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5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1-19 16:47:00
  更新线----------------------
  叔父仍在沉思,眉头越皱越紧,终究还是不得要领的摇了摇头,低声咒骂了一句:“总约摸哪里不对劲儿,像是见过一样,偏偏又想不起来,日他八辈!”
  叔父这么一说,我也突然觉得那老和尚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努力思忖,却又一点印象都没有。
  真是奇怪!

  “天然!”叔父拍拍天然禅师的肩膀,道:“天然,大雄宝殿里死的那个和尚是你的师兄还是你的师弟?”
  天然禅师正为大雄宝殿被烧而伤痛不能自已,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熊熊大火,目光呆滞,嘴角流涎,傻了一样,对叔父的话置若罔闻。
  叔父一连问了三遍,天然禅师都没有反应,叔父又好气又好笑,道:“这老秃驴信球了!”
  还是旁边帮忙救火的一个中年和尚接口说道:“你问济清吗?”

  “大雄宝殿里还有谁?”
  “就一个济清。”
  “那就是问他。”
  “他不是主持的师兄弟。”
  日期:2015-11-19 16:47:00
  我微微诧异,道:“他年纪也不小了,难不成是你们主持的子侄辈?”想到天然禅师说过,自己的徒弟有限,不过是一叶、十戒、百川、千山四个弟子,好像都不在了吧?那老和尚多半是天然的师侄。
  不料,中年和尚却摇摇头,道:“不是,他不是庙里出家的和尚,是送柴、烧灶的火工。”

  “一个火工和尚?”叔父道:“他本事大不大?”
  “本事?”中年和尚道:“挑水、砍柴、烧火的本事不小,别的好像没有吧。不会参禅打坐,也不会念经练功。”
  叔父又问:“那他平时特别喜欢啥么东西?”
  如果人在死了以后,异化为贪尸,那么他活着的时候必定是对某种东西的贪恋之念极重!或贪财,或贪色,或贪权,或贪吃……所以叔父才会问这个问题。
  中年和尚想了想,道:“济清平时干完活就吃饭,吃了饭就睡觉,也不爱说话,谁知道他喜欢什么?”

  叔父沉默片刻,又问道:“你们的大雄宝殿里藏得有啥么古怪的东西没有?”
  “古怪的东西?”
  “就是不干净的,邪性的东西。”
  中年和尚摇了摇头,道:“没有,那可是大雄宝殿!大雄宝殿是佛门神圣之地,谁也不会在供奉如来佛祖的地方置放污秽之物!”
  日期:2015-11-19 16:47:00
  中年和尚面色不愉,叔父却也无畏,“哼”了一声,道:“我瞧也不尽然!既然是佛门神圣之地,咋会被烧?”
  “那是坏人放的火!”
  “佛门不是讲究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么?”叔父毫不留情面,道:“我猜就是大雄宝殿里放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得了此报!要不然,一个火工和尚没事跑大雄宝殿干啥么?又怎么会变成贪尸?”

  “你!”中年和尚气呼呼的,脸涨得通红,扭头别过脸去,不再搭理叔父。
  “大。”我忍不住说道:“那个老和尚一直在殿里找东西。”
  “他在找啥么?”
  “他嘴里一直说是神龟。”
  “神鬼?”叔父愕然。
  “不是,是神龟。”我说:“就是乌龟王八的龟,他最后还念叨了两句话——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哦。”叔父恍然大悟,道:“我把他丢进火里的时候,他念叨的就是这两句话啊。”

  我“嗯”了一声,道:“那是曹操《步出夏门行》中的两句诗,意思是说就像是神龟那样的通灵之物,也终究有死的一天。”
  “曹操……”叔父沉吟着,喃喃自语道:“难道大雄宝殿里藏着乌龟王八老鳖孙?”
  中年和尚回过头来,大怒道:“什么乌龟王八老鳖孙!那里只有佛祖!”
  日期:2015-11-19 16:48:00

