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9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过了房子,又到了楼下。杨连应说:“住在水泥笼子里,还是不太适应。我们这些拆迁村,很多老人都不适应,拆迁之后,村子上一大批老人都过世了。水土不服啊。我算是适应的还可以的,但是在水泥房子里,我还是呆不住,每天只能在下面坐坐,走走。”

  世世代代生活在土地上,习惯于在田间地头劳作、活动的人,一下子因为土地征迁,被从土地上赶走了,进入了一个个狭小的小区。这是一个城市化的过程,也是一个残酷的过程,但这就是社会的大潮流,个人都被挟裹而去,民无办法,官也没有办法……
  梁健只能宽慰地说:“能够适应就好,适应就好……还是得多走走,对身体有好处……”
  杨连应也就抱怨了这么一句,其他他就不抱怨了,跟梁健聊着当时他在镇上的事情,对于被镇上的人拦住不让上厕所,后来梁健出来给他解围的事情,杨连应记得很清楚。说的时候,已经没有当时的怒气冲冲,只是哈哈笑了。
  时间可以抹去恨意和毒素……

  很快到了中午时分,杨连应说:“一定让梁健留下来吃过午饭再走。”梁健不好意思推辞。这时候,他想起了一个人,就是镇南村村委委员楼新江。
  梁健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今天在看杨连应。楼新江马上就开着一辆奥迪车,赶来了。
  楼新江看到梁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身份地位,就过来,跟梁健狠狠拥抱了一下。引得杨连应和杨红珏都笑了起来。楼新江说,让梁健他们都去他饭店吃饭,他们就在安置小区外面,开了一家饭店。
  杨连应说,今天,就请梁健在他这里吃饭了,在这下面吃,搬一张坐在下面就行。在这阳光下面。
  楼新江听了,又看看梁健和杨红珏,就说:“没问题,就在这里吃,不过菜和酒,我来安排。”楼新江一个电话,让人送一桌饭菜过来。
  然后,一个人到杨连应楼上搬下了一个折叠桌子。杨连应说:“如今,新江当了我们村上的书记,老百姓算是有福了,他很为老百姓着想,给老百姓带来方便。”
  楼新江下来,笑说:“老杨在说我什么呐!”梁健说:“老杨在说你的好话,说你为村里办了很多好事。”楼新江说:“我这个人传统,我这个人乡情重。如果我对老百姓不好,怎么能期望老百姓对我啊。如果老百姓不好,我又怎么好。老百姓钱包裹了起来,我饭店也好,车行也好才有生意啊。”

  梁健点了点头,说:“村里,就需要你这种,又能干,又实惠的干部。”
  一辆小面包车,载着饭菜来了。在小小的折叠餐桌上放了,还有两瓶五粮液。梁健摇摇头说:“这不行。”
  楼新江说:“怎么不行?”梁健说:“当街喝五粮液,你向让老百姓看我们是什么作风啊!”楼新江哈哈笑说:“没事,没事。在别的村上可能有事,在我们村上肯定没事。你呆会看着就行了!”
  杨连应竟然也不反对,楼新江都已经拧开了瓶子,给他们倒酒。梁健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如今他很注重自身的形象问题,喝五粮液这种好酒,肯定会引起老百姓的反感。怎么能没事呢?
  直到一个中年村民路过看到他们在喝酒,就上来说:“好菜,好酒嘛!”
  楼新江说:“啊,老蒋,快坐下来喝一杯。”老蒋果然也不客气,就坐下来,端起杯子,跟大家敬了酒,说:“今天有口服,好酒。”然后接了一支楼新江的烟,走开了。
  接着,有又几个村民走过,其中有一个是中年妇女,也来敬酒,喝得很高兴。
  梁健这才明白,为什么楼新江不担心了。楼新江说:“我这是有酒大家喝的。我在村书记的表态发言中说,第一我不花村里一分钱,我吃的喝的和抽的,都是自己的;第二我平时很节俭,喝的酒是普通泰山,但是有朋友来,我好面子我会用五粮液,大家给我点面子,别说我;第三有酒大家喝,看到我喝酒,如果想喝就坐下来一起。所以大家对我没意见。”
  梁健端起了杯子,对楼新江说:“你给我上了一课了。这杯我敬你。”楼新江说:“这次跟梁健吃过这顿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喝,我们干一个整杯,怎么样?”
  梁健也高兴,说:“那就干一杯。”
  杨红珏,开着车将梁健送回市区,梁健在副驾驶室上睡着了。杨红珏看着他睡着的可爱样子,脸上露出微微的笑。
  天空中有些阴测测,好像第一场秋雨快要下/走进教室的时候,梁健发现今天古萱萱有些不同,一看才知道,原来古萱萱手上的石膏已经摘下来了。
  也许是心情特别好的缘故,古萱萱见到梁健时,竟然主动打了招呼“早上好。”梁健很是意外,笑笑说:“好啊!”古萱萱这才意识到,自己跟梁健打了招呼,她似乎自觉很不应该,就收起了笑容,赶紧进教室里去了。
  梁健真有些搞不懂,这女孩分明是对自己有好感,却一定要装作很不待见自己的样子。
  江东流应该是注意到了古萱萱对梁健的冷漠,就幸灾乐祸地路过梁健桌位边上,抛下一句“怎么,古萱萱都不理你啦?”
  梁健冲江东流冷笑一声:“你相不相信,接下去的三天时间她都会主动找我说话?”江东流说:“切,别臭美了。古萱萱对你已经没兴趣了。”
  梁健说,那你看着吧。说着,他就拿起手机,给古萱萱发了一条也不短信。江东流根本不相信古萱萱会主动走过来。就静候看梁健的丢脸。

  没想到收到短信之后,古萱萱果然走了过来,看着梁健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听了这话,一边的江东流简直目瞪口呆。“你对我做了什么!”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包含的信息也太多了,更有可能包含的是,让江东流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梁健笑笑说:“下次再告诉你,看你老师都进来了,马上要上课了。”
  看到授课老师已经到了讲台上,并打开了课件,古萱萱就没有办法了。美眸朝梁健瞥了眼,就离开了了座位。
  江东流很是不解。梁健和古萱萱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江东流那种古怪、无奈的表情,梁健爽一点了。原本,梁健是不想再接近古萱萱了,但是为了刺激江东流,他都不能就这么放手了。
  中午十分,从食堂出来,梁健正在党校林荫道上溜达,古萱萱就跑了上来,问梁健:“那天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梁健瞥见后面,江东流正在亭子里,贼眉鼠眼地观察他们。梁健就有意气他,对古萱萱说:“如果你想听的话,就把耳朵放到我嘴边来。”古萱萱很想弄清楚真相,看看边上也没什么太熟悉的人,就把耳朵附到了梁健的嘴边。
  梁健对古萱萱说:“你分明对我还是有好感的,没有要在我面前装冰雪美人呢!”古萱萱美眸瞥了眼梁健说:“谁对你有好感了?”梁健说:“如果你不承认,我就不能告诉你真相。如果你那天承认了,我就告诉你真相。”
  这时候季丹从超市买了新鲜水果追了上来,看到梁健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季丹就问古萱萱说:“你们在说什么?”
  古萱萱望着梁健的背影,说:“没什么。我对他说,他这个班长做得很不到位!”季丹摇头说:“没有啊,我觉得梁健干得很好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