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1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方面,马小乐相信他的判断力。
  只要面前的女人有意,从她的一个眼神或者是一个细微的动作,马小乐很快就能知道下一秒钟该做什么。
  对谭晓娟已经是比较熟知了,对她的判断闭上眼睛只凭听觉就可以做到准确无误。马小乐非常自信,谭晓娟说话声音所传递的信息,他能完全接受到,能比较精准地察觉到她内心火苗的大小和炙烤之下身体的温度。

  “谭姐,你累了吧?”马小乐轻声绕手。
  “累倒不累,就是有点头晕。”
  “可能是缺少些活动了。”马小乐支起身子,站起来。
  谭晓娟哼唧一声歪在一旁。
  马小乐歪着嘴角笑了,看来谭晓娟早已到了火候。
  谭晓娟确实已经到了火候,马小乐动她的时候,她就像一块从冰箱里拿出来很久的雪糕一样,化了、淌了。
  不过这次没有用沙发,马小乐觉得办公室每次来人都坐,不干净。倒是内间的面池台派上了用场,谭晓娟随手把一条大毛巾抓了过来,垫在底下……
  一切都会归于安静。
  马小乐坐在马桶盖上,有点喘,毕竟只是个面池台,不是那么得劲。
  “谭姐,穿戴好了还是到外面吧。”马小乐起身提好了衣服,走到外面趴在了长沙发上。
  谭晓娟一会跟了出来,到办工作前拉开抽屉,拿出两盒牛奶,“小乐,焐热了喝点吧。”
  “不喝,刚才空喝了那么长时间呢。”马小乐歪了歪脑袋,斜眼看着谭晓娟嘿嘿地笑了。谭晓娟被这么一说,脸上飘起红晕,“小乐你说什么,羞死人了。”
  “呵呵,不说,不说行了吧。”马小乐道,“换个话题,或者接着刚才的话题,你说以你女人的视角看,方市长的病态在哪儿?”

  谭晓娟从热水杯里提出一盒牛奶,撕开了喝了一口,“这个嘛,我还得好好想想,一时说不出来,而且人和人不同,方市长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是太了解。”谭晓娟坐了下来,“但通过一些侧面,多少也还能了解一点,不过这需要点时间,我还得打听。”
  “行,那就打听打听。”马小乐道,“等你揣摩个道道出来就告诉我,别让我误打误撞冒犯了方市长,那我可就少了很多机会。”
  “小乐,我跟你说一句,八成是准的。”谭晓娟眯着眼笑了。马小乐一看就觉得谭晓娟要说出点旁门左道,因为她很少露出这种表情,“谭姐,我知道你要说让我惊讶的话了。”
  “呵呵,你很了解我嘛。”谭晓娟放下牛奶,两手交叉放在身前,“让方市长见识见识你的能耐,也许就不存在你需不需要规避的问题了,反过来她可能还要规避你呢。”
  “你,谭姐,你咋这样说呢。”马小乐故意作出惊讶万分的样子,虽然他也有准备谭晓娟要说这种事,“那,那我都成啥了啊!”
  “呵呵……”谭晓娟仰头笑了,“小乐,我跟你说,我可是一半真一半假的啊,有那么个道理。”
  “道理?”马小乐头一歪,“我看是倒理吧,站不住脚的。”

  “别不相信。”谭晓娟道,“强大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破碎的家庭。”
  “就跟你一样?”马小乐呵笑道,“干脆就不要家庭了。”
  “取笑我了是不。”谭晓娟假装生气,眼睛一瞄,“我可不是什么女强人,方市长和邹筠霞那样的才算是。”
  “好了谭姐,开玩笑呢。”马小乐走上前,拍拍谭晓娟肩膀,“不过说实话,在我眼里你就是女强人,而且是个非常幸福的女强人。”
  “好了,现在你在我这里时间不能太长。”谭晓娟走到办公室门口,拧开保险,“方市长病态在哪儿,等我了解再跟你细说吧,还有,本来这次找你是想提醒你注意下何局长的感受,但没想到你抱着回敬他下马威的目的,感觉跟你说的没起一点作用,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听听,这次用不着,或许下次会用上。”
  马小乐点点头,笑着离开了。
  其实在马小乐看来,谭晓娟跟他说的每一点都非常有用,尤其是梁本国假借民心工程拓宽道路的事,对他来说简直是太重要了,他要到方瑜面前说说。当然,马小乐很清楚自己去方瑜面前说这事,不是向她提供多大的机密,而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为自己进一步接近方瑜创造个机会。因为方瑜不可能不知道梁本国搞一招的用心,要是这都不知道,那么她根本就没有实力跟梁本国争斗。
  不过现在马小乐还不打算跟方瑜说,现在要做的是去找何连华,既然要回敬一个下马威,那就得明白点,把事情摆出来,表明姿态,有时就是一种强大的攻势。
  马小乐从谭晓娟办公室出来,直接就敲开了何连华的门。更/新/最/快 “何局长,忙呐,向你汇报工作来了。”马小乐晃荡着步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对马小乐的到来,何连华有些意外,又看到马小乐这般姿态,浑身不适。“汇报工作?”何连华一声冷笑,“马局长,工作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下属。”
  “哦,那可真是感谢,能得到何局长这么高的评价。”马小乐呵呵一笑,不用招呼,自个坐到沙发上,一条腿抬起,放到茶几上晃着,“哟,瞧瞧,局长办公室就是不一样,这沙发就跟床似的,躺着肯定更舒服吧。”
  何连华彻底黑青了脸,“马小乐,我希望你放尊重点!”
  “尊重?”马小乐探了身子,眉头一皱,“难道你想让全局上下见着你就作揖请安,不经过你批准连头都不能抬?”

  “你少跟我耍滑!”何连华道,“马小乐我跟你说,此一时彼一时,无论做什么,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我只向前看,朝前走,至于后路不后路的,无吊所谓。”马小乐掏出硬盒中华,“何局长,来一支?”
  “我自己有!”何连华没好气地拿出自己的软中华。
  “唉,何局长,还是抽我的吧。”马小乐不容分说,抬手丢了一支给何连华,“凡事别讲虚的,中看、中听,更要中用,你那烟是贵了点,但可惜是软的,没我的硬!”

  何连华听到马小乐的这句话,眨巴了下眼,第一次以冷静的眼光观察起马小乐来。
  面前的马小乐,形骸有些,跟他的身份完全是两回事,一个市建设局副局长,不说言行得体,但总也要说得过去,可他这副德行可真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何连华也看到,马小乐眼神放射出来的光却有着无比的摧毁力,看进去,会觉得不可抗拒。
  “马局长,我不明白你到底想怎么样。”何连华并没有抽马小乐扔过去的烟,不过也没有漠视,捏起来,很在意地放到一旁。
  “何局长,敞开来说吧,我有哪些地方让你看不惯。”马小乐点上烟,不正视何连华。

  “你的表现。”何连华深吸一口气,缓缓放出,“太锋芒毕露了吧。”
  “被迫无奈。”马小乐立刻就回了一句。
  “被迫无奈?”何连华一歪脑袋,“马局长,你说你被迫无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