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1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去的日子,梁健很专心地听课,毕竟作为县级层面的领导干部,要到北京大学这样的高校学习,也不是经常有的机会。为此,静下心来,梁健还真的投入了学习当中。
  除了听培训班的课,梁健晚上还跟学生一起听大课,晚上他又去图书馆看书,体验了一把北大学生的认真劲儿。梁健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名领导干部,把自己真正看成了一名学生。
  有几次,梁健也在图书管碰到了古萱萱,两人并没多说话,只是相视一笑,坐在那里看书。
  任杰和季丹的热情不断增温,有多次梁健都看到任杰进出他季丹的办公室。有任杰将季丹收服了,对梁健来说,也算是减轻了不少压力。
  眼看在北京的日子快要过去了。梁健忽然接到了项瑾的一条短信,说:“梁健,我在欧洲,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联系你。”既然项瑾在欧洲,也不可能飞回来,梁健就回了一个:“好。”
  梁健想起上次跟胡小英说过,如果他那天想要她来北京,只要打她电话就行。很快培训就要结束了,还有最后的一次自由活动时间,梁健心想,要不打电话给胡小英吧。
  电话还没有拨出去,梁健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是来自冯丰:“镜州的天可能要变了。”这句语焉不详,又特别震撼的话,一下子把梁健从学生角色中拉回到政治角色当中。
  梁健看到这一消息,就发了短信过去:“能说得详细点否?”发出之后,才觉得自己幼稚。这种机密,冯丰怎么可能就在短信来说呢?你很可能就是丢饭碗的事。

  果然,冯丰的短信过来了:“在会上,找时间具体聊。”梁健就只有漫长的等待了。
  第二天,将是整个高校培训中唯一的一天自由活动。梁健算了一下时间,如果现在去车站,半夜之前,差不多就能到宁州。明天白天再坐车回,参加后天的结业式,也是绰绰有余,无非就当是进行了一次长途自由活动罢了。
  说走就走,梁健通过络订了票之后,就坐上了去宁州的动车。车子在几个小时之内,过了河北、山东、江苏,以飞快的速度毕竟宁州。梁健再次体会到交通便利的方便。
  在接近宁州时,梁健接到了冯丰的电话:“刚才领导在书记办公会议,有些话短信不太方便。”梁健说:“没关系,我已经快到宁州了。”
  两人坐下来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直入主题。冯丰说:“你想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梁健想了想说:“那就先坏消息吧。”

  冯丰说:“坏消息,没有,好消息倒是有一条。”看来冯丰跟自己开玩下,梁健说:“愿闻其详。”冯丰说:“谭震林书记,可能要离开镜州市了。”
  梁健有些意外:“真的?突然之间,就要离开了?”冯丰笑道:“难道,你还嫌早啊?”梁健说:“当然不是。只是毫无预兆。”冯丰说:“用干部,经常是这样,这点你应该知道才是啊。”
  梁健点了点头。这个消息,无论对梁健,还是对高成汉、胡小英都是好消息。梁健问道:“常委会什么时候开呢?”冯丰说:“这个省委还没定。这还只是从书记办公会上传出的消息。”
  也就是说,这还仅仅是小道消息。但现实之中,“传的”都是真的。/即便是国家领导人的当选很多也是从传闻开始的。后来这些传闻就变成了现实。
  梁健很感激冯丰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透露给他。然后,就提出告辞。但是,晚上他肯定是没有办法回北京了。动车很一般的火车不一样,太晚了就没有了班车。

  梁健说:“随便找一个饭店去住一下算了。”冯丰说:“既然还没有安排房间,那就还是去黄龙饭店吧?”
  梁健说,不用麻烦冯丰了:“大哥,你现在岗位特殊,小事情不能麻烦你。”冯丰点了点头说:“那好吧,反正你现在主政一个乡镇,这点差旅费应该不成问题,我就不给你解决了。”
  正要起身后告辞,冯丰说:“有个事情,我差点忘记问你。马书记的儿子马瑞,后来有没有找过你?”梁健说:“后来没有找过我。”
  冯丰皱了皱眉说:“有些话,我不能说,但是与马瑞接触,你得多长一个心眼。他的性格不太稳定。”
  冯丰这是在提醒梁健了。有些话,不用说穿,说穿了两个人都没有退路了,以后说不定连透露的机会都没有了。梁健只能自己去领悟了。
  与冯丰告别,冯丰回家,梁健打车,找了一家靠近动车站的星级酒店,从酒店到车站,步行十五分钟就能到了。
  第二天上午,梁健起得比较早。正在酒店用餐的时候,梁健就接到一个电话,是古萱萱打来的:“这么早,就不在房间了?”梁健心想,如果古萱萱知道此刻他在正在宁州吃早饭,肯定会以为他疯了。
  梁健就说:“是的。已经出发了。”古萱萱那边声音有些黯然,也许是感觉梁健出门也不叫她一声,让她有些失落。梁健说:“你今天打算去哪里玩?”
  古萱萱本来是想跟梁健一起去玩玩的,但是梁健独自活动了,古萱萱兴趣就不大了,她说:“不出去了。晚上,一起吃晚饭有空吗?因为明天就是结业式了,我妈妈想请我们一起吃个饭。”
  梁健看看时间,大概下午三四点钟,就能回到北大,梁健就答应说:“行啊,我又有地方蹭饭吃了。”古萱萱的声音之中,才增加了快乐的因子:“那好吧,我就这么告诉我妈妈。”
  由于昨天晚上睡得晚,又是在一家新的宾馆,梁健的睡眠质量不太好。上了动车之后,梁健很快就睡着了。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车子就到了北京。梁健回到北京大学燕园宾馆的时候,才下午三点半。
  梁健很想打个电话给高成汉或者胡小英,但是想到冯丰告诉他的话,还没任何定论,如果到时候没有实现,那就是毫无用处的信息,甚至会影响领导的心态,还是把这个消息藏在肚子里吧。

  梁健给自己烧水泡茶时,电话响了起来,梁健还以为是古萱萱的电话,难道这么早就要出发了吗?
  来电显示是胡小英。
  胡小英的声音道:“在北京是不是很开心啊?都没有打电话让我过去。”梁健昨天原本想要打电话给胡小英的,但是后来接到了冯丰的电话,就赶去了宁州。
  梁健说:“本来是想要让你今天过来。可昨天遇到了点事情,我去了一趟宁州。”梁健关于自己发生的事情,都不想对胡小英有任何的隐瞒。
  胡小英奇怪道:“昨天你去过宁州?”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梁健也不会这么干,胡小英说:“什么要事?”
  梁健说:“去接受一个消息,后来听到说我们老一要变。”“老一”也就是老大的意思。胡小英当然马上听得懂了,她感叹说:“挂不得,这两天催促我拿出干部调整方案!”
  这一个礼拜以来,胡小英忙得很,谭震林在催她拿出一轮干部调整的方案。谭震林很少催得这么急,胡小英隐隐觉得有些可疑。原来谭震林自己已经知道,省里要动自己了,打算在走之前突击提拔一批干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