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0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驾驶员说:“好叻!我这就追上去!”梁健先给掏出了两百块抛给了司机:“这是小费,你帮我追到了,我再给你三百。”驾驶员很是吃惊,随即笑了笑:“今天遇上真正的老板了。咋们走起!”
  说着一脚油门,直接把出租车开车了跑车。

  古萱萱先前是步行到清华园的,知道距离根本不远,可是车子开了十分钟,怎么还没到呢!古萱萱说:“师傅,我是去北大,没开错吧?”司机说:“没开错。”古萱萱说:“那怎么还没到呢!”
  驾驶员说:“因为刚才有条路在修,我们必须绕道走。”古萱萱说:“刚才,我没有看到修路!”古萱萱知道,有些驾驶员为了多挣几个钱,故意载着顾客绕远路。古萱萱说:“师傅,你不能再两分钟内,把我带到目的地,那我要下车了!”
  驾驶员说:“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别急!”
  梁健所作出租车的驾驶员,在马路上不断超车,引起了后面“嘟嘟”的不满之声。一直往前开了好一段,都没有发现那两套牌的车。梁健问道:“难道是已经个丢了!”
  司机倒是很乐观:“就算是跟丢了,我也继续开,直到你的这两百块油门开够为止!”梁健不由笑了:“师傅,你还真够敬业。”司机说:“我们做的是诚信嘛!”梁健说:“佩服。”

  这一份调侃的轻松,只维持了片刻。随着一直没有发现那辆套牌,梁健还真有些担心古萱萱会出事了!
  忽然,司机说:“前面那辆是不是?”司机攀住靠背,站了起来,向前看去,在四五辆车的前面,梁健果然看到了被车灯照亮的车牌,有些微微的倾斜下拉,露出里面的牌子。
  梁健说:“没错,就是那辆,师傅你立了大功。现在只要不跟丢就行了。”司机说:“好叻。”
  两分钟左右,古萱萱感到车子果然向着路边靠了,她很奇怪的问道:“这里是北大吗?”驾驶员说:“对啊,过来马路就是北大北门。”古萱萱看看路边,怎么都不觉得这是北大,很有些接近荒郊野外的感觉,好在边上还有很多车子路过,古萱萱想,在这个地方,这个驾驶员应该也不敢怎么样。
  感觉这个驾驶员有些怪怪的,也不跟她争辩,就想早点下车,再想办法也不难。古萱萱的出租车停了下来,她掏出了一百块钱给驾驶员。驾驶员说:“不用钱了。”
  古萱萱很是意外,还有不要钱的驾驶员吗?她正要推门而出,却看到以后有人从两边拉开了车门。

  古萱萱说:“我还没有下车呢,麻烦你们等我下车了,再进来吧!”外边那两人说:“美女,你不用下车,我们一起坐。”这两人的脸上都带着面具,看起来很是恐怖。
  古萱萱说:“你们是什么人?让我出去。”面具人,根本不听古萱萱说什么,其中一个对着驾驶员说:“走!”古萱萱想要反抗,只感觉腰间被一把尖锐的匕首抵住了!
  古萱萱很是后悔,当初没有听梁健劝告,不上这辆黑车。
  被匕首抵着腰部,古萱萱不敢乱动,她声音有些难以自控地颤抖:“你们想要……什么……钱?”
  司机笑呵呵地说:“你为什么不说,劫财,还是劫色呢?”古萱萱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司机的脸:“你别太过分,我可认得你的脸。”
  司机转过脸来,正对着古萱萱说:“那你看仔细一点!你真的认识我的脸?”古萱萱用心记了这张脸,说:“如果你们敢做伤害我的事,我绝对能够记起来了!”
  古萱萱想用强硬的态度吓唬他们。只见那个司机,在脖子的地方抓挠了一番,从下巴和脖子的连接处,竟然掀起了一张层皮。
  原来这驾驶员,也带着面具,这不过这更像人皮面具,更难分辨,驾驶员说:“这面具可是我花大价钱让朋友从意大利带来的,是我的万圣节礼物。”古萱萱听了,感觉身体发冷,这些人是蓄谋的。

  这些年,不断爆出有女孩子路上,因为搭错车被**的事情,难道这种恶心残忍的事情,正好被自己碰上了吗?
  古萱萱趁边上两人不注意,扑到一边去用力推门,却被边上一个男人的阻止,刀子扬起,在她手臂上就是一刀。只见一丝血痕,就从手臂上滋生了出来。古萱萱不敢动了。
  只听到那个男人说,如果下次还想再逃,那就不是手上的问题了。刀尖在古萱萱的眉心扬了扬。
  梁健的出租车一直跟在后面,刚才看到前面的出租车停了下拉,接着有上去了两个人,这两人上车之前,都带着面具。他奶奶的,这不是就避人耳目吗?
  梁健这时候,已经断定对方是犯罪分子。与职业罪犯做斗争,梁健当然有自知之明,肯定是缺少经验的。紧要关头,梁健想到了项瑾。
  项瑾在北京有势力,公『安』力量说不定都能调动,于是赶紧拨通项瑾的电话。然而,项瑾的电话没有接听。
  梁健无奈,脑袋里快速旋转,又给任杰拨了一个电话。任杰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梁健就急切地在电话中喊道:“班主任,赶紧找人帮忙,古萱萱被绑架了!”
  任杰一听,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季丹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了,季丹笑道:“这你也信啊,肯定是梁健在跟你开玩笑。”任杰想想也是,北京可是一个文明之都:“这倒也是,怎么能说绑架,就绑架呢!不过,我觉得,为安全起见。季丹你还是给古萱萱打个电话吧?”
  季丹说:“这倒也是。”说着,季丹就给古萱萱打了电话过去。
  听到电话响了。边上戴面具的家伙,用匕首放到古萱萱的脸上说:“接电话。就说你没事,在回去了,否则你知道后果。”

  古萱萱似乎分辨这个男人的声音,奇怪的是,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但是他讲话的时候,喉咙里就如哽着一个核桃一般,听不大清楚。
  美女最害怕的就是毁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担心这一点。为此歹徒是抓住了要害,古萱萱真的乖乖对电话中说:“我在回去的路上了。”
  季丹放下了电话,然后说:“我知道没事,萱萱说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任坚笑笑说:“那个梁健也真是,那这种事情开玩笑。”
  梁健本想拿起电话在拨打当地的110,只见前面的车子拐入了一条小路,梁健放下了电电话说:“能不能不开灯?”司机说:“当然可以。”
  司机将车灯关闭了,然后缓缓跟在后面进入了乡间小路。前面的车子已经开出去一公里多远,好像突然停了下来。
  梁健也让司机停下来,靠边停了。梁健下了车,悄悄朝那边行去。过了一会儿,梁健听到后面车子的声音,只见刚刚来的出租车向后退,退回到了公路上,就开走了。梁健暗骂:“这家伙,就这样走了!”
  人家司机也许是害怕惹是生非,先走为快了!梁健只好一个人跟了上去。

  前面是一道废弃铁路的路基,三个戴面具的男人,将古萱萱拉到了路基那边,倒是没有推她。而是对她说:“你坐在这里。”古萱萱恐惧地坐下来,对他们说:“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