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2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奇怪,问道:“有什么好感谢我的啊?”
  常青说:“高书记已经告诉我了,说是你把跟高书记去永州的机会,留给了我。”梁健说:“我觉得,你跟着高书记去永州更加适合,镜州,我也还有很多事情放不下,我感觉自己还不能走。所以,你也不用谢我。”
  常青说:“等我到了永州,你一定要来看我。”

  梁健说:“兄弟,这还用说嘛!我当然是要来骚扰你的。”常青笑着与梁健告别。
  高成汉书记是提拔任用,要过了公示期,才能择日上任。而宏市长,由于是平调省级部门,走得要比高成汉早。10月15日下午,省委组织部的电话就打来了,通知宏叙,16日下午3点到省委组织部报到,由省委组织部的领导专门送去省文联报到。
  接到这个通知后,宏叙感慨万千。他是没有想到,自己在镜州市的从政生涯,真的就这么结束了。他已经预感到,从市长岗位,调任省文联党组书记这样的虚职,自己的身价也就下降大半,以前很多围着自己的人,都将渐渐疏远。这方面,他倒是有心理准备,只是对于一个人,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在临走之前见上一见。
  接到宏市长的电话,梁健很是诧异。自从上次在贵宾楼住处,被宏市长轰出来后,梁健以为和宏市长之间,不会有单独见面的机会了。
  宏市长在电话中说,让梁健去一趟他办公室。梁健来到市政府六楼,先去了陈辉办公室,陈辉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清理干净。梁健这才记起,陈辉因为涉嫌杀人,被公『安』机关带走,目前关押在镜州看守所。梁健离开市府办后,最近市府办发生的一连串事情,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梁健见过宏市长,问了好。
  宏市长亲自站起来,给梁健倒茶。梁健赶忙说:“宏市长,我自己来。”宏叙说:“你坐下吧,你给我当了这么久的秘书,我还没给你倒过一杯水呢,今天我给你倒一杯。”
  梁健站在一边,等宏市长倒好了水,赶紧自己拿起来,放到了办公桌上。
  一开始两人没话,梁健也不知道说什么。

  宏市长清了清喉咙,才说:“梁健,明天,我就要离开镜州,去省文联报到了。思来想去,上次有些话,我说得重了。长湖区林镇唐磊书记,跟我说,你帮他出了主意,让他将从财政上挪用的钱,及时填补进去,事情才挽回了一些,否则,情况可能更加严重。这些,以前我都不了解。现在,我要向你道个歉……”
  “宏市长!”梁健打断了宏叙的话,“千万别这么说。有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宏市长也永远是我的领导。”
  宏市长神色有些伤感,梁健心想:“这不知是因为离开了重要权力的缘故,还是要离开镜州有些情绪。”
  宏市长说:“梁健,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干部。我现在没办法再帮到你,但是我希望,将来你不管遇到任何困难,还是能够走过去。”
  梁健说:“谢谢宏市长的鼓励。”
  宏市长说:“以后,我到了省文联,可能可以帮到你的地方不多了。但是,如果有什么需要,还是可以联系我。”梁健点着头:“明白了,宏市长。”
  宏市长说:“那就这样吧,我也得理一理东西,明天就得走了,可如今什么都还没有整理呢。”

  梁健想到,秘书陈辉已经进了监所,宏市长现在只能自己整理东西,便说:“宏市长,我来帮你理。”
  宏市长说:“还是我自己理吧,梁健。”
  梁健坚持道:“宏市长,我做过你的秘书,今天还是让我再做一回你的秘书吧。”
  宏市长就不再坚持,听梁健这么说,心里的歉疚更甚,他也就没有再阻止梁健。这天梁健帮宏市长整理了要带走的东西,一直到了将近晚上七点左右。至始至终,市府办中,没有人进来帮宏市长的忙。
  这个地方,以权力为中心,当你手握权柄时,大家都围着你,当你手中的权力散失,大家也都作鸟兽散,不会再有人靠近。这就是成者为王败者寇。掌握权力的人,想要一直抓着权力不放。
  将宏市长送到贵宾楼,梁健才离去,一路上,可谓感慨万千。但是,宏市长对自己的鼓励,还在。今后一段时间,不管遇上任何困难,梁健都一定要挺过去。成大事者,都要经历磨难,梁健几乎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磨难。
  两位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主要领导,都走了。镜州市剩下一个市长和副书记岗位空缺,没有人知道,接下去由谁接任。
  一段时间之内,整个镜州市官场都显得异常平静。梁健知道,更大的变动还在后面,就如地震之后,有时候余震的杀伤力更大。但是,梁健也不想就这么无所事事的等待。

  上次,关于打造休闲向阳的方案,经过了县委常委会的同意。但是,批复还没有下来。梁健知道,这会是困难重重,但是他还是又一次去找了县委书记葛东。
  葛东见到梁健,态度完全变了。梁健进去,跟葛东打了一声招呼,葛东头也不抬,看着一张报纸。不知道,这张报纸到底有什么好看,竟然花去了他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梁健就在一边等着。
  葛东抬起了头说:“有什么事?”
  梁健说:“葛书记,上次休闲向阳的请示报告,县委还没有批复,不知能否给我们批一下。我们好开始启动了,矿山的关停,我们也准备行动了。。”
  葛东抬头,朝梁健瞧了瞧,有种好像不认识梁健的感觉。然后说:“休闲向阳?这事情先放一放吧!”

  梁健说:“放一放?常委会已经通过了。”葛东说:“矿山是不是要关停,现在上面领导有不同的意见。”梁健一听,惊讶不已:“矿山难道还要重开吗?”葛东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做不了主。昨天谭书记亲自跟我打的电话,矿山的事情,还要再研究,不能说关就关,搞一刀切。”
  梁健还是力争:“矿山应该关,这对向阳坡镇的发展不利!”
  葛东瞪着梁健说:“梁健,你不能只从局部利益看问题。如果天下的矿山全部关闭了,那建设用的石料从哪里来?天上会掉下来吗?作为领导干部,你得学会从全局考虑问题!知道吗?”
  梁健认识到,如今和葛东的争辩已经毫无意义。一个地方的发展是需要石料,但是向阳坡镇没必要以卖石料过活,这里的生态资源和优势,只要规划得好、运作得好,就能产生更大的、更持久的经济效益,并且大大改善当地农村百姓的生活水平……但是,这些,现在与葛东说,都已经不起作用。
  日期:2015-05-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