“现在对于我来说,就是要化愧疚为动力,做好属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当然是要在配合方市长的前提下。”
  “呵呵。”谭晓娟一听笑了,“你不怕方市长哪天进疗养院了?”
  “那也认了。”马小乐道,“人,总归得有个立场,现在我没有选择,就得站在方瑜的队伍里了。”

  “那就好好干!”
  不错,马小乐现在想的就是作出点动静来,至于范枣妮这一插曲,虽然也入心,却不是主要的。
  摆在面前的,最直接的切入点就是华泰路的拓宽改造。马小乐想尽力阻止,即使阻止不了,也要尽最大可能制造麻烦。总之不能让梁本国顺,很多时候就这样,一顺百顺,一不顺百不顺。
  可怎么下手呢?
  马小乐感到无从下手,项目都批了,拓宽修建是很正常的事情。想通过些鸡零狗碎的手段来达到组织的目的,很渺茫,这种不上台面的手段,添乱添堵可以,却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找何连华。
  这事冒想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梁本国拓宽修建华泰路就是通过何连华才达到目的的,现在找他拆台?
  没错,马小乐就这么认定了。通过和何连华的接触,能感觉出他的些许狡诈,虽然他不会违抗梁本国的授意,但也不会傻到一丝不苟地惟命是从。在何连华的脑袋里,还有斡旋二字。也就是说,他既能答应帮梁本国办事,也能答应帮梁本国的对头办事。但具体能办到什么程度,那就看中间人的能耐了。
  马小乐要充当的就是中间人身份,他要抬出方瑜的牌子,来向何连华请事。马小乐知道,何连华再怎么笨,也不会拿梁本国来挡方瑜,那就是直接表面和方瑜对抗了。所以,马小乐不担心会被何连华拒绝,担心的只是何连华能答应到啥程度,具体说就是能不能阻止华泰路的拓宽修建。

  马小乐深信,如果能把这件事给办利落了,他的方瑜心目中的地位会如烟花般腾起。
  这次去见何连华,马小乐完全收起了上一次的刻意张扬,谦恭的让何连华都有些不适应。
  其实这一点马小乐早就知道该这么做,到现在这位置,不比以前在乡里、县里,那时候可以犀利,叫个性,能出头。如今不行,到市里了,台面大了,在搞那些所谓的“跋扈”就会招致范围广且强而有力围攻,站不稳。比如现在遇到吉远华,马小乐是不会再当众对他破口大骂的,上次在王枫和梁博面前嚣张了下,只是说说,付诸行动是万万不会的。
  长这么大,该有点进步了。

  “何局长,你是聪明人,跟你也不卖关子。”马小乐微微弯着腰,呈上一支烟,“华泰路的拓宽修建,有没有办法更改?”
  “更改?!”何连华夹着烟,斜眼看着马小乐,“你是说不拓宽?”
  “何局长,英明!”马小乐很含蓄地笑了笑。
  “欸哟,这事啊。”何连华身子一仰,挺着下巴道:“这可是年度计划十项实事之一的大事,想改,怕是难啊!”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马小乐呵呵一笑,“何局长,这话是俗了点,但道理还是很精准的,当然,我这个毛头小伙是做不了有心人的,但何局长您有这么多年的道行,这事应该不难。”
  “嘿嘿。”何连华弹回身子,马小乐欠身打出火来,何连华也不客气,伸头点了,“马局长,要说难,是很难,得罪梁书记的事不难吗?可要说不难,也挺容易,毕竟一条路修下来,牵扯的事情也不少,找准一个扎实的揪住不放,死认那个理儿,不说能立马就改变原有计划,却也能拖到计划近乎废用的程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