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9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饭之后,李宁说要派车送胡小英,胡小英说不用了。她想要走走。李部长说:“胡部长一个人走不安全,梁常委送送吧,一定把胡部长安全送回家。”
  梁健也不推辞,就跟着胡小英一起走。
  到了楼下,胡小英问:“你上去坐一坐吗?”梁健说:“就坐一坐。”
  有个“就”字,这个意思很明白的。梁健担心与胡小英过密的接触会有风险,对自己不好,对胡小英更不好。胡小英也说:“就坐坐。”
  到了胡小英家里,她给梁健倒了水,对梁健说,她想要先去洗澡,梁健可以到她书房坐坐。

  书房里有特别的香味,这不是什么檀香或者香水,而是女人特有的香味。这间书房,一个墙壁是简单而质地高级的书架,都是政治、经济、历史等书籍。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市级领导干部,还是需要经常加强学习的。
  梁健无意之间看到书桌上有一张平铺的纸张,边上有一支笔,看到上面的字迹,像是没有写完,梁健带着好奇,低头看了看,只见上面以骨干又温润的笔锋写着:
  女人的自信来自何处?是来自某个男人的爱吗?还是你的学历、位置?可能都不是。而是来自你的财务自由,来自于你所见过的世界,来自于你的阅历,当然还有地位。女人依靠男人、家庭可以活的很好,但却无法活的有安全感。最大的安全感,还是得自己强……
  看着这些文字,梁健心里有种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这难道就是一个女强人的心声吗?还有这是不是胡小英故意让自己看的东西?
  这天晚上,梁健真的只是坐坐,就回家了。胡小英也没有太挽留他。
  这天晚上,梁健没有睡好。胡小英那些文字还历历在目。梁健不知道,那些是否是胡小英的心声,还是她一时的感慨?
  有一种理解、有一种惋惜或者有一种怜爱……都说不清的复杂感觉。梁健对自己说:“算了,别多想了。”
  可所有失眠过的人都知道,当你对自己说,算了别想了,自己偏偏就会想,然后就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睡着。
  日子向着初秋推进,早晨的空气有些微凉,清风吹动着楼下的树叶,轻轻摇曳着。
  楼上的梁健,才刚刚睡着不久,睡得还挺沉。一条短信犹如燕雀般飞入,手机发出“嘟嘟”的提醒,梁健还是毫无知觉。

  上午9点钟,梁健才缓缓苏醒过来。可以说,好久没有这么迟起床了,当了县委常委的梁健,一般最迟7点钟也就醒来了。
  刷牙、洗漱完毕,梁健将手机揣入袋子,到下面街上的小吃店吃面。这是梁健最新发现的一家面馆,尽管很小,但是面条质地地道,面浇头也不错。吃面的时候,短信又响了,这次梁健才听到,翻开来看。
  是杨红珏的短息。这让梁健有些意外。
  杨永珏已发了两条短信过来了,第一条短信写着:梁常委,今天我要去看我外公,您有空吗?
  这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梁健还在呼呼大睡。第二条短信写着:今天是星期天,也没时间吗?
  梁健眼前出现了杨连应沧桑的脸孔,此外还有十面镇那些兄弟们,不过今天是星期天,估计是看不到他们的。想想,自己也没啥别的事,就回复了一句:“行啊,一起去看看老人家。”
  杨红珏很快就回过来:“这太好了,我开车来接你。”
  梁健赶紧吃完了面条,到街上去买了些礼物:两罐高档的蜂蜜、一条中华烟和一篮子水果。杨红珏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已经在他的住宅楼前了。
  梁健远远看到一辆蓝色别克英朗xt轿车,这款车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挺合适。
  杨红珏瞧见梁健带了这么多东西,就赶紧下车,让梁健把东西放在了后备箱里,说:“梁常委,你干嘛买了这么多东西?”
  梁健说:“不多,难得看老人,让老人开心一点。”杨红珏说:“梁常委,其实你能去看我外公,才是他最开心的事情。”梁健笑笑说:“今天是休息天,你就叫我梁健得了。”

  坐在驾驶室的杨红珏,朝副驾驶室的梁健瞥了一眼,笑了笑叫了一声:“梁健。”
  梁健朝她看了一眼:“嗯?”
  引得杨红珏笑了,她说:“其实,还是叫你梁常委,我更觉得合适一点,你毕竟是我的领导。”梁健笑笑:“那随你吧,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叫吧。”
  这一转头,梁健瞥见,杨红珏的胸脯异常丰满,紧紧包裹在休闲衣衫之中,她衣袖之外的手臂,也是圆润光洁,闪着健康的光泽。梁健赶紧移开了目光,看着路前面,问道:“你外公,这会几岁高龄了啊?”
  杨红珏说:“说高龄也不是,78岁吧。”梁健点了点头说:“在今天,也不算高,但也不小了,的确应该多看看老人。”
  车子进入十面镇的镇域,梁健就有些感慨起来,看着这些熟悉的道路、房子和风景,梁健又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几年前,自己在这个地方工作过……
  车子进入的不是村子,而是一个小区。这个小区,是农民的安置社区,在村子两公里的地方新建的。看起来,才刚刚搬进来不久。
  小区的一些老人和孩子看到一辆汽车进入,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等他们过去之后,才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车子开到老人所在楼栋门口,从车里下来,两人提着东西,走过去。
  在楼栋下面,杨连应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一看到他们就从椅子长站了起来,步子不是很快,但是显然很激动,他说着:“啊呀,这是梁秘书啊!”
  杨连应当时就知道,梁健是镇党委秘书,如今看到他也是这么叫。梁健很高兴地握着老人地说:“老杨啊,你好啊!身体不错,挺硬板的。”
  杨连应说:“还好,还好!梁秘书啊,你可把老杨给盼得啊!上次我们红珏说,现在你们在一个单位上班,你就对她说了,你有本事就把梁秘书给请聊聊天,我这么老骨头哪天不见了,也算是瞑目了。”

  听到杨连应的这句话,梁健的眼中,顿时满溢了泪水。自己这忙忙碌碌,在曾经工作过的村里,还有一个老人,这么想念自己。老百姓就是这么朴质,你对人家的一点点好,他们都记得,会记你一辈子的好。
  杨连应也擦了一把老泪说:“我们红珏,是有本事的,终于把你给请来了。”梁健的一颗泪珠从眼角滑了下来。
  身边有人递过来一张餐巾纸。梁健看到杨红珏的眼中也是红红的。红珏说:“外公,我到上面去拿茶杯下来?”
  杨连应点了点头说:“好啊,先请梁秘书,到我们屋子里看看,然后我们到这下面喝茶。”这是一个七八十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一卫,装修得很是简单,不过倒也干净。看得出来,杨连应是一个人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