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1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古萱萱见梁健有些惊住,糊弄得逞一般:“这是无价之宝,不能用钱来衡量,用钱来衡量,这就俗了!”
  梁健吓了一跳,终于放松下来,说“无价之宝”,那就是不会太贵了。梁健说:“刚才,是你问我值多少钱的啊!”古萱萱笑道:“如果我说值五百万,你是不是也要相信?”
  梁健装幼稚地点点头:“你说一千万,我也相信。主要是你妈妈……”
  梁健说到一半,猛然停下。他原本想要说,你妈妈这么雍容华贵,她拿出来的东西,可能差吗?然而,突然他们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从隔壁房间里,手拉着手走出了班主任任杰和季丹。梁健和古萱萱看到他们阴差阳错地在一起,有些愣住了。

  任杰和季丹碰上了梁健他们,不由脸上泛红,赶紧松开了手。任杰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回,来啦?”
  古萱萱看看季丹,又看看任杰,说:“你们……已经?”季丹本身就不是害羞的主,见既然已经被发现,就说:“是的,我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梁健,从今以后我跟你没有关系了。/”
  梁健笑说:“我们有关关系吗?”任杰在一边愣神瞧着,不知说什么好,忽然他想到一件事情,问道:“梁健,几个小时前,你为什么开那样的玩笑,说古萱萱被人绑架了,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梁健说:“你们那里有被吓死吗?我看你们根本相都不相信吧?否则怎么可能两个人在房间里亲亲我我呢!”
  季丹说:“我们当然不相信啦。你向糊弄我们,哪有那么容易。我们是特意打电话给萱萱确认过的,萱萱说马上回来了。哎,不是说马上回来吗?怎么一直到现在才回来?难得到你们两个也在一起啦?”
  季丹用带笑的疑问瞧着古萱萱和梁健。古萱萱却没有笑,也没有害羞,说:“我真的是被绑架了。之前,你们打来电话,有人正拿刀子顶着我的腰,你说,我能说什么?”

  任杰和季丹的脸色都变了。任杰是班主任,如果有学员被绑架,他还没有意识到,最后如果真出了人命,他这个班主任也算是当到头了。还有季丹,她是古萱萱的好友,如果好友出事之前,还跟自己通电话,自己却没有注意,季丹估计也要内疚一辈子了。季丹说:“幸好没事,谢天谢地。最后,是谁救了你啊?”
  古萱萱看向梁健说:“是梁健。”
  季丹很是惊讶:“真的吗?那么梁健电话中说的都是真的了?”梁健笑呵呵地点头。季丹拉起了古萱萱的手说:“快到我的屋子里来,跟我说说。”古萱萱说:“我有点累了,想回房间休息了。”
  季丹当即说:“那好吧,我去你房间,你可以一边休息一边说给我听。如果今晚上不听到这整个过程,我肯定是睡不着觉的了!”
  说着,就跟着古萱萱进房间去了。古萱萱在关门之前,不忘对梁健说了一句:“晚安。”季丹朝梁健看看,就将门给闭上了。梁健朝任杰笑笑,说了一句:“威猛,一个晚上就搞定!”
  任杰只要摇摇头走开了。
  季丹让古萱萱坐了下来,给古萱萱倒了水,等她喝了水、洗了澡,才听古萱萱讲。古萱萱因为真有些累了,讲得都比较简略。季丹听了,却觉得惊心动魄,最后说:“梁健真有这么勇猛?一个打三个?”
  古萱萱点了点头,回想当时的情景,如果梁健当时晚来几分钟,自己肯定已经受到伤害,这一生都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这么想着,古萱萱对只有感激之情。

  季丹听了之后,颇为感慨地说:“这真是天注定啊!”
  古萱萱不解,问道:“什么天注定?什么意思?”
  季丹说:“我刚跟任杰好,还在担心梁健会落单呢。没想到今天你们俩共同经历了生死,以后你们在一起算了!”
  古萱萱忽然脸上一红,娇羞地道:“说什么呢!”

  接下去在北大的日子,可以说是平安无事,顺风顺水。每天,在梁健和古萱萱的房间里,都会有人送上景致水果,梁健还有一支法国精品雪茄。梁健开头还不习惯,但是抽了两天之后,感觉味道还不错。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夫人让人安排,他也就老大不客气,反正人家日子很宽裕,不在乎这些。
  有一次,梁健忽然想到雪茄配红酒才是正点啊!就恶作剧,在每天放水果的桌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上,如果能来一支红酒,就更好了。
  果然,第二天的水果和雪茄边上,就出现了一支法国红酒,一看年份,tmd,竟然是60年陈的。梁健心想,这几天是彻底过上资产阶级的生活了啊!这还得了!
  梁健开启了红酒,点起了雪茄,拉开了窗帘,想到,一个人喝红酒,似乎不大地道吧。起码得把古萱萱叫过来吧,这就是她妈送的嘛!
  发了短信给古萱萱,不一会儿,她真的来了。身穿休闲衣服,却怎么都掩饰不了她绝妙的身子。古萱萱看到红酒说:“你可真是奢侈。”梁健笑道:“这是我向你妈妈那边要来的。要说奢侈,恐怕也不是我的问题哎。”

  古萱萱朝他看一眼,就不说了。两人坐在椅子里喝,看着窗外。觉得这么坐在椅子里,感觉不好,就干脆坐在了地板上,背靠着床看着外面。梁健说:“这次,你算是不虚此行,找回了自己的妈妈。”
  古萱萱说:“自从我很小的我妈妈就离开我了,我的记忆力甚至不知道她的模样。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她的样子。直到今天见到了她,原来她看起来还那么年轻,出乎我的意料。”
  梁健说:“你妈妈,还那么漂亮,跟你有的一拼。”古萱萱听了,脸上微微一红,她明白,梁健这么说等于是拐着弯在说她漂亮。
  梁健问道:“你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曾联系你,为什么如今联系你了?”古萱萱回答说:“那是因为,我叔叔翟兴业。他最近跟我妈妈联系,要求她在仕途上助他一臂之力,并说他如何如何的关照我和父亲,而且还说我父亲生病了,需要一大笔钱。所以,我妈妈觉得有必要见我一面,问问我有关情况。”
  梁健说:“就这么一个原因?”梁健有些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站不住脚。古萱萱说:“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妈妈和她现在的丈夫,一直没有孩子。他丈夫如今在非常重要的岗位,权力很大,但也需要投入很多时间。最近,他提出来,如果我愿意的话,他们可以让我到这里来跟他们一起生活。”
  这简直是一种一夜升天的捷径。如果古萱萱到了北京的这个家庭,她的生活环境也就彻底改变了,这将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镜州市的生活。梁健问道:“那你怎么说?”
  古萱萱说:“我不会到这里来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在镜州还有我的老爸。我不可能丢下他,是他把我抚养成人的。”

  梁健再次感觉到,古萱萱绝对不是“胸大无脑”,在如今这个社会,还有多少人能够抵御权力和金钱的召唤。如果有的话,古萱萱就是其中一个了。
  梁健没有说话,举起杯子,古萱萱也跟他轻轻碰了一下,喝了一口红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