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1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年轻力壮的工人在小头目的吆喝下奔着张军就过来了,张军吓的脸上边了眼色,他赶紧大喊,你马上把你们河湾乡的书记钱保国给我找来,我要跟他当面谈。
  这种时候,哪还容得了张军谈什么条件,几个人有的抱住他的手,有的抱住他的腿,像是抬什么祭祀用的牲畜一样,把他抬起来,一直抬到离开工地两百米左右,才把他往地上狠狠的一摔,咚的一声落到地上,那伙人根本不顾他的死活,转身就走。
  张军是少年得志,在普水县也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干部,哪里受过今天这样的待遇,他气的冲着几个抬他的人大声叫骂说,你们这帮狗东西,简直是有眼不识泰山,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骂归骂,张军却还没忘记张富贵布置给自己的任务,赶紧拍拍身上的泥土,又往坟地跑过去,要是这坟今天在自己眼面前给平了,自己就功亏一篑了,他现在必须赶紧重新占领坟头,阻止这帮人继续动作才行。
  这个时候钱保国已经听到汇报,一路小跑过来,到现场一看,竟然是张军正站在坟头上阻止大铲车的工作,于是挥手示意工人停止施工,就问张军,张主任,你这是干什么?我这可是按照县委县政府的要求在指挥人施工,如果耽误了事情可是要有人承担责任的,后果很严重,我看你还是快点让开吧。
  钱保国的心里,根本就没把张军这个人这个人放在眼里,谁都知道,张军是跟在张富贵后面混的,而县长张富贵平时在马成龙面前连个屁的没有,整个一怂包,今天就算是张富贵站在自己面前,自己都不怕,何况是张富贵手底下的一条狗。
  张军见说话算数的人来了,赶紧从坟堆上下来,走到钱保国面前说,钱书记,请你稍等一会,我这么做也是按照张县长的要求在执行领导指示,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现场打电话问问张县长?
  钱保国心想,张富贵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做事还要跟他商量,简直门都没有,钱保国伸手挡开了张军递过来的手机说,张主任,咱们都是熟人,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在没有接到马书记的指令前,我也只能按照领导的指示办事,还希望张主任不要打扰我们正常的施工秩序。
  张军见钱保国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又不肯打张富贵的电话,心里有点发毛,眼前这阵势自己恐怕是罩不住了,自己一个人根本抵挡不住那么多人,必须要赶紧想办法才行。

  钱保国见张军站在那里发愣,挥挥手示意施工的小头目准备重新开始铲平坟地的工作,张军见状,赶紧又拦到了铲车前方说,这样吧,钱书记,我马上打电话给张县长,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要是他没什么说法,我绝对不会继续阻拦,请你给我几分钟打电话的时间,行吗?
  钱保国心想,张军也是经贸委的主任,大家都是普水官场上的人物,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闹的太僵了,也不好,于是勉强点头说,行,给你五分钟。
  张军见钱保国同意了,赶紧走到一边拨通了张富贵的电话,张军把眼前的形势向张富贵如实汇报了一遍后,请示张富贵,现在这种局面下,到底要怎么办?
  张富贵听了张军的汇报,也紧张起来,想不到事情是如此的急,要是今天大铲车真的把唐秘书长家的祖坟给铲平了,自己以后还怎么面见唐秘书长。
  张富贵对张军交代说,你现在就跟钱保国说,这个坟地暂时不能拆,要是有什么后果,我来负全责。
  张军听了张富贵的话,立即走到钱保国面前把张富贵的指示说了一遍,钱保国一听这话就火了,他冲着张军发火说,我这是在执行马书记的指示,张县长不了解情况,随便乱发表意见是不是手伸的有点过长了。
  张军见张富贵的话在钱保国面前起不到什么作用,就正色对钱保国说,钱书记,只要我张军站在这里,你们今天就别指望动这坟,除非张县长有了新的指示。

  钱保国见张军在现场胡搅蛮缠耽误工作进度,心里也很着急,他也当场打了个电话向马成龙汇报了这边的具体情况,问马成龙,现在铲坟地的行动遇到阻力,怎么办?
  马成龙没想到,河湾乡的工地上竟然还闹了这么一出,他心想,这个张富贵发的什么疯,河湾乡的项目跟他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他跟着瞎掺合什么。看来这个家伙也不是一个东西。
  想到,张富贵的阻拦很可能阻碍河湾乡工程的进度,马成龙的心里阵阵发急,他想,这件事必须要跟张富贵说清楚了,河湾乡的事情,不管是谁想阻碍,自己绝不会留情。
  马成龙对钱保国说,你稍微等等再动手,我马上找张县长了解一下情况,一会儿就会给你回话,你放心,项目的事情绝对不会因为任何突发因素改变进度,你做好马上开工的准备。
  钱保国挂下电话后,吩咐工人们先原地休息几分钟,等会再干,张军仍旧站在铲车前,丝毫不敢放松。

  马成龙刚想打电话给张富贵,门口响起张富贵的敲门声,张富贵站在马成龙的办公室门口说,马书记,方便的话,我就进来了。
  马成龙赶紧说,进来吧。
  张富贵进来后,来不及落座,也没有任何的客套话,直奔主题说,马书记,你就当我张富贵今天是欠了你一个人情,现在钱保国正在铲的那个坟,请停止施工,把它保存下来。
  马成龙愣愣的说,张县长,你也是县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我问你,这句话说出来你自己觉的有道理吗?难道因为一家的坟地影响整个项目的建设吗?这是不是太可笑了?
  张富贵解释说,马书记,我已经到现场看过了,这座坟的位置靠近路边,只要稍稍改变一下设计规划,这座坟根本就不影响工程的建设。
  马成龙对张富贵的话不置可否,他不屑的表情说,张县长,你就不要开玩笑了,你说盖了座漂漂亮亮的新楼在前面,人家买楼的人推开后窗一看,有座坟地在后面,你认为谁会还买那儿的房子,你提出的方案是绝对不可行的,你作为一个领导人,应该主动站在照顾大局的角度配合县委这边的工作而不是阻碍,再说了,那座坟跟你有傻渊源吗,跟你没多大关系的事情,你这么上心干什么呢?
  张富贵见马成龙自说自话,根本就没把自己的意见当回事,于是很不高兴的说,马书记,自从我们搭班子以来,我是怎么配合你工作的,你应该有数,不管是大事小事的处理上,我从没有刻意的阻碍你做什么,我在普水这几年,虽然不问事,也不代表就是个睁眼瞎,什么都不知道,大家各自做了什么,都是心知肚明,我只想对你说,要是为了这件事咱们两人闹起来,只怕结果对谁都没有好处。

  马成龙虽然有些草包,也不算太笨,张富贵话里想要表达的威胁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张富贵无非是想要说,你要是因为这件事不给我面子,跟我闹起来,我就把你很多不光彩的事情给抖露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