  “师父不要误会。我大不是骂人。”我见对方会错了意,连忙解释道:“其实是那个济清和尚在死后变成了贪尸,而且在大殿里找神龟。师父你好好想想,那大雄宝殿里有没有跟乌龟相关的东西?”
  “济清死了?还变成了贪尸?”天然禅师忽然清醒过来,呆呆的看着叔父。
  “你缓过来了?”叔父哼了一声,道:“老秃驴,实在是看不出来,你这庙里可是藏龙卧虎啊,一个火工和尚死了还能变成贪尸!最妙的是居然就在大雄宝殿里!我瞧你这大殿烧了,呵呵,也是活该!”
  “济清一向本分啊。”天然禅师摇了摇头,又痛惜的看了一眼那火势正旺的殿堂,叹息道:“上天注定应有此劫吧……”
  “你是这个庙的和尚头,大雄宝殿里藏得有啥么东西你最清楚。”叔父语气森冷,道:“你说,里面有没有猫腻?!”
  天然禅师淡淡道:“没有。”
  叔父大声道:“那神龟是啥?!”
  “神龟?”天然禅师茫然不知所答。
  “神龟……我想起来了!”旁边一个眇目和尚突然叫道:“去年的时候,我见过济清在伙房的水桶里放了一只乌龟。”

  “好哇!”叔父精神一震,道:“那只乌龟后来咋么样了?!”
  日期:2015-11-19 16:48:00
  眇目和尚道:“我就见过那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我曾经怀疑是济清在庙里杀了生,炖汤喝了……”
  “阿弥陀佛!”天然禅师语气严厉的念诵了一声佛号,眇目和尚立时闭嘴。
  叔父道:“肯定跟那乌龟有关!要是乌龟跑进了大雄宝殿,现在也烧熟了……”说着,叔父还使劲嗅了嗅,似乎是想嗅到乌龟烧熟的味道。
  这让我突觉腹中饥饿,不由得也使劲嗅了嗅——猛然间想到济清的尸身也在里面,如果真嗅到什么肉味,估计济清的可能性更大,不由得又一阵剧烈的恶心,赶紧闭住呼吸。
  “伙房在哪儿?”叔父问眇目和尚道:“你带我去伙房看看。”
  眇目和尚瞥了一眼天然禅师,天然禅师点了点头,道:“你带陈相尊过去瞧瞧。”

  “对了,忘了收拾那一帮兔崽子了——咦?!”叔父突然骂了一句:“这帮赖种们,都蹿了?”
  我这才发现,刘解放、卫红等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祸已经酿成,应该是趁早溜了。
  我心中一阵悻悻。
  日期:2015-11-19 16:49:00

  去伙房的路上,叔父问眇目和尚道:“你跟济清熟不熟?”
  “也不算太熟。”
  “那谁跟他熟?”
  我现在一听“熟”这个字眼,就觉得恶心,忍了半天,光想捂起来耳朵。
  眇目和尚说:“济清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不好与人打交道。庙里的人,没几个跟他熟悉——不过,外面有个老头倒是常来找他。”
  “外面的老头?”
  “对,一个又聋又哑的老头。”眇目和尚想了想,说道:“前几天还又来过一次。”

  “又聋又哑的老头?!”我立即支起了耳朵,不由自主的想起来那个船公了。
  叔父也急忙问道:“那老头长啥样?”
  “又老又瘦,不咋好看。”
  “你还知道啥么情况?”
  “这一说,我又想起来件古怪事,就是有点吓人。”眇目和尚神神叨叨的看了看四周,还打了个哆嗦。

  叔父不耐烦道:“你说!”
  日期:2015-11-19 16:53:00
  眇目和尚压低了嗓音,说道:“有天夜里,我睡得晚,从伙房经过——济清就睡在伙房边上的小屋里——那天夜里,我瞧见济清的屋里有灯光,而且还有三个人影映在了窗户上,其中一个很矮小,好像还扎着辫子,是个女孩儿!庙里怎么会有女的?我觉得奇怪,就忍不住过去了——结果敲开门一看,你们猜怎么着?”
  “废话!”叔父瞪眼道。
  “屋里只有济清和那聋哑老头!”
  眇目和尚吸了口冷气,又看了看四周,就像防备什么人似的。然后说道:“我在屋里踅摸了半天,都没发现什么小女孩儿,那屋里还冷呀,阴冷阴冷的,我就赶紧跑了!后来,我跟别人说起这件事,别人还都不相信,都说我是看花眼了,但我一直觉得不对劲儿……”
  我和叔父面面相觑。
  不会再有错了,那又聋又哑的老头,一定是那个船公!
  那小女孩儿的身影,一定是那个鬼丫头!
  可济清老和尚和他们又有什么瓜葛呢?
  我和叔父本来就不清楚那聋哑船公的来头,现在又多了个济清和尚,可他们却全都死了!
  不觉之间,我的心头已掠上一丝阴霾——隐隐之中,仿佛有一张大网正朝我们叔侄投下,而我们还不知道撒网的人是谁,又为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