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1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见事已了结,对张高明说,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张高明赶紧说,张县长,你有事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不过,你是知道的,我儿子跟秦部长表弟之间的这件事纯粹是个误会,还请你帮我在秦部长面前说句公道话。

  金大洲心想,你刚才当着我的面打孩子,不就是为了这句话吗,于是满口答应下来说,行,我心里有数,有机会我会跟秦部长谈的。
  张高明见金大洲答应了,放心了不少,赶紧说,那您忙去吧,我也要上班去了。
  两人在派出所门口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往不同的方向驶去。
  坐在车里,金大洲心想,今天真是巧了,本来他是不放心王丹是不是已经办好了手续,人是不是已经出来了,尽管有涂副局长在现场照顾着,他还是担心,秦书凯有没有准时到派出所接人,所以特意趁着上班的时候,让司机把车开过来绕一圈。

  到了派出所门口,秦书凯已经把他的表弟领走了,却看见涂副局长竟然被张高明缠在那里,金大洲明白要是不把话跟张高明说清楚,就张高明那点素质,必定会继续纠缠这件事不放,到时候不是又让秦书凯添堵吗,毕竟自己的表弟跟人打架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金大洲稍稍考虑了一下,演了上面一出,一是想要让涂副局长脱身早点回家休息,另外也想点醒一下张高明,做事要知道轻重,就他这种干部要是得罪了秦书凯,他能经得住秦书凯和王耀中的查处吗?

  金大洲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很满意,他知道,这样一来,张高明是绝对不敢继续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了。
  金大洲猜的没错,坐在车里的张高明心里对自己刚才的表现懊悔不已,他觉的自己真是笨透了,明明涂副局长一开始话里已经有了警示自己的意思,自己竟然没有领会,还要等金大洲把话说透了,自己才明白过来,现在好了,自己的儿子跟秦书凯的表弟打架,还把人家表弟打伤了,秦书凯是谁,他跟王耀中俩人那可是在普水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不是连马成龙手底下的一帮兄弟他们都敢一个个的拔根除尽吗,像自己这样级别的领导,他还会放在眼里吗?

  张高明越想越不放心,他心想,这个时候秦书凯指不定在心里把自己恨个半死,骂自己一点眼色都没有,竟然敢动自己的表弟,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难道这样做没把他放在眼里。
  张高明越想心里越不安,他心想,不行,这件事只是请金大洲从旁边说好话估计还不够,自己应该亲自去一趟,解开秦部长这个心结才行。
  张高明思来想去决定去县政府一趟,他对司机说,转头,去县政府。
  司机见张高明突然改变了主意,也不多问,掉转车头,立即往县政府的方向驶去。这就是政府官员司机的基本素质之一,一切行动听指挥,管好自己的嘴巴,多干事,少说话,领导让你说话的时候,你再说话,领导没主动跟你说话,你一个字也不能乱说。
  车子在县政府大楼停车场慢慢的停下来,张高明从车上下来后,看了一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才十点多,估计这个时候,秦部长应该在办公室里,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上衣,打起精神进了县政府办公大楼。

  走到秦书凯办公室的门口时,张高明的心情有些紧张起来,他一时不知道进去后,该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他担心自己的话会引起秦部长的不高兴,也担心秦部长现在正在气头上,要是他劈头盖脸的骂自己一顿,那可就够自己受的了。
  张高明在门口想了很多种见到秦书凯时可能发生的场景,就是没想到,秦书凯对自己的态度跟自己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张高明敲门的时候,心里还是忐忑的,听见秦书凯在里面说进来的时候,他是脸上堆满笑走进去的。当他表明自己的身份后,秦书凯的态度是客气的,甚至有些过于客气,这让张高明一时有点是适应不了。
  他按照自己原先想好的话对秦书凯说,秦部长,子不教父子过,我那儿子这次有点犯浑,我刚才在派出所门口,已经狠狠的教训他了,这件事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秦书凯心里考虑的已经不是这件事的处理,而是在考虑单琴的故意做法,于是说,张书记,这点小事,我怎么会计较呢,再说了,这一个巴掌拍不响,我那个表弟也有不对的地方。
  张高明弄不准秦书凯现在说的这几句话到底是真心话还是场面话,于是对秦书凯说,秦部长,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就跟我直说,我儿子既然犯了错,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一定不会推卸的。

  张高明的意思是,你想要什么赔偿说出来,只要是我能达到的,我一定满足。
  秦书凯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于是笑着说,张书记,你别多想了,我这人你不了解,我今天当着你的面说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绝不会秋后算账什么的。
  秦书凯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反倒让张高明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只好自嘲似的说,秦部长,我终于明白什么是一级领导一级水平啊,我跟秦部长比较起来,真是有些小肚鸡肠了。
  张高明走后,秦书凯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他心想,直到现在,公丨安丨局长单琴从昨晚到现在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打给自己,哪怕是打个电话把事情的处理结果跟自己说一下。
  秦书凯觉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份了,何况,据涂副局长说,此类轻微的打架斗殴事件,没有造成重伤的,正常情况下,都是当即通知家人或者单位,交罚款把人领走就行了,像这样做出拘留一晚的决定还是很少的,最重要的是,打人的一方,就是政法委副书记张高明的儿子是主要肇事者,并没有受到拘留的惩罚,这样一对比起来,单琴做出的决定对于表弟王丹来说,显然是极不公平的。

  金大洲后来电话也说,这件事单琴参与进来,让涂副局长等人不好处理,如果不是涂副局长尽力的斡旋,估计这件事不知道要拖到设么时候,看来这个公丨安丨队伍的领导是一个不如一个啊。
  秦书凯当时暗暗的在心里做了决定。尽管曾经对自己说过,男不跟女斗,可是对于这个女人,自己决定破格例。这就是秦书凯的个性,没事的时候,绝对不会主动惹事,但是如果有人欺负到自己头上,他也绝不会视若不见。
  秦书凯后来给王耀中打了电话,问白柳派出所的那个所长,公丨安丨局内部是不是有什么处分?
  王耀中说,兄弟,指望单琴那是不可能的,最近已经让人打听清楚了,那个白柳派出所的弘所长和单琴是什么亲戚,所以单琴是坚决不处理。纪委正在研究如何对待这样的事情。
  秦书凯说,你暂时也不要急着处理,你把这件事让人弄个报告过来,介绍公丨安丨局如何不配合,我就是要看看这个单琴和刘猛将比到底是谁厉害,我就不信在普水这个地盘上都是这样的公丨安丨局长。
  王耀中说,好,我马上让下面的人弄个报告给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