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2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是那么说。”谭晓娟道,“可我和枣妮不是好朋友嘛,而且认识你也是她介绍的,如今看来,显得我有些不知好歹了。”
  “唉,说到这点我就更过意不去了。”马小乐叹气叹得佝偻着腰,“要不是范枣妮帮忙,现在恐怕我还蜷缩在沙墩乡政府大院里忙着提茶倒水呢,对她的感激那是没得说。当初她几篇报道把我给弄出了头,到了县里,后来在县里落魄了,经由她引路到了市里,又遇到了你。至于和你发生了些事,我一点都不后悔,我觉得这都是前生注定的,我和你有前缘。可是不后悔归不后悔,我觉得我是踩了范枣妮的肩膀爬到了你身上,太愧疚了,禽兽!”

  马小乐越说越缩,佝偻着的腰身干脆蜷成一团,蹲了下来,把头深埋在两膝之间,“禽兽倒也罢了,因为我还自认有良心,关键是我了解范枣妮,要是她大怒起来把我朝刀尖上放,那我这辈子可就算是完了,还混个啥?不要说禽兽了,恐怕连禽兽都不如了!”
  马小乐的这番说辞,加上可怜巴巴的身形,让谭晓娟连生爱怜。女人有伟大的慈母情怀,尤其是谭晓娟和马小乐这对女大男少组合,更让谭晓娟滋生出一股非她不能救世的决然精神,“小乐,你别担心,这事先由姐来说,女人最了解女人,等我向枣妮说明情况,取得她的谅解后你再去找她,她就不会怪你了。”
  “你怎么说!”马小乐抬起头来看谭晓娟非常迅速,眼里流露出无限期盼。如果不是谭晓娟沉浸在救世母的豪情之中,一下就能看穿马小乐,或许会半开玩笑地送他一句:你还真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在这件事情的解决上,马小乐承认自己禽兽不如,但也没法子,他是不能去找范枣妮的,去就是自找难看。但他又不能让范枣妮在这事上跟他结什么怨,不说以后要不要范枣妮帮忙,单是从情感上说也说不过去,他还是很喜欢范枣妮的,有情。
  所以,马小乐只能利用谭晓娟来化解范枣妮,他相信谭晓娟会竭尽全力。至于谭晓娟能做到什么程度,能不能取得范枣妮的谅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还有,谭晓娟说等取得范枣妮谅解后,让他找范枣妮,马小乐觉得那兵不可行,或者说不是最佳的办法。
  马小乐认为最好的法子是让范枣妮自己慢慢悟,尤其是在她有所谅解的前提下,悟通了也就没什么了。
  对范枣妮,马小乐觉得还是该采取以退为进的法子,因为他相信无论如何范枣妮都憋不住,兴师问罪也好,哭诉委屈也好,总会找上门来。那时,故作沉沉而悲痛,小小施展下演技,没准还能让范枣反过来送些安慰。
  但马小乐相信,范枣妮也是鬼精的家伙,他的手段早晚会被她无情揭穿。不过那不要紧,哪怕是一时半会也好,只要当时成功,过后的事,很有可能就是笑谈了。
  马小乐想得很轻松,不过谭晓娟却是沉重得很,要不是遇到马小乐这个狠货子,这个骨子里还相当传统的女人,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出格。而恰恰,出格的事又如此不巧,偏偏还和忘年交的范枣妮有瓜葛。

  第二天,谭晓娟找范枣妮谈话没有选择电话,而是面对面坐了下来,只不过选择的地方是一家咖啡店,光线较暗,不容易看清对方的脸色。谭晓娟知道,谈话时她的会很红,红到窘迫得呆不下去,作为她这样年龄的女人,是不太能忍受的。
  “枣妮,你恨我吗?”谭晓娟两手抱着茶杯。
  范枣妮现在很平静,虽然前一天站在谭晓娟办公室门口当场差点闭过气去,但经过一夜的深思后似乎大彻大悟,她摇了摇头。
  范枣妮的缄默让谭晓娟有些无措,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但她很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就是取得范枣妮的谅解,或者进一步说,是取得范枣妮对马小乐的谅解。

  “就算你不恨我,但肯定生我的气。”谭晓娟道,“生吧,这件事,我就活该被憎恨,被你憎恨。”
  “我不憎恨你,我也没资格憎恨你。”范枣妮依旧是面无表情,目不视谭晓娟,“就像我不反对你和马小乐上床一样,也没资格反对。”
  上床。
  这个词有时候是极其丑陋的恶毒的。
  谭晓娟隐约感觉到了这层意思,不过这不是范枣妮的本意,她只是想说明一下谭晓娟和马小乐搞那种事情。
  尽管灯光昏暗,但凭着女人灵敏的嗅觉,范枣妮感觉到谭晓娟眼中有泪没流下。其实范枣妮对谭晓娟是一直挺敬重的,及时上天看到了她和马小乐坐在沙发里凌乱的假象。这一切都归于谭晓娟本身,因为她不是个坏女人,交往中范枣妮能体会到谭晓娟作为女人的善良和安分。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范枣妮推开门后又转身默默离去。
  情面,这个情面的问题,她不想甚至没有勇气去面对窘境中的谭晓娟,恰恰窘境的制造者又是她。
  “是我。”谭晓娟的声音仔细听上去微微发颤,“是我主动的。”此时的谭晓娟没有忘记马小乐,这个给她带来无尽欢愉的小男人,需要她的帮助。
  范枣妮抬头看看谭晓娟,“你跟我说这些干啥?”
  “不要装作不在乎,我知道你难受。”谭晓娟伸出一只手想拉住范枣妮同样握杯子的手,但停在了半路上。谭晓娟知道,范枣妮心里肯定是难受的,马小乐对她讲了他和范枣妮之间的一切后,她就知道,范枣妮这丫头已经不自觉地把马小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
  女人对男人,同男人对女人一样,不论是不是存在某种法律上的关系,都有独食的心态。
  站位决定了谭晓娟必须主动,如果她也像范枣妮那么沉闷,那么谈话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我还想说的是,我也是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谭晓娟抿了口茶水,“而且说到底,之前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和马小乐之间还有那种关系,如果早知道了,或许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句话说完,谭晓娟就觉得说错了,这么一来,等于是把担子卸给了马小乐,她是不知道范枣妮和马小乐之间有媾事,但作为当事人的马小乐怎么能装糊涂?!
  “我们已经不是一次了,但也算是刚刚开始。”谭晓娟连忙说道,“开始是我不好,马小乐刚到局里,接风宴上他喝多了,神出鬼使我竟然把他带回了家里。”谭晓娟这么说,是想证明马小乐是被动的。
  不论范枣妮有没有发觉出谭晓娟是在为马小乐开脱,但的确是感觉到了谭晓娟的坦陈。很显然,这情势就是谭晓娟在道歉。冷静下来的范枣妮还能换位思考,如果她是谭晓娟,用得着道歉吗?如果谭晓娟是她,有什么理由来生气或者责怨?
  日期:2015-05-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