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冷静了一会,秦书凯心想,这样这样,单琴,我们就好好的斗吧,不过这件事必须要尽早想个解决办法才行,单琴这一关,自己是不容易再跟她沟通了,但是表弟的事情又不能不管,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秦书凯想到了好兄弟金大洲,公丨安丨局长的涂副局长跟金大洲的关系不错,这件事要是拜托金大洲,应该效果会好些。最简单,表弟在里面不会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
  于是,秦书凯立即打了个电话给金大洲,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就简单的说了一遍后,又不放心的嘱咐说,兄弟,这件事我可就全指望你了,我表弟什么时候能出来,就拜托了。
  金大洲说,行了,咱们就不多说了,我马上打电话给涂副局长联系一下,先让人不要吃亏是最重要的,要是伤的重的话,说不定还要找个医生给看看。
  秦书凯见金大洲考虑的比自己还要周全,赶紧说,行,那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兄弟,拜托了。
  金大洲说,对了,今晚处理这件事的是哪个派出所的干部?
  秦书凯说,这我还真是不知道。
  金大洲说,不知道也没关系,估计涂副局长稍微查一下就能找到,你放心吧。
  放下电话,秦书凯心想,单琴,从你第一天到普水上任开始,我就一直忍着你,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既然给你面子你不要脸,你也别怪我从此以后对你不客气了。
  秦书凯于是给王耀中打了电话,让他最近对白柳派出所的事情进行严肃的查处,这个单琴简直就***不是个东西,来了不是干事的,而是给普水捣乱的,如此的干部也就应该弄点难看给他。
  王耀中听到口气,就知道秦书凯肯定被这个人气的不轻,于是玩笑的口气说,秦书凯,当时我说这个女人是个不讲理的角色,你还不信,说要和她好好谈谈,看来两人在一起没沟通好吗,没能够进出就发脾气了,不要伤心,对女人要有耐性,要有包容心吗。
  秦书凯就说,王耀中,也不隐瞒你,刚才为了一个亲戚和单琴联系,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听任何人的解释,更是无理取闹,整天吹捧公丨安丨局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如此的领导不出事也很困难啊。
  王耀中就说,不要着急,很多事情他会让人注意的,既然她是单瑶的姐姐,也是我的大姨子,按照普水这个地方的说法,大姨子半边屁股是我的,我就要找个机会看看这半个屁股到底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样。
  秦书凯和单琴在过招的时候,最近一段时间,张富贵也没有闲着,经常在外面跑,有时候贾珍园会在心里暗暗感觉奇怪,张富贵每次跟办公室交代的时候,都说自己要到基层去转转,可是贾珍园每次装着无心的样子跟张富贵的司机打听,张富贵今天又去了哪里检查工作的时候,司机都说笑而不答,这就让贾珍园的心里有个结,张富贵这一天天急匆匆的样子,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呢?
  尽管马成龙并没有特意交代贾珍园注意张富贵的动向,但是贾珍园的心里把自己的利益跟马成龙是拴在一根绳上的,本来也确实是这样,所以贾珍园便会不自觉的站在马成龙的角度去考虑一些问题,对于县长张富贵的行踪自然是要牢牢掌握稳妥些。
  不是张富贵的司机不想告诉贾珍园实情,而是张富贵特意交代过,不管谁问起来,最近自己去了什么地方,都不能说,尤其是政府办主任贾珍园,虽然贾珍园是分管自己的上司,但是跟张富贵比较起来,司机当然还是要选择听从张富贵的吩咐,否则,不是在替自己找麻烦吗。
  张富贵知道市委即将换届的消息后,到处拉关系,后来按照岳父的指点,亲自带着礼物拜访了现任的省委副秘书长唐小平。张富贵拜访唐小平的理由是,故乡普水县,最近要举办甲鱼节,他代表普水县人民政府特意过来邀请唐秘书长能够捧场故乡的甲鱼节,并回到家乡看看这几年的变化,指导工指导工作。

  对于普水县长张富贵的到来,唐小平的表现是比较热情的。
  唐小平本人并不是在普水县长大的,严格的说起来,普水县是唐小平父亲成长的地方,唐小平的父亲曾经当过外省的常务副省长,也算是从普水出去的高官。可是在职期间,尽管也有一些家乡父母官会找上门去,想要请他为家乡发展的一些事情做出些贡献,唐小平的父亲是个党性很强的建国前老党员,每当遇到此类事件的时候,都严词拒绝,说自己身在一定得位置,不是一般的人,更一定要杜绝走后门的歪风邪气。

  时间一长,当地的历任政府官员都知道唐小平父亲的脾气,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再来烦他,所以,尽管他是普水当地出去级别较高的干部,在有生之年并没有未普水做出什么贡献,普水人民对他的感情也淡的很。
  卸任以后,这位常务副省长终于抽出空来,想要会家乡看看,本来以为,自己这个级别的干部,即便是已经退休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地政府总会有些接待上的安排,就算没有组织夹道欢迎的仪式,最起码全程有个当地一二把手陪同一下,表示对自己的欢迎。
  没想到,那次回普水得经历成了他一生的痛和耻辱,可能是因为他从没有未家乡的建设做出过什么贡献,当这位原常务副省长难得一次回乡省亲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欢迎,更没有警车带路的场面,悄悄的来,悄悄的走,几乎没有引起政府过多的重视。
  本来嘛,你手里有权力的时候,没为家乡建设出过一分力,现在退位了想起这里还有一个地方是你的故乡了,想要家乡人对你有多热情了,没有付出,哪里会有回报呢。何况,现在时局不同了,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大踏步前进,很多人的观点变的越来越务实,一个已经退位的领导,不管你的级别有多大,哪还有人把你当回事呢。
  尽管,后来县里有关领导听说,老人的儿子唐小平在省城发展的也不错,于是派了个副县长全程陪同老人在家乡考察,但是当老人遇到一些儿时玩伴的时候,大家对他的冷漠,他还是能感觉到的。
  乡里人更是实在,你老人家在外地富贵了几十年,我又没得着你一分好处,我凭什么对你热情。所以,想和村里的人谈谈话,村的人都已农忙事情比较多,没时间陪推辞了。
  故乡之行,对老人的思想刺激很大,回到省城以后,他语重心长的对自己的独生儿子唐小平说,一个人手里有权的时候,一定要牢记能帮上家乡的地方,就帮一把,像自己这样在外闯荡了几十年,也算是当过领导的人,却从没帮过家乡人一点忙,自己就算是当了再大的官,故乡人没有得到任何实惠,家乡人哪还有人会记得你呢,一个人老了,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落叶归根了,那可是祖宗一辈子生活的地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