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1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小英本想再问一句“消息确切吗?”话打嘴边,不说了,毕竟小道消息,没有确切不确切的,这只是一个风向,看你能不能从中看出什么。
  胡小英很是抱歉地道:“我没办法来北京看你了,这两天被工作拖住了。如果来的话,也是来去匆匆。”梁健也说:“反正我明天结业式之后,就赶紧回来了。很快……”
  “就能见到”这几个字,也被省略,代之以“那就先这样吧?”
  晚上,梁健去赴约。还是在那中心地段的围墙别墅之内,餐厅很是整洁,餐具也挺古朴,但是并不奢华。梁健他们去得还挺早,在边上的沙发里休息。王夫人说,今天除了他们之外,正好还有一位来自江中省的客人。
  梁健很是好奇,这位江中省的客人到底是谁?能够成为王夫人的座上宾,肯定非同小可。古萱萱与王夫人相认才没几天,跟王夫人之间,似乎还没有一种亲密的母女关系,多的是一种客气。为此,对于这位客人到底是谁,古萱萱也不去追问。
  没有等得太久。门被推开,黑衣人引着一位女士进来。这位女士,身着白色套装,也是四五十岁的样子,皮肤光洁、身材丰满、神态典雅,也是官太太的模样。

  进来之后,就过来与王夫人拉了一下手,递上了一个精致的袋里,礼物不大,但是应该也挺贵重。
  王夫人招呼大家坐下来,就是四个人,用的是西餐。经王夫人的介绍,才知道,来客竟然是现任江中省省长张强的夫人葛慧云。王夫人将梁健和古萱萱也介绍给了她,介绍古萱萱的时候,说得很大方,就说她是我和前夫的女儿。
  葛慧云眸子一亮,说:“怪不得这么漂亮。下次到镜州市,就有人请我吃饭了。”这完全是客气的话,省长夫人到了镜州市,想请她吃饭的人,恐怕是会排着队伍等着,怎么可能为吃饭的事情犯愁。但她这么一说,其实暗含着,以后会单独去见古萱萱的意思。
  古萱萱说了一句:“好啊。如果下次张夫人来镜州,我请客,梁健买单。”梁健也已经被介绍给葛慧云。

  葛慧云笑笑说:“对对,梁健是县官,权力大得很,下次我肯定要劳烦的了。”就是这么几句话,葛慧云就似乎把所有要说的话,都说给王夫人听了。
  不知葛慧云本身就是在北京,还是王夫人特意将她从江中省邀请过来的。反正,王夫人介绍他们认识的目的,也许就是让葛夫人能够照顾他们。
  葛慧云既然已经说要到他们那里去吃饭了,那还能不照顾吗?所以,话都没说穿,但是大家都已经明白了。葛慧云还说,自己是江中大学环境保护方面的教授。梁健记在了心里,他自己镇上正好涉及到环境保护和旅游开发,本来可以像葛慧云请教,但是他不想表现的太急切,就什么也没说。只是说,自己也江中大学的毕业生。
  葛慧云说:“梁健是高才生,现今除了北大、清华,还就要数江中大学。”
  酒是一点一点的喝,菜也不是风卷残云,都很节制,接下去就闲聊了一些事情,王夫人和葛慧云都谈到了关于对澳大利亚的印象,他们近期都陪政府出访的丈夫去过。

  临别的时候,王夫人拉了古萱萱到一边说几句话。
  省长夫人葛慧云看着梁健,微微一笑说:“据说,你救了萱萱?何不趁人打铁,把萱萱追到手?”
  梁健没想到省长夫人,私下里说话这么直接,就说:“谢谢葛老师提醒。”
  葛慧云笑道:“你叫我葛老师,我很开心。以后常联系。”

  梁健心想,与省长夫人常联系,恐怕也就是一句客气话了。
  (两天的会议,今天也只能两章了。跟上次一样,明天恢复三章。)
  这次北大培训,就这么告一段落。各个学员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北京,即将回到江中省镜州市。其中最依依不舍的应该就是古萱萱了。
  回去的路上,梁健没有和古萱萱安排在一个位置上,但不知古萱萱变了什么法子,与一个女孩子调了座位,微笑着在梁健身边坐下了。一路上有美女相伴,自然赏心悦目,梁健也没有任何意见。
  回到镜州之后,梁健立马赶去见了胡小英。
  在北京的时候,梁健给胡小英买了一套高档化妆品,胡小英接过之后,就让梁健进屋了。
  两人喝着茶,胡小英说:“我也通过其他渠道打听了一下,谭震林书记要走的消息,的确是有此传闻。”梁健说:“如果谭书记一走,那么市委书记的位置,不就应该是宏市长的了吗?还有可能是其他人的吗?”

  胡小英略作沉吟:“如果谭书记真的走了,那么市委书记应该是由宏市长接任的。因为,一个市里不可能两个主要领导都走,这对一个市的平稳发展不利。所以一般书记走了,市长就不走。市长担任书记的可能性很大。”
  梁健说:“我也觉得,宏市长在镜州北部新城的建设上,是有明显政绩的。如果宏市长担任市委书记,也是顺理成章。对你也有好处。”
  胡小英却是神色一黯,说:“是吗?”梁健瞧了瞧胡小英,发现她的神色有些异样,就问:“你有什么不舒服吗?”胡小英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梁健有些担忧胡小英,就问道:“怎么了?能让我为你分担吗?”胡小英看了梁健一眼,将手机拿给梁健看,通话记录当中,有好多电话是宏市长打来的,基本上都是晚上。
  胡小英说:“我们在一起之后,宏市长晚上打我电话,我都没有接过。我和他谈的都仅限于工作。我担心,早晚他会知道我和你的事情。”
  梁健心里泛起了不知是什么味道,一种让他丧失理性的冲动,但是梁健极力克制了自己。他说:“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不来找你。”
  胡小英忽然盯着梁健,许久,许久,然后说:“你这么快,就想把我甩了吗?”说着,眼中就满溢了泪水。
  梁健从来没有看到胡小英这么一副样子,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使得胡小英倍增了一分美丽。
  梁健忍不住一把将胡小英拉到怀里,说:“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失去现有的一切。”
  胡小英说:“所有的一切终将失去,今天就让我们暂且享受尚有的一切吧?”
  听了胡小英这句话,梁健顿觉,其实他和胡小英竟然因为谭震林要走的消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是怎么样的两难呢?
  如果谭震林不走,那么很可能不久之后要走的就是宏叙,到时候他们少了宏叙的支持,也会挺困难。

  如果谭震林走了,宏叙当了一把手,一旦发现梁健和胡小英的事情,即使不会对他们下狠手,肯定也会将他们晾起来,到时候,梁健的政治生涯,就算是告一段落,想要再发展会难上加难。除非,胡小英和梁健,马上分道扬镳,将各自的情和欲都隐藏起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胡小英会说,就让我们暂且享受我们尚有的一切吧。
  窗帘被拉上了,胡小英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房间里,只点了一盏低光的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