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69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说,在此,我也说一句话,钟处长,你只是省委组织部的一个处长,根本没资格代表省委组织部说话,但是,我是普水县组织部长,我能代表县委组织部,只要我做组织部长一天,这个决定就维持一天,任何人说任何其他决定到我这里都是无效的。
  秦书凯的话针锋相对,让省委组织部的处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是无权决定秦书凯的任免,否则,估计当场就能把他给下了。
  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见秦书凯根本不把省里的领导放在眼里,心里也是恨得牙痒痒,这毕竟是自己手底下的组织战线上的官员,竟然把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得罪到这种地步,他作为一方组织部领导,面子往哪里摆。
  会议室的局面,正陷入一种难言的沉闷时,秦书凯的电话响了。
  秦书凯说,钟处长,你如果能代表省委组织部,你就继续研究吧,我有朋友要接待,现在要出去一下。说完头也不回的大踏步走出会场,留下一屋子惊奇万分的眼神盯着他的背影。
  秦书凯走出会议室,按下了手机接听键,是卢主任打来的,说是曹副部长已经到了普水县政府的楼下,让秦书凯赶紧过来迎接一下。
  秦书凯赶紧下楼,刚走出大门,已经看到卢主任,市委副书记、贾仁达三人陪着曹副部长到了楼下。
  秦书凯将几人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几人一番寒暄后,秦书凯看见卢主任在对自己使眼色,便装出一副无意的样子说,曹部长,很高兴能见到你啊,今天很巧啊,你的下属也在普水调查工作。

  曹副部长笑着说,哦,那还真是巧了,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到普水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秦书凯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把关于编制核查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说完后,秦书凯笑着对曹副部长说,省委组织部的这位钟处长可能不了解实际情况,或许是还有其他原因,对此事的处理不够公正,引起不少人的不满啊。
  曹副部长听到这里,眉头皱了一下。
  卢主任赶紧说,秦部长,你这叫什么话,既然钟处长从省里下来专门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自然会认真调查,他既然针对此事做出了指示,你执行就是了,难道钟处长在这里调查几天做出的决定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秦书凯苦着一张脸说,卢主任,不是我当着领导的面打小报告,那位钟处长做事实在是太粗线条了,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呢,就把决定拿出来了,让我们基层领导很难做啊。

  市委副书记收到了卢主任的一个眼神,赶紧说,秦部长,今天曹部长正好来了,基层组织工作上要是遇到什么难题,找他指导一下准没错的,咱们曹部长可是组织战线上的老领导了,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难题。
  说完这话,贾仁达和卢主任都配合着笑了几声,曹副部长被市委副书记拍的马屁当当响也笑了起来,他对大家说,这句话倒是实话,我在组织部门工作了这么多年,多少经验总是有一些的,大家都是我的下属,我今天就来听一听。
  于是,秦书凯添油加醋的把钟处长和冯处长在普水只跟县委办公室联系,根本不通知重要当事人之一,根据一面之词做出决定,又说他强迫自己承认的事实向曹副部长汇报了一遍。
  汇报结束的时候,秦书凯说,曹副部长,我原本在市纪委上班的时候,也听说这县里有些领导办事完全不按照规章制度来,人情大于天,原本我还不信,现在我算是领教了,如果不是出来迎接曹副部长,估计我现在还坐在会议室里接受钟处长的教训呢。
  曹副部长听完秦书凯的汇报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站起来对秦书凯说,几年内非法进编128人,普水可是够乱的,上学拿工资还有理,真是当官的嘴大,县里真是无法无天啊,走,带我去会议室看看。
  秦书凯赶紧在前面带路,往会议室走的路上,秦书凯悄悄的对曹副部长说,曹副部长,钟处长刚才说了,他这次来可是代表省委组织部,代表省委组织部做出的决定,您现在去也不知道是不是……
  秦书凯故意把话说一半留一半,他悄悄的从旁注意曹副部长的脸色,跟他想象的一样,果然是变的铁青了。

  进会议室前,秦书凯又附在曹副部长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曹副部长听了,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再说,会议室里,秦书凯走后,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钟处长,冯处长以及马成龙等人继续开始讨论。钟处长和冯处长达成一致意见,那就是对秦书凯以前的决定要好好研究,那19个上班的人和7个被清理人的性质是一样的,要么都清理,要么都上班。
  后来,钟处长就问马成龙
  ,马书记,对于我们的研究意见有什么看法吗?
  马成龙就说,还是那句话,坚决执行省里的决定,不打折扣的完成任务。
  王耀中听到这里,很不服气地说,马书记,作为一个县的一把手,做任何事情,不能不动脑经,草率的做出决定,你的这个坚决执行的决定能代表谁,只能代表你自己。

  马成龙想不到王耀中今天和自己扛上了,就说我能代表县委。
  王耀中说,县委坐在这里的几个常委,你能全部代表吗,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乱表态。
  马成龙很无奈,就看着张富贵。
  张富贵明白马成龙的意思,他这是向自己求援来了。想到这个人对自己一直的不当回事,低下头思考了几秒钟,抬起头说:
  “我虽然是编委会的一把手主任,但是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秦书凯副书记负责的,所以我没有参与就没有发言的权力,否则,那就是不尊重事实。”
  张富贵巧妙的避开了话题的重点,变相的不顺从马成龙。
  金大洲一直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冷眼看着场上的局势变化。他是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昨晚县委办的一个科长跟着何家安去送礼给钟处长和冯处长,这个人是自己在县委办的时候一手提拔起来的科长,所以对自己很忠心,也知道秦书凯等人和自己的关系。这个科长告诉金大洲,何家安按照马成龙的要求准备的礼物和金额。
  金大洲于是把这个信息悄悄的告诉了秦书凯,他想着,马成龙让何家安给省里两位处长送礼的事情,秦书凯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关键时候秦书凯只要把这件事情抛出来,足以让两位处长当场丢脸滚蛋。
  现在看到王耀中和马成龙在交锋,于是他接上张富贵的话说,作为常委副县长,在这里也说几句,编制清理的事情全国从上到下都在办,不是普水要刻意这么做,一件事情做出来肯定有不足也有成绩。普水的编制清理,可以说那是顺应民心,至于说被清理的7个人,那是有权有势人得寸进尺,不处理不能顺民意,所以这件事作为省里,不能按照上面或者个别人的要求来指挥下面如何做,这样才能尊重基层领导干部的工作的积极性,假如按照省里的要求做了,那么以后很多的民众上啊访,是不是也要省里做出所谓的道歉,是不是省里都要派人来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