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1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赤诚相见。梁健在上,手掌拂过润滑的感觉,深深的契合,令两人都心魂俱醉。享受一日算是一日的想法,刺激着两个人的神经,几乎想要在这一个晚上,将所有的快乐都体会一遍。
  胡小英翻了身,在梁健之上,她仰起头,让胸前的丰满、项中的柔滑、肩膀的光洁展露无遗。
  梁健伸出手臂,强烈地震颤,犹如从地心深处传来的震感,让人既惊讶又快乐,达到人类最原始,也最纯粹的快乐。
  第一次结束之后,梁健走到客厅,打开了一瓶红酒,在两个杯子里都倒了酒,然后切了两个苹果,倒上色拉,端进了房间。

  胡小英已经在卫生间洗了澡,用毛巾围在腰间,坐在床头。湿漉漉的发丝,垂于脸颊。梁健给胡小英一个杯子,里面是小半杯红酒,两人看着、笑着,碰了杯子,慢慢喝着。
  胡小英叉了一块苹果沙拉给梁健,梁健张开嘴巴吃了下去。
  胡小英问道:“满足吗?”
  梁健说:“不满足,待会还要来一次。”胡小英笑着:“真的?”梁健说:“做到再也做不动为止。”

  有时候,xing就是忘却烦恼、忘却恐惧、忘却痛苦的方式。这天晚上,梁健和胡小英来了三次,这不算多,也不算少。本还想再来,但不知什么时候,两人都已经沉沉睡去。醒来时,东方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梁健除了胡小英,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关于谭书记要调走的消息;胡小英是组织部长,更加不可能随便传递此类信息,否则人家都会当真。
  然而,关于谭震林要调走的消息,已经开始疯传了。在中青班中,宋城和唐磊私下里也说起这个话题,问梁健是不是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了?
  梁健说,我从哪里得到确切消息啊,我不是一直跟你们在一起学习吗?唐磊说,你就别谦虚了,你当过宏市长秘书,跟市委组织部的人又这么熟,肯定比大家知道得早,知道得多。梁健听到这个消息,当然是第一时间的,然而拿这种东西来吹牛,毫无意义,梁健说:“你们太抬举我了啊!”

  季丹也听说了,她和古萱萱在路上碰到梁健时,叫住了梁健,说:“你有可能又要升官了嘛!”梁健很是奇怪,季丹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他自己还茫然无知呢!“哪里来的消息?”
  季丹说:“大家都在传嘛。谭书记要走了,宏市长就是下一任市委书记的人选,你以前是宏市长的秘书。等宏市长变成了宏书记,你还不得马上升官啊!”
  提起这件事,梁健又想起胡小英对自己提起的那些问题,眉头不由皱起,心情的天空就出现了阴霾。他说:“这是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
  说着梁健与古萱萱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古萱萱心里疑惑,宏市长有可能提拔,最开心的本来应该是梁健啊,怎么如今看起来,梁健却忧心忡忡呢?
  党校对中青班抓得还挺紧,晚上有一个讨论,主要是交流北大学习的体会。轮到梁健发言,尽管不在状态,他择要所讲的东西,还是让不少人频频点头,颇为认可。

  会议之后,回到宿舍不久,古萱萱过来敲门。问道:“梁健,今天看你好似不太快乐,有什么事情吗?”古萱萱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得很是温柔。梁健当然不能把心中的担忧告诉古萱萱,他只是说:“没什么,也许还没有从北京的氛围中恢复过来吧!”
  从北京回来之后,原本的死对头江东流,似乎变得低调了很多,这让梁健感到意外。
  一天傍晚,梁健忽然接到了省委副书记公子马瑞的电话,问他有没有空,说梁健学习回来,没有碰过面了,一起吃个饭,并说他已经在校门口了。梁健不好拒绝,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江东流也在。这是梁健本不想参加的晚饭。但是,看在近期江东流低调了许多,梁健心想,还是勉强忍受吧。
  吃饭的时候,马瑞显得很是客气,亲自拿着红酒醒酒器给他们分酒。江东流从单位了邀请了两个美女过来,她们也许早知道,今天有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在,都显得很是兴奋。
  中途,马瑞带着一个美女过来,给梁健敬酒,说请梁健多关照。梁健客气地说,有什么需要帮助,尽管说。梁健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宏市长之前就已经交代过,关于创业融资的问题,有宏市长在身后,问题肯定不大;另一方面,如今宏市长处于关键时期,尽管面对宏市长的升迁,梁健和胡小英的心情是矛盾的,但毕竟宏市长是多年的领导,他不可能去捣乱,尽可能要帮助推一把。
  马瑞是马书记的儿子,马书记作为省委副书记在宏市长的升迁上,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他的儿子,自然也开罪不起。
  马瑞这次不再客气,也不再故弄玄虚,直接说:“想从梁书记这里融一百万的资,可以算是镇政府在我们这里的投资。”
  梁健知道,马瑞开口融资那是迟早的事情,如果就是一百万,也不算太大。梁健正要答应的时候,忽然马瑞手臂上的一个印记,吸引了梁健的目光。
  定睛一看,这不是一个被咬的痕迹吗?这个位置,这样的牙印,那北京郊区,废弃铁路路基下的场景,重新涌入了梁健的脑海……
  废弃路基之下,声音被阻隔,梁健和三个壮汉打斗,由于一对三,梁健也没有遵守其他规矩的需要了,对于勒紧他脖子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那一口,让原本勒紧他脖子的手松开了。那种生死悬于一线的危险感觉,梁健记得异常清楚。
  如今看到马瑞手上的印迹,那个位置,还有印迹的方向,然后梁健又将目光投向对面的江东流。梁健猛然间就清楚了,原来,那天的歹徒,其中两个就在今天的宴席上。
  梁健顿时所有吃饭的念头都没有了。他站起身来,拿起包,对他们说:“啊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一件大事,我们镇上今天约定了有事情商量。不好意思,先走一步了。”
  梁健走后,留下了一桌宴席,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就如一出戏所有的观众都走了,已经没有了演下去的必要。江东流吐出一句:“难道,已经被梁健发现了?”
  马瑞怒道:“他知道什么!”
  在座还有其他不相干的人,江东流情知说话失误,赶紧道:“没发现,没发现。”
  马瑞盯着门口,心想:“一个小小的乡镇党委书记,竟然敢这么不给面子!我让你领导来管你!”
  从高校学习回来,党校的排班学习有所改变。最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安排集中学习的时间少了一些,大约有三分一的时间,都用来自学。最近,又安排他们进行一次实地调研。
  梁健从班主任任杰那里了解到,实地调研的地点还没有确定。梁健心想,何不请这批学员到自己的镇上进行调研呢?集思广益,关于休闲向阳的实施方案,或许会在大家的调研中汲取到很好的意见呢?!
  梁健将想法告诉了任杰,任杰说,党校教务处正在犯愁要去哪里,如今梁健提出来正好替他们解决了燃眉之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