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0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疑惑,这里面到底会是谁呢?难道有人要跟踪古萱萱吗?这么想着,梁健也就紧紧跟了上去。
  只见那辆车一直不急不缓,跟着古萱萱。梁健就感觉到一丝危机感,他感觉,有必要提醒古萱萱一句。梁健于是发了一个短信,给古萱萱:“看一下身后。黑色吉普。”
  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是我们国家的最高学府。学生时代的梦想因为没有实现,如今让古萱萱有些激动。她根本就没有注意,身后有梁健跟着,也没有注意,是否有其他的车辆跟踪自己。
  听到手机的提示,古萱萱一看是梁健,打开信息一看:看一下身后。黑色吉普。
  古萱萱就赶紧朝身后看,果然是一辆吉普车正在后面开上来。里面是两个陌生人。

  看到古萱萱发现他们之后,那辆黑色吉普车似乎加快了车速,靠近古萱萱。古萱萱有些担忧,看着那辆加速过来的越野,又是担忧、又是不解,脚下仿佛就被钉在原地一般,忘记跑动了。
  梁健看到,担心这两陌生吉普会对古萱萱不利,以最快的速度跑了上去。正当黑色吉普驶到古萱萱身侧,梁健一把抓住了古萱萱的手臂,拉到了路边,挡在了她身前。
  吉普车上下来两个男人,膀大腰圆,练过的样子。他们下来之后,就朝梁健和古萱萱瞥了一眼。
  梁健已经做好抵抗的准备,没想两人只是随便看了他们一眼,就走到边上一个麻辣烫摊上,要了两碗麻辣烫,然后就“呼啦呼啦”喝了起来。有一个说:“爽啊!”另一个说:“还是这里的最正宗。”

  梁健和古萱萱都彻底石化。这两个家伙,原来只是来这里吃碗麻辣烫,而梁健却把他们当作是来绑架古萱萱的。
  想起来,不能不让人觉得可笑。
  梁健的手,还紧紧抓着古萱萱。古萱萱手臂一扭,从梁健的手臂上逃脱了。古萱萱说:“你抓得我好痛。”梁健只好无奈的笑笑:“我还以为人家要绑架你呢!”
  古萱萱说:“现在呢?人家不过是来喝麻辣烫的,别把人家都想得太坏了。”梁健说:“难道你刚才不紧张?”
  刚刚那黑色吉普朝自己靠近的时候,古萱萱的确也是有些害。古萱萱说:“我承认刚才也紧张了,但那是因为之前看到了你的短信,才会这样的!”
  梁健说:“好吧,算我多事。”说着,就朝前面走去。古萱萱看到梁健朝清华大学的方向去,就赶上几步问道:“你去哪里?”
  梁健说:“我去清华大学。”古萱萱说:“你干嘛跟着我?”梁健说:“现在,到底是谁跟着谁?”
  此刻梁健是走在古萱萱的前面。古萱萱说:“那好,你别跟着我!”说着,古萱萱就快步走向前面去了。她背着包,身材窈窕,其他都挺可爱,就是对梁健的态度,实在不敢恭维。
  梁健本想转身回宾馆,然而,只见清华大学的字样已经在前面。全国其他所有的大学都可以不去,这两所大学,既然已经近在咫尺,就必须去看看了。
  梁健故意放慢了脚步,与古萱萱保持距离,以免让她感觉太好,真以为自己是在跟着她。

  在燕园宾馆的房间里,班主任任杰,对季丹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他请来了医生,给季丹做了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只不过是大姨妈带来的副作用。
  医生走了,任杰给季丹倒了水,又用热水袋泡了水:“你在肚子上温一下吧!”一边还在在给季丹削猕猴桃,这个房间好像变成了两个人的小闺房。
  任杰一边削猕猴桃,一边问道:“你说,今天古萱萱会找谁一起去清华园呢?”季丹说:“这个你很感兴趣?”任杰说:“只是很奇怪,像古萱萱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还没有一个固定的男朋友?”
  季丹说:“那你说,我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呢?”任杰几乎脱口而出:“那是因为你以前没有遇到我啊!”
  任杰将猕猴桃的最后一刀削了,用一张餐巾纸放在底部,递送给季丹。季丹接了过去,看着他说:“你刚才说什么?”
  任杰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一句大言不惭的话。见季丹盯着问,任杰不由一阵脸红,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我说,你没有男朋友,那是……没有……遇上……我。”

  季丹看着任杰说:“我不喜欢用餐巾纸这样放在猕猴桃下面,我觉得餐巾纸也很脏。”任杰赶紧又从季丹手中结果了猕猴桃,将餐巾纸扔了,又冲洗递给季丹:“下次,我不会再这样了。”
  季丹这才笑了一下,自己咬了一口猕猴桃,然后将剩下的一半,伸到任杰面前,说:“把嘴巴张开。/”
  任杰就真把嘴巴张开了,任由季丹将猕猴桃放入嘴巴里,然后就轻松嚼动了起来。两个人都笑着,一副小幸福的样子。
  进入了清华园之后,梁健就不再跟着古萱萱走了,古萱萱向左,梁健就向右走去。
  清华园,果然是清华园,其大学的氛围很是浓郁。如果北大是年轻小伙的话,那么清华就是一个靓丽女生,都给人一种蓬勃的感觉。梁健瞧着,这美丽的校园景致,还有那一张张后面隐藏着高智商的脸,心情也就静了下来。
  没想到走到了中间,又与古萱萱迎面碰上。古萱萱也没跟他打招呼,梁健自然也不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交错而过。
  梁健回到校园出口的时候,只见古萱萱已经先他到了门口,一辆出租车忽然停在了古萱萱的面前,好像问古萱萱要不要车。古萱萱摇头。那辆出租车继续跟着古萱萱。
  梁健无意之间,发现出租车的车牌后面松了,露出里面还有一个牌子。这个车子,怎么会有两个牌子。这不是套牌吗?那不是黑车?
  梁健顿时急了,对古萱萱这边喊道:“古萱萱别坐这辆车。”
  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夜色笼罩着街道,灯光昏黄。边上的人,听到梁健喊,就都向梁健头来疑惑的目光。
  古萱萱本来是不想坐出租车的,但一听到梁健说让她别去坐。她的逆反心理反而上来了,干嘛你不让我坐,我就不坐!手就拉开了车门,坐进了出租车里。
  古萱萱刚一坐进车子里,司机一脚油门,就朝前面开去了。古萱萱说:“师傅,你都没有问我去哪里呢!”
  驾驶员朝后面看了一眼,的确自己忘记问了,这次扮演出租车司机,实在扮演得太不到位了!驾驶员说:“不好意思,美女,你想要去那里?”
  古萱萱说:“北大东门。”驾驶员说:“没问题。”车子就朝前快速开去。

  古萱萱这妞竟然乱坐黑车。梁健本不想管了,但一想毕竟是同学一场,万一古萱萱真出是暂时打不到车,过了将近两分钟才打到了一辆车,他对驾驶员:“快追上前面的一辆出租车。”
  驾驶员说:“前面有很多的出租车,老板,你让我追哪一辆?”京腔的幽默。可是梁健这会儿却没有功夫与他幽默,就说:“那辆车是套牌,从后面可以看出有两块车